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巧立旗子

作品:《木叶之影流

    在星光熹微的清晨,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带着一种凛冽的寒意。

    羽生和他的小队已经在木叶的大门口集合了起来。

    “人已经到齐了,现在那出发,目标川之国前线,行动时限规定在三天以内。”视线扫过了所有小队成员后,羽生下达了出发的命令。这种时候任何人身上都绝不会发生“在人生道路上迷了路”的情况,哪怕一丁点的任务延误,对忍者而言也是一件不容饶恕的罪行。

    除了村口当值的忍者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来为他们送行,多愁善感的离别更是不存在……在木叶,每时每刻这种小小的出征都在发生着。

    生死未知的战场当然让人心忧,可是却早已被习以为常,而且……真的会有人为羽生心忧吗?

    或许是有的吧。

    在早晨离开村子之后,羽生小队的行进速度并不算多快,甚至称得上不急不缓。这并不是因为羽生的怠惰,而是因为他们抵达川之国之后,极有可能会被立即投入到战斗之中,假如不计后果的速度赶路的话,那之后就不得不以疲惫不堪的身躯进行战斗了,毫无疑问那会导致战斗失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因此在时间够用的情况下,全速赶路无论如何都不是一种聪明的做法。

    小队匀速向前,七个小时之后,一行人停下稍作休息,然后再一直赶路到晚上,完成了今天的行进计划之后,他们在既定的地点停下休整,补充体力。

    奈良渚将一只盛满了热汤的碗分别递给了其余三人,同时说道,“大家吃点热的东西吧,再往前走的话,估计我们就没有机会享用这样的食物了,要知道前线的忍者的补给食物,全都是兵粮丸。”

    因为天气的原因,热的东西总比冷的东西更符合人的口感。

    “兵粮丸么?那也不错了,我觉得口感还行。”羽生伸手接过那只碗,然后这么说道……听起来有点像抬杠一样。

    “队长,你确定自己的味觉没问题吗?”奈良渚有点难以相信羽生的回答,剩下的两人亦是如此,在他们不敢相信有人会觉得兵粮丸吃起来不错。

    那东西确实能吃,但味道就不用提了。

    羽生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他是真心觉得兵粮丸的味道还不错,这并不代表着他的味觉有什么问题……如果有人像他一样接连三个月受到增量加料版千手秘药摧残的话,那也会有兵粮丸不错的感觉。

    甚至会觉得兵粮丸是一种美食,哪怕连吃几个月也不会腻的那种。

    三位部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队长似乎有点……特别了,嗯,往好听了说的话,应该用特别来形容他。

    事实上,他的味觉肯定出了那么点问题,比如现在手里这碗汤,色香俱全,但吃起来他却感觉没内味……不知道原本的千手秘药是什么样的,反正羽生吃的那种感觉特变带劲。

    更重要的是,现在他已经到了“第二疗程”,好的变化是使用的药量已经远没有之前当饭吃一样夸张,每天只需要往嘴里塞一粒就可以了;坏的变化则在于三筱是明显的“实用派”,她制作的秘药只管疗效不管口感,同时,疗效越好,口感越差。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羽生的付出是有回报的,秘药的效果显而易见,尽管他成为忍者的时间很短,但羽生可以保证,现在他的查克拉量绝对是要高出自己的队友的。

    吃了金坷垃,他茁壮成长,而如果代价仅仅是口感极差、最多造成点临时的味觉问题的话,那这种交换肯定是百分之百值得的。

    “接下来千千和、莲十郎,你们抓紧时间休息,前半夜我和奈良先值夜警戒,后半夜你们交换。”匆匆吃过东西之后,羽生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相比于前一次他在夜间出行,这一次无疑要安全的多,毕竟这里是火之国的腹地,还不是边境。但因为上次遭遇的事情,羽生的行事自然变得更为谨慎了……再说了,在外行军的忍者,夜间设置岗哨是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

    几人对这样的安排没什么意见,听到命令之后,千千和挪动身体,半靠在一棵大树的下面,而后将一块薄薄的毡毯盖在自己身上、和衣而卧,而她的武器就那么放在自己的手边。

    莲十郎则是干脆就那么躺在了另一边枯萎的草地上。

    忍者的身体素质确实跟一般人不一样,如果是平民的话,在这样的冬季的荒野之中露营的话,除了会被冻成一具硬邦邦的尸体之外,不会有其他的结果。

    “很少见的武器,不是吗?”奈良渚见羽生的视线望向了千千和那边,于是这样开口说道。

    “嗯,有些……复古。”羽生平静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半点也没有窥视别人被发现之后的尴尬……刚刚与其说他是在看对方的武器,不如说他在看她的脸。

    倒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除了少了一丝媚态之外,羽生觉得千千和长得多少有点像他上辈子的童年女神——一个叫做富江的姑娘。

    “我想,我之前大概遇到过她。”而后他又这么说道。然而这次羽生说的可不是上辈子的事情,而是他觉得在几个月之前的木叶医院,自己待过的那天晚上,他应该遇到过千千和……不为别的,只因为摆在千千和手边的武器有些特殊。

    那是一张弓。

    弓箭这种武器,按理说早就已经不是忍者的主流武器了。先前曾经说过,忍者是一种异常注重敏捷性的职业,客观上这种属性导致了不管是手里剑、投掷出的苦无还是弓箭一类的飞行道具的杀伤效率极其的低下。

    除非是出其不意的偷袭,否则在远距离投掷忍具的话,是很容易被躲过去的;可如果有很好的偷袭机会的话,为什么要用飞行道具呢?

    不要说一般的飞行道具了,就算某些人射出的加具土命,命中率真的很高吗?

    所以弓箭早已退出了忍者的战斗舞台,千千和的武器在羽生这里得到了一个“复古”的评价很是客观。忍者是刺客,不是射手。

    不过……羽生把视线转向了奈良渚,尽管弓箭是一件很尴尬的武器,但如果队伍里有奈良一族的人的话,那千千和的发挥空间就完全不能跟一般情况不一样了……忍者很灵活,射手有命中率的问题,但如果己方有强控制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你之前就跟千千和在同一支队伍里吗?”这么想着,羽生又开口对着奈良问道,只是他得到的资料里显示,两人先前应该不是一支队伍的同伴才对。

    奈良果然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但我们之前就彼此认识,在某些任务之中我曾经跟千千和有过配合……其实这次回到村子,我们本来是应该要升任中忍的,不过却被临时告知,我们被编入了新的小队。”

    “……”这一点是羽生之前从未知道的。

    原本以为大家都是下忍,结果却是对方被强制性的压下了级别么……三筱老师,真的特权。

    “这大概跟我有关系,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应该已经成为中忍了。”想了想之后,羽生还是说出了实情。

    “尽管你是队长,但新小队的结成并不是你能做主的了的。”奈良依然摇头,他说的确实有道理,这种事情羽生无法做主,然而奈良不知道的是,虽然羽生不能做主,但三筱却能做主。

    只听奈良继续说道,“而且就算是因为你的原因导致了我们升任中忍时间的延期,这也不算什么,在战场上是没有中忍与下忍的区别,有的只是活下来的忍者与战死的忍者的区别。”

    奈良似乎并不在意能不能及时胜任中忍的事情。相比于后来那种下忍吵吵嚷嚷着非要成为中忍的情况,此时从战场上走下的木叶忍者并不特别在意这种事情,不为别的,仅仅是战争与杀戮致使他们麻木而已。中忍又如何,战场上的生存率会比下忍高多少吗?

    也对,不升中忍没什么关系,木叶的情况是有些特殊的,能力与等级得反着来,上忍容易五五开,下忍却往往最强……这样的吐槽,羽生使劲的忍了下来。

    “而且,现在我觉得你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队长了……你身上的,是雷遁吧。”奈良又这么说道,他看到了羽生身上偶尔闪过的电弧。

    即便在闲谈之中,羽生依然不忘努力修行。

    “嗯,新的遁术比想象中的难度更高,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羽生这么说道。

    雷遁是羽生正在学习的第三种遁术,不过他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在说雷遁比火遁与水遁更难以修行,而是第三种遁术远比前两种遁术更难以修炼……如果说双遁术忍者是只要努力,很大一部分忍者都能实现的一个具体可行的目标的话,那么三属性忍者就真的需要天赋了。

    目前羽生的水遁与火遁已经能够流畅使用了,但雷遁却依然停留在做查克拉性质转变的程度,他还无法使用雷遁忍术……这种进度是低于三筱给他制定的训练计划的,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赶上进度。

    “队长……”

    想到修炼的问题,羽生稍有走神,奈良不得不提醒了他一句。

    “不好意思,想起一些其他的事情……不过你不用这样,大家年纪差不多,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不过……奈良,等过几天抵达战场之后,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更加小心。”

    这种提醒,直接让奈良渚莫名其妙了起来。

    然而羽生却知道,在各种故事之中,这种小队之中对你特别亲切,有好人、老好人属性的角色,往往会在危险任务之中死的最快。

    奈良渚,无形之中给自己立了个不怎么好的f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