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个人的战斗

作品:《木叶之影流

    在丛林里羽生的表现就老道多了,他在警戒、寻路和移动的时候所展示出的技巧甚至堪比经验丰富的忍者……如果除去查克拉的多种运用的话。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自己之前留下的足迹,接着“顺藤摸瓜”,回到了焚烧二代目火影的地方。

    “没有其他人出现的痕迹。”在看到现场的第一时间,羽生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先前他可从未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里。

    那棵巨大的空心树已经连同着二代目火影的遗体共同化作了飞灰,与几天前天空中落下的秋雨混合在一起之后,共同化作了一种灰色的糊状物铺在了地上,假若之前有人靠近这里的话,那肯定会在上面留下脚印的。

    只是他的这种判断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确切的说是没有得到大家的任何反馈,三筱、水户门炎和宇智波镜此时就那么呆站在原地,默认无语。

    这个不知名的原始林地是二代目火影最后待过的地方,也是埋葬他的地方,二代目那燃烧殆尽的遗体就混在地上的草木灰之中,因此对于三筱他们来说,哪怕是不小心踩上去,也是一种不敬和亵渎……谁都不想打扰二代目的永眠。

    再想到从乱战时代就响彻忍界的千手扉间,最后居然平静的死在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地方,连遗体都无法回收,最后陪伴他的也仅仅是一个陌生的少年。尽管对火影本人来说,这种死亡即使称不上是死而无憾,但至少也是求仁得仁,可对于他的亲人弟子来说,这真是一件悲伤到不能自已的事情。

    羽生很快就从众人的表情上察觉到了他们的心境,于是他转过头来对着旗木朔茂说道,“旗木,跟我来,我们去搜索金角银角的尸体。”

    “可是……”旗木有所迟疑,这么擅自行动好么?这支忍者小队里能发布命令的人可不会是羽生。

    “走吧。”羽生却没有理会旗木的迟疑,而是有些强硬的拉着对方离开了这里。

    这种时候,还是让那三人就这么待一会吧。

    之前,羽生是在昏迷的情况下被二代目火影搬到那个树洞之中的,因此以树洞为坐标的话,他并不知道金角银角尸体的确切方位,但他们肯定就在附近,毕竟以当时二代目火影的状况,不可能带着晕倒的羽生做长距离的移动。

    因此以二代目火影的牺牲地点为中心,羽生和旗木朔茂两人以扇形向着外围搜索了过去,不久之后,他们就找到了那两局尸体。

    “从尸体的腐化程度上看,他们看起来可不像是死了将近一周的人。”迅速的来到了尸体的旁边,分别检查了他们之后,旗木朔茂说道……尽管现在已经分不出哪个是金角哪个是银角了……尸体所散发出的气味并不严重,想象中他们已经被森林中的虫蚁啃食的只剩骨头的场景也根本没有出现。

    想了想之后,羽生说道,“可能是因为他们生前乱吃了些防腐剂吧。”

    他记得眼前这两个货貌似吞过九尾的查克拉,想来那东西有比较强的杀菌作用吧。

    “会有忍者在生前对自己的身体进行防腐处理吗?”旗木对羽生的猜测表示严重的怀疑,不过这两人的遗体能留到现在,肯定是与他们的体质有关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原因他就不得而知了。

    旗木继续说道,“你守在这里,我去叫队长他们过来。”

    这只小队名义上的队长是水户门炎,不过实际上任何决定都是靠三人商议才能得出。现在,他们也该凭吊完二代目了,旗木去叫他们应该也没什么关系了。

    羽生则是留在原地,尽可能的搜索各种物品……金角和银角生前之所以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力,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吸收过一部分的九尾查克拉,另一方面则是他们持有复数的强力忍具。

    被二代目火影击破的剑和葫芦就是其中的两样,羽生率先把这两样东西的残片给收集了起来,不过因为他们已经被彻底破怀了,所以这两样东西早已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完全化作一堆废铜烂铁了。

    就是不知道云隐还收不收这样的纪念品……

    旗木朔茂来去匆匆,很快的他就带着那三人来到了这边,这时候,三筱他们的心情已经恢复平静了,起码从他们的表情上已经看不出什么异常了。

    “这就是金角和银角?能确定他们的身份吗?”来到这里之后,看着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三筱皱着眉头问道。

    这种情况下,仅凭样貌和身体特征,他们的身份真的难以确认。

    “确实是他们。”水户门炎先是检查了羽生收集起来的忍具碎片,然后很肯定的说道,“这是金角银角所使用的忍具,分别叫做七星剑和红葫芦。”

    再接着,他又走到一具尸体的身边,举起了他的一条胳膊,将那手臂上缠绕着一条淡金色的绳子展示了出来,“幌金绳,那这具尸体就是金角了……没想到他们真的没有先一步被云隐或者其他村子的忍者找到。”

    他们的行动速度并没有多快,在见到尸体之前还在担心会不会被其他村子的忍者捷足先登。具体来说,此时距离结盟仪式上发生的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六天,距金角银角与二代目身死也至少过去了三天,因此到了现在这两具遗体还没有被其他人率先发现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与二代目火影的拖延有很大关系,结盟仪式的举行地点在雷之国境内,金角银角带着一众精英忍者发动袭击的时候雷影就当场身死了,二代目火影带着弟子们逃离,主动担当诱饵之后他与弟子们做反向移动,而最终他战死的地方则是在田之国,这就可以看到他是边战边退,独自战斗了三天的时间之后,最终在这里实现了极限的一换二。

    “之前的雨天帮了大忙吧,他非但掩盖了二代目的战斗路线,甚至在雨天的低能见度下,连焚烧二代目的大火都没有被发现……不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能想到他们会死到这么远的地方呢。”三筱这么解释道。

    山林里到处都能看到数天前新雨的痕迹,二代目与金角银角的战斗很大程度上都被这场雨给遮掩住了,但这只是一方面而已,如同三筱所说的那样,事先谁能想到在那种极端劣势的情况下,二代目火影能把战斗一路拖到了田之国呢?

    那可真是一场孤身一人置身其中的、绝无援军、漫长、充满绝望又带着欣慰与希望的战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