《圣墟》正文 第1535章 从你的世界消失

作品:《圣墟

    “我看到了什么,那是真相吗?”

    楚风灵魂悸动,他的身与心都在轻颤。

    对岸,有一个生物!

    他真切的看到了,绝非错觉!

    可是,现在他眼睛剧痛,难以忍受那种腐蚀,无法持续再盯着看,眼球在被莫名物质撕裂。

    “路到尽头,未见永恒,有凋零的强者!”

    楚风像是在梦呓,努力想记住刚才看到的一切,很模糊,很朦胧的画面,但确实无比的重要。

    他知道,这关乎着花粉路的未来,不能遗忘。

    可是,任他拥有了双恒尊果位,他的记忆也在消散,并要炸开了,很难想象这涉及到了怎样的领域!

    为什么?他脑中竟一片空白。

    他很迷惘,连看一眼都会被针对,已被诅咒了吗?

    他像是要失去自我,不光是记忆,连自身的存在都不能保证了,连他自己都要随着那段记忆消散了!

    “不!”楚风握拳低吼!

    怎会如此?

    那到底是什么?

    花粉路出了变故,问题就在尽头那里!

    他看到了部分真相,可是他却被反蚀了,记不住那里的一切。

    可以看到,楚风的身体都虚淡了,与他所看到的一样,很不真切,很朦胧,要在时光中散掉。

    他肉身模糊,将不复存在,这是何其可怕的事件?!

    就像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这个世上仿佛从来都没有他这个人!

    这一切太恐怖了,简直是无法想象!

    便是真仙中的绝顶强者,以及走到腐烂尽头的大宇级生物来到这里,见到这一景况后也要惊悚,恐惧,转身逃离。

    不然的话,连那种级数的生灵也难以摆脱,会归于朦胧,虚寂,分崩离析在这天地中。

    生死之际,生存艰难的最后关头,楚风想到一个人,九道一口中的那位。

    关于那个人,没有人提及姓名,他在所有人的记忆中都渐模糊下去了,逐年消散,像是从未出现过。

    而眼前,路的尽头,也有一个生物,导致楚风记忆磨灭,脑中空白,连身体都模糊了,整个人都将消散。

    这是同类生物吗?!

    楚风见到了这种级数的生灵,更因为正在亲身面对,所以问题更严重!?

    他要死去了!

    这种死法很可悲,算是永寂,连存在过往的痕迹都被抹除。

    甚至,连认识与熟悉他的人,都会将他遗忘。

    这太可悲了,无比的凄凉!

    他像是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上,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抹去。

    纵死,亦无人知。

    很难想象,他今天到底面对了怎样的一个存在。

    于此之际,世界各地,许多人的脑海中关于楚风的身影果然在虚淡,不断消散,即将就此不见了。

    这是一种非常瘆人的变化,关于一段记忆,关于一个人,居然要凭空消失,从此成为空白!

    如果了解真相,跳出这个怪圈去审视,去观这种异变,谁不害怕?即便是堕落真仙也要为之毛骨悚然。

    显然,有人感受到这种可怖的变化。

    比如,与楚风有密切关系的人,第一时间觉察到不妥。

    亚仙族,一头银色长发垂到腰际的映晓晓,莹白面孔上略带迷茫,喃喃着“奇怪,我这是怎么了?心中空空落落,像是被斩掉了无比重要的东西,很难受,想抓却抓不住,我好像丢失了什么!”

    “吼……”

    异荒虎族的遗地,东大虎一声咆哮,捂着头,眼角都要瞪裂了,喘着粗气,嘶吼“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断层了,有一段岁月,有一段非常重要的经历塌陷,竟连贯不起来!”

    两界战场,周曦面色苍白,她预感到了什么,内心强烈的不安。

    “楚风,是你吗,你怎么了,我感觉你要消失了,从我的记忆中淡去,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她正在想楚风的事,不久前他刚离去,所以她还有些印象,但是,却也要被抹除了,她惶恐与害怕。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你发生……意外了吗?!”周曦落泪。

    她来自阳间第六家族,所知道的远比常人多,自然听闻过那位的情况。

    而现在,楚风居然连人都要从她的记忆中消失了,一定遭遇了难以想象的事。

    “不!”

    她不安,恐惧,可是刹那间,她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印象了,连口中刚喊过的名字也是如此的陌生。

    “我丢失了无比重要的东西,好心痛,我想不起来了!”周曦哭泣,她自责,揪心与忧虑,为之而恐惧。

    “那是一个人,我记不得他了,你……快回来!”她哭着呼唤。

    在场的人,有许多比她实力强大的人,也都露出惊容,因为他们亦被波及,被影响到了。

    越是实力强大的生灵,所能坚持的时间越长一些,尽管区别不大,但现在他们还有些印象。

    比如老古,还有他的老对头,大混元层次的名宿周博,全都心惊胆颤,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心中在“放空”。

    “楚风,你怎么模糊了,要从我的脑海中消散?!”老古发毛,脸色煞白。

    周博更是面色骤变,他不知道什么情况,自己老到糊涂了吗?有那样一个人,为何要从心中消失。

    “楚风,从我的记忆中渐渐暗淡,从此不见……”昔日的秦珞音,今天的青音,站在一座山峰上,她很不解,也有些怅然,伸手在空中划过,一片虚无。

    怪龙一脸迷茫,很恐惧,他觉得自己人生的一段经历被斩断了,不知道是该庆幸解脱了,还是该黯然长叹。

    “楚风是谁?”不过片刻间,老古也迷惘了,不记得楚风有什么样的身份与来历,连这个名字都是陌生的。

    “你是在说楚风?”周曦悲伤,她知道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人,但是却不知道他是谁了,现在听到老古低语,她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努力想忆起,可是,她却做不到,她的修为差的太远了。

    “我不想放弃你,我要将你记起,出现在我的世界!”周曦抽噎,晶莹的泪珠不断从雪白的脸颊上滑落。

    纵然是武疯子都露出异色,颇感意外,俯视某一片虚空。

    “有意思,小阴间的那个人,一直有耳闻,现在竟模糊下去,将随风消散,他遇到了什么?难道是那位留下的经文,重器,被他触动后难以承受?自身要如传说那般,不复存在,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武疯子思忖,连他的记忆都模糊了,有关那个人的讯息将从他心中溃散干净。

    他知道这意味什么,那个人要死了!

    而且,若无意外,那个人将永寂,所有痕迹都被抹灭干净。

    他曾听到过这种传说,毕竟,武疯子所经历的岁月极其久远,接触到过不可言说的秘史不算少!

    “楚风……是你吗?!”妖妖扬起头,洁白的下巴微向上,看起来有些倔强。

    她一向很自信,早年就被誉为星空下第一,再加上姿容绝世,在世人眼中,可谓是风华绝代。

    可是现在,她却露出忧色,不能从容自若了,她伸出白皙而纤秀的手指,触摸虚空。

    她看到的与别人不一样,她竟能与楚风一般,见到“灵”!

    她看到如同烛火般飘摇的发光粒子,大片的飞起,明灭不定。

    在那些灵中,她仿佛看到了楚风的面庞,由灵粒子组成,正在远去,踏上一条不归路!

    “三帝术归一,英灵照古今……”

    妖妖迅速低吟,并且舒展身体,藕臂划过虚空,且双足踏出奇异的轨迹,她像是在进行一种古老的祭祀,又像是在结印,施展失传已久的秘术。

    这很奇异,也很古怪。

    她的言咒与祭舞合一,居然让空间剧烈震荡,令光阴碎片狂乱飞舞,时空共鸣,像是在接引什么!

    “帝祭?!”

    这一刻,羽皇吃惊,瞬间动容,他怀疑看错了!

    那个女子,居然懂这种失传的祭舞?

    她要做什么,难道还想召唤出一位真正的天帝不成?!

    在妖妖的眼中,看到的与常人不同,模糊的景象,“灵”如发光的蒲公英在黑夜凋谢,飘零,远去,她想沟通!

    ……

    楚风的身体在虚淡,甚至部分瓦解,开始化光,化烛火,化为粒子,他越发的虚无缥缈。

    整个人看起来都不真实了,只是一道朦胧的身影。

    他的身与魂都在悸动,怎能如此?

    “我只是看到部分景象,就要消散了?”

    他不甘心,许多心愿未了,还有太多的人等着去重逢,去相见,要将转世的他们都找到,可是现在他自己却要先一步死去了。

    “我究竟看到了什么?!”

    模糊的画面浮现,花粉路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强者,虽然很朦胧,但绝对是人形的,是那个生灵影响到了这一切。

    楚风努力回想,他想死的明白。

    花粉路的尽头,那个生灵似乎死去了,横在路上,倒在那里!

    “长发遮面,满身是血……”楚风呓语,他回想到了这些画面!

    这个生灵不是有意害他,而是太强大了,自身的存在就影响到了整条花粉进化路的持续与稳定!

    “是他吗,九号口中的那位?!”

    在心中没有彻底放空,还有残存旧忆时,楚风刹那想到这些,难道花粉路的源头,最强大的生灵竟与九道一所说的那位是同一个人?!

    不然,何以有相似的本质,他稍微接近,记忆便要消散,连带肉身都如此。

    可是,时代对不上,岁月不相符,两者不是同一纪的生灵。

    “也许,有路可寻,有道可走,既然那位不属于一部古史,那…或许真有可能是同一人!”

    “我在接近真相吗!?”

    “我在消散,我要朝他而去?!”

    楚风觉得,自己要死了,要瓦解了,肉身如烟,如雾,他在接近前方的天堑,这是不归路!

    但是,他也有种错觉,像是一种仪式,要回归了!

    霎时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那是……先民的祭祀音,是某种呼唤吗?

    他要浑噩了,将死去了,很快要分崩离析,但是,在这刹那间,像是有刺目的灵光划过,他有些明悟。

    死,不是最终的归宿!

    这才是开始吗,他仿佛看到金戈铁马,听到喊杀震天,死后去征战?

    一时间,他有些迷惘,他这是要去哪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