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御影(中)

作品:《木叶之影流

    “人体的经络图,你要那个干什么?”在离开病房之前,甲贺没想到羽生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什么,只是想研究一些而已,反正我在这里也没别的事情可做,就当是排解时间了……我成为忍者的时间有些短,作为一个有上进心的人,应该趁机补充一下对忍者的基础认知和相关的基础知识。”羽生说道,因为对方无意间的一句提醒,他对于雷遁的应用方面突然产生了一丝特别的想法。

    羽生的想法堪称大胆,不过能不能成功还要另当别论,试验是难以避免的,而第一步,他需要的是对忍者的身体更进一步的了解。

    “医疗忍者这边,应该不缺那种东西吧?”

    经络图肯定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稀有物品,不过甲贺先前绝没听过有人要靠着研究人体经络图来排解时间的,他很犹疑的看了羽生一眼,接着说道,“我那边确实能找得到经络图,不过……你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怎么会,我只不过是想要进一步的了解一下查克拉流向方面的问题而已。”羽生不得已又这么解释了一句。

    不过其实他更想说的是“我对混合忍术稍稍有些自信”,但却生怕说了这种话之后对方转头就走了。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等会我找人把东西给你送过来。”听羽生这么说,甲贺也就放下心来,况且敏而好学的态度是值得称赞的。

    从性格上来说羽生也不是那种喜欢一惊一乍瞎搞事的人。然而甲贺不知道的是,一般不瞎搞的人,瞎搞起来往往不是人。

    甲贺转身离开这里,很快的,就有人把羽生要的经络图给送了过来,同时还附带了一份手写的有关查克拉流向方面的研究记录。

    买一送一?这倒是羽生没想到的,他先是把那种经络图挂在自己的床头,并不着急去研究什么,反而是当先翻看起了那份笔记。

    这东西应该是医疗忍者做的某些基础研究的产物,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出自于甲贺之手的……事实上他猜对了,这份材料其中的一部分确实是甲贺的研究成果,不过羽生拿到的并不是原本,只是抄本。

    令羽生没想到的是,在仅仅瞄了几眼之后,他就沉浸到这些知识之中,将其细细的通读了起来。

    另一边,已经开始了打点输滴营养液的旗木朔茂,看到了羽生在那么认真的读书之后,也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瞄了几眼,但没过两分钟,他就被直接劝退了。

    说到底旗木朔茂还是带着他那种年纪的孩子身上的通性的,他又不是大蛇丸那种性格,怎么可能耐得下心来去读羽生手中的这种枯燥的研究资料?

    这份研究资料并不厚,羽生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读完了,与它有限的厚度相反的是,上面的观点却高屋建瓴,将查克拉的提炼和基础运转方面的原理讲述的十分透彻,这不禁让羽生产生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它是一份很有价值的资料。

    严格来说,是其中的有一部分很有价值。这份资料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叫做“查克拉在经络与穴位中的运行”,下半部分叫做“查克拉的性质变化、相互克制、修行与应用原理”,真正让羽生受益匪浅的是前半部分,至于后半部分则是一般般,甚至他觉得那写的都是些无用的废话。

    羽生把研究资料的后半部放到了一边,然后又反复的将前半部读了几遍,在确认将上面的知识全都准确无误的记到了脑子里之后,他才抬起头来,将视线转向了他要来的那副经络图上。

    相比于研究资料意想不到的价值,经络图不过就只是一个参照物了。

    “你知道么,人身上有三百多个穴位,护不住的……”看着那副经络图以及经络上标注的密密麻麻的穴位,羽生这么低声自语道。他绝不是在跟谁说话,只不过在这时候有感而发的将这句台词说了出来而已。

    但一旁的旗木朔茂却以为羽生在跟他对话,于是回应道,“嗯,确实如此,所以日向一族的柔拳法才能独步忍界。”

    “是啊,独步忍界。”羽生转过头来看了旗木一眼,没多说什么就又转回头去,沉浸到那副没什么特别的经络图中了。

    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眸却让旗木朔茂吓了一跳,后者认识羽生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却从未在他身上看到这种充满新奇的神态……羽生这个人,说好听点叫沉稳,说不好听的话则叫有些暮气沉沉。可这时候的羽生,却完全不一样了。

    难道一副经络图就真的这么好看吗?

    跟血管那种实际存在的组织和器官不同,“经络”是一种不存在于物理层面的“能量通路”,自六道仙人创立忍宗以来,每一个忍者体内的查克拉都是按照这种路径来运转的。

    忍者通过结印来引导查克拉在经络内的流动变化,或者进行性质变化释放遁术,或者进行特殊组构释放忍法,或者只是在体内集中增强以释放体术。

    至于穴位,则是经络上的特殊节点,跟经络一样,在物理上穴位同样不存在,但不同的是,穴位在每个人的身上则有着相对确切的位置。

    经络是找不到的,可穴位虽然“不存在”,但却能够“被找到”。甚至通过某些特殊的方式刺激特殊的能量节点,会诞生“八门遁甲”那样的强力体术。

    经络虽然也被画在图上,但却不容易被感知到,但穴位则不一样,在查克拉意义上,它有着更加明显的“存在感”。也正是基于这种特殊的属性,才会有柔拳法那种专门攻击穴位的特殊体术。

    羽生缓缓地闭上眼睛,细细的感知自己体内的穴位,也就是那些带着强查克拉存在感的“点”,然后,他将这些点的印象在意识之中下沉到更深的深处。

    接着,他两手开始结引导水遁的“酉”印,不过这次他并不是要外放遁术,而是试着在体内生成具备物质化特征的细微水遁,再接着,他要尝试用水遁将那些更深处的“点”连起来。

    到了这种时候,羽生的想法也就彻底的显现了出来——尽管他最初与最终的目的是要充分利用雷遁,然而他尝试做的事情却远比他的目的本身更夸张、更具野心。

    忍界已经历经了无数年月,忍者所使用的术早已不可计数,但查克拉的运转、施术的基础却从未变过。

    羽生尝试做的事情却在颠覆这种基础……不,颠覆这个词有些夸张了,毕竟羽生并未超出那个基础;相比于颠覆,他准备做的也无非是“刷新”而已。但哪怕这样,他的想法与做法也是前无古人的:

    他在以自身的经络为样本,以穴位的镜像为标点,以水遁为手段,尝试在经络的下面制造第二套(伪)经络。

    写轮眼不过是虚假的拷贝,仅仅只是停留在了术的层面上,而真实的拷贝,则是要拷贝忍者的基础。

    突然,羽生表情扭曲的睁开眼睛。第一次的尝试,毫不意外的失败了,但羽生却并不气馁,相反他的眼神熠熠生辉。

    因为一旦他的试验成功了,那他将会成为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独步忍界的……

    双线程忍者。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