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教主牛逼

作品:《诸天谍影

    “教主!”

    石长老静候片刻,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面前这位的发……遐思。

    “有事吗?”

    阿江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很艺术的表情。

    “教主,天妖皇回来了,带来了一位外界之人,据说……然后……所以……”

    石长老将情况说了一遍:“他们想要见您,请教有关灵石的事情。”

    “这样啊……”

    阿江沉吟片刻,来到一边的书架前。

    那是一个高达数丈的巨型书架,如果站得稍近,抬头朝上看,仿佛看不到顶。

    书架上也是排得满满当当,南诏的书籍全部收集到这里,大部分是原本,还有拓本,确保不会因为灾难遗失。

    这些才是南诏的真正财富。

    人类先天有缺,后天的成长,最重要的也就是知识的学习,代代相传,不断积累。

    当然,书籍的方式其实还是有些落后的,修仙门派早就在灵石的基础上改良,用上了玉简。

    这点羡慕不来。

    灵石诞生后,南诏虽然是最初的受益地,但有些领域的发展上面,还是不如修仙各派的。

    毕竟修仙门派千百年的积累摆在那边,真要被南诏超越,那才是废物。

    贵在自知,既然在许多修真方面难以比拟,南诏就在基础上下苦功,不仅是基础建设,还有对天地万物的基础理解。

    “将这些拓本交给他们!”

    言归正传,阿江目光扫视,双手摊开,一股无形的力量引导下,一本本书飞了出来。

    “《灵解论》、《灵能概念体和量子体的转化》、《灵石的基本结构与应用》、《信仰论》……”

    石长老接过,很快摞起高高一堆,明白了教主的意思。

    拿着书,自学去。

    只是其他倒也罢了,《信仰论》为什么还要添加其中?

    阿江看出他的疑惑,微笑道:“世界若要升阶,走此道最捷!”

    天妖皇所求的只是凝聚灵石,阿江瞄准的则是世界升阶。

    那自然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毕竟整个世界提升了,肯定会有灵石或者类似的替代品诞生,但谈何容易?

    眼见石长老依旧不解,阿江反问:“你觉得我们的世界,为什么能在短短三十载之间,发展翻天覆地的地步?”

    石长老摇摇头。

    阿江来到六界法仪前:“人有精气神,万灵有精气神,世界也有精气神,信仰汇聚,众神合一,推动的就是世界之‘神’!”

    他说着,手掌一挥,六界法仪上升起无数光点,象征着此世的女娲信仰。

    石长老仔细看去,发现那些光点不是传统的庙宇神像,竟是一个个拥有影响力和传播力的主播。

    “还有你‘喜欢’的二次元。”

    阿江揶揄地笑笑:“这些都是信仰的基点构成,直播和次元中传递的精神,令娘娘‘造化自然、造福人民、博爱仁慈、自强不息’的精神,汇聚万民之愿,涌入神树!”

    “原来如此!教主牛逼!”

    石长老老脸一红,终于明白。

    直播和次元,都是汇聚信仰之法,而相比起那种建设庙宇,招收庙祝,再传播信仰的老办法,现在的新兴方式无疑要有效率得多。

    它要求的,不是死心塌地,没有自我思想的狂信徒,而是一种精神的感染和共鸣。

    石长老读书不多,但道理是相通的,大为钦佩。

    阿江纠正道:“这是酒剑仙前辈的布置,我也是花费了十年时间,才参悟明白的,那个世界也有女娲娘娘的话,也能引导他们,走此之路,原本的阴暗算计,都会被纠正!”

    他没有去一味追究,天妖皇所说的是真是假,而是实施一种阳谋之法。

    如果来者真的是诚心帮助风云世界,那不必说,如果来者是阴谋算计,骗取灵脉孕育之法,按照这个办法进行,反倒会让女娲的信仰传播,坏事变成好事。

    石长老心悦诚服:“这才是教主传授这些书籍的目的所在,真是牛逼!”

    阿江失笑:“你也该多读读书,别老是牛逼牛逼的……”

    “教主老牛逼了!”

    石长老立刻添加了词汇,同时也不再迟疑,决定正式求助:“教主,属下还一事相求,是关于反抗军的!”

    阿江眉头一扬:“局势坏到这个程度了?我并不是一个好的求救对象吧!”

    石长老动容:“原来教主什么都知道!”

    他一直犹豫,不是不相信教主,而是经过接触,反抗军透露过一个消息,受到气运所钟的诸天之人,是不适合加入同盟军的。

    因为那些人会成为外敌神魔针对的对象,不少神魔有推演之能,那旺盛的气运就是再好不过的标签,一旦循着气运推导,就会牵扯出反抗军。

    拜月教主,就是这个时代,受气运所钟之人。

    所以石长老以前特意瞒着,还以沉迷于虚拟次元作为隐蔽,暗中进行行动。

    可现在反抗军的局势已经崩坏,到达崩溃的边缘,说得难听些,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时候了,就不用再顾忌那些了。

    这些心路历程,石长老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可现在迎着教主的双目,他却发现这些隐瞒是多么可笑。

    对方洞若观火,恐怕将他们的动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也有所顾忌,所以没有干涉罢了。

    事已至此,石长老抛开所有顾虑,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请教主指点!”

    阿江听着,脸色平静地道:“反抗军现在的处境,可走信仰之路!”

    石长老目光一亮:“以信仰之法,稳固凝聚力?”

    反抗军绝对不缺信仰,毕竟在许多轮回者得过且过的情况下,这些敢于反抗的人,都是大浪淘沙中的勇者……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但可以稳定人心,却不能解决外敌!

    阿江再度踱步,来到六界法仪之前:“你标示一下,之前被破坏的根据地……”

    “这!这!这……”

    石长老走上前去,标记出数十个地方,遍布着六界乃至神魔之井的间隙。

    他想象着那一场场浴血奋战,恨声道:“很可能是内贼所为,否则实在难以解释,敌人为何能如此准确地抓到反抗军,他们于此界共有六路,已经损失了三路!”

    然而阿江缓缓摇头:“反抗军分为多路,在遭到接连打击后,彼此不知行踪,内贼可以出卖自己的队伍,又是如何知道别队的行迹?你仔细看,这些反抗军与敌人的交锋,每次都是更换数个战场,追捕围杀,这说明什么?”

    反抗军位于异空间,是可以不断挪移的,而敌人来袭时,双方也是追逃围剿,经历了惨烈的厮杀,所以地点才会那么多。

    石长老本以为正常,但现在细细思索,确实有了新的想法:“说明反抗军的警戒十分到位,每每敌人出现都能第一时间发现,然后即刻转移,是了,如果有内贼的话,敌人的包围圈应该更加严密,根本没机会转移那么多次,就已覆灭!但这也不排除是敌人为了掩饰内鬼,故意为之,过程再曲折,结果也都是被灭了……”

    阿江微微颔首:“确实无法排除,那是他们内部的情况,如果连他们都无法确保忠诚性,我们作为外人,也只是猜测而已!”

    石长老叹了口气。

    反抗军看上去真的是没希望了。

    对于他们这些同盟军成员来说,要保的其实不是反抗军,而是一个反击主神殿的希望。

    毕竟主神殿遥不可及,麾下无数轮回者入侵世界,诸天看起来只有被动承受攻打的份。

    而反抗军的出现,让这些诸天生灵看到了反击的机会。

    只要反抗军的大旗屹立不倒,越来越多的轮回者被拉入其中,不就相当于对主神殿重拳出击了么?

    让你欺负我们,让你欺负我们,看看,现在自己分裂了吧!

    可惜主神殿的还击也是来得极快,表面看上去依旧平静,实则暗流汹涌,杀招跌出。

    终究还是不成啊……

    “让反抗军来南诏,既然无法躲藏,就直接会一会那些敌人!”

    可就在这时,一句话如石破天惊,砸入石长老耳中。

    他大惊失色:“教主,这如何使得?敌人凶猛,岂能让我南诏置于险境?”

    “天塌下来,必然由高个子顶住!”

    阿江平静地道:“如果整个世界陷落了,南诏发展得再好,也是顷刻即毁,镜花水月,支援同盟,不仅是义举,更是帮助未来的我们!”

    石长老面容数变。

    道理是如此,但人在面对强敌时,难免抱有侥幸心理。

    比如这讨逆军队,或许在解决了主神殿叛逆后,就离开这个世界,去往别的诸天世界继续追杀叛逆了呢?

    正是这种心理,也让诸天同盟军和主神殿反抗军并非完全的一条心,但现在一位连同盟军都不是的局外人,却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相助庇护,石长老却仍旧忐忑,只觉得惭愧不已:“是我等短视了,谨遵教主之命,南诏备战,共助同盟!”

    皎皎明月,载缺载盈!

    这才是他们的领袖!

    教主牛逼!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