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忍者龙剑传(上)

作品:《木叶之影流

    “还在下雨?跟之前是同一场雨吗?”

    羽生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雨之国的密林之中。

    他通过逆向通灵,再次返回了这片这场,这时候他发现这里的天气与他离开的那个时候是一样的雨天,不同的不过是由当日的疾风骤雨变成了现在的和风细雨而已。

    除了雨声之外,周围很是安静,并不像有忍者在活动的样子,更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不过这种表面上的判断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就算周围蹲上一百个忍者,他们也会安静的像一群死人一样。

    “对方应该没有在这里。”而这时候,一直待在这附近的蛞蝓个体开口说道。

    羽生点了点头,蛞蝓的判断还是值得相信的,尽管将它留在这里的第一作用是作为返回时的空间坐标使用,但在此地呆了这么长时间的蛞蝓,是能够发挥最起码的监视作用的。

    “现在该怎么做,羽生大人?”蛞蝓又开口问道,就本心来说,它并不希望羽生与那样实力的忍者硬碰硬,但它却会尊重他的决定。

    “试一试吧。”羽生说道。

    如果羽生是二代火影那样的感知忍者的话,那他很简单就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目标,然而他并不是,所以能不能让对方再度出现,他只能试一试。

    就见羽生伸手从一旁的树枝上摘下了一片树叶,而后在用手指抹去了树叶两面的水渍之后,将它轻轻含在了双唇之间,再接着,特殊的声响就在这片密林里回荡了起来这里首先得感谢雨隐的忍者没有往自家的树林里喷洒过量农药,否则的话不用作战,有人就会当场暴毙了。

    然而,蛞蝓觉得羽生的举动有些太过疯狂了。

    在四面皆敌的敌国境内吹口哨,那就相当于往女澡堂里扔鞭炮听听,这可真是一个有故事的形容所引发的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雨声和茂密植被的共同干扰下,羽生的哨音其实传递不了太远,当然,每个忍者的五感都很敏锐,如果有忍者在这附近的话肯定会发现这里有这么一个木叶脑瘫在作死,但哪怕在极远的地方,如果有听觉格外敏锐的忍者存在的话,他是会听到羽生的哨音的。

    这样的举动,为的就是将流引过来。通过之前的交战,羽生已经能够确认对方确实是一个双眼失明、听力异常敏锐的感知型忍者了。

    目不视物还能有这那样的实力,对方算是一个人值得敬佩的人,假如他双眼健全的话,那实力会变得更深不可测么,还是正是因为失去了双眼,他才变得如此强大的?这已经是个难以计较、也没必要计较的问题了。

    “来了。”蛞蝓在羽生耳畔开口说道,它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被这样简单粗暴的做法给吸引了过来,而且还来的这么快。

    说明羽生先前的自觉是正确的,双方战斗还没有结束,这段时间以来,流一直呆在这片区域内羽生的调子单曲循环了四五次后,作为回应,雨隐忍者流在此地现身了。

    但是看到对方出现的第一时间,羽生却没有停下来,而是选择把最后这一段给“演奏”完。

    对方已经在这里徘徊许久,当然也不急在这分秒之间,所以他静默在原地。

    “这个曲子是什么。”等羽生安静下来之后,流开口问道。

    “是死亡的序章,如果接下来我死了,当然要挑选一首合适的曲子点缀自己的葬礼,如果我赢了,那我把他送给你,毕竟一个人死的时候能带走的东西真的不多喔,如果你在问这个曲子的名字的话,它叫做鲜烈之龙,表达的主题是一个忍者在群敌环伺之中,依然一往无前的勇魄。”羽生摘下了唇边的树叶,然后这么说道。

    流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而后接着说道,“我喜欢你的曲子,但它并不适合放在任何人的葬礼上。”

    羽生的曲子太有活力了,跟死一点都不搭边,难道要指望死人站起来蹦迪吗?

    “你身上的伤没问题了吗?”流又问道,他没有纠结上一件事,双方也不是来鉴赏音乐的。

    “不会影响接下来的战斗,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准备要做。”这么说着,羽生双手结印,而后就见一直待在他肩头的蛞蝓,被强行解除了召唤。

    这样,羽生的后路就没了,蛞蝓不在他的身边,也就没有办法把握即时战况,更做不到在生死之际瞬间将他拉回湿骨林了。

    “通灵兽,你不需要了吗?”

    “嗯,毕竟是一对一的战斗。”

    他只感觉自己肩膀一阵轻松,不然肩头一爬着只蛞蝓,就像半边身体一直挂着个一样。

    羽生解除了蛞蝓的召唤,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有必胜的把握,然而正是因为他没有把握,又必须要赢,所以才选择了放开蛞蝓。

    接下来,他只进不退。

    一个人忍者要有决心跨过那道坎,才能更进一步,畏不畏死另当别论,有时候只是肯不肯赌命的问题。

    故步自封的人,满足现状的人,满不在乎的人,浑浑噩噩的人,就是不赌也罢的人。

    羽生先前所说的向死而生,绝不是一句空话。他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了,难道还不敢往前踏出一步吗?

    他一向很珍惜自己的小命。

    然而

    他敢的。

    羽生向前踏出一步、雷遁重新布满了他的身躯,两步、已经化作了一道奔雷。

    他的速度不用赘述,然而在先前的交战之中,流已经遭遇过无数次类似的冲锋了,对于羽生的速度与攻击节奏,他熟悉的很。

    几乎在羽生启动的同时,流手指钩起一支苦无,将其紧握后向着自己身前的位置猛的刺出一直以来,在双方的交战之中,流一直都是后发先制的一方,这种看似普通的攻击,完全能卡死羽生攻击的路径,并且曾经数次将后者刺伤。

    果然,雷遁的电弧已经侵袭到了苦无的刃尖,仿佛下一刻它就能再次刺穿羽生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时,羽生的单臂却突然压在了对方握着苦无的手掌上,再接着,流就感觉从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了一股难以抵挡的牵拉力量。

    羽生的身躯明明在急速前驱,而他却又在刹那之间反向后拉,这样的急停急转,一般忍者的老腰是很难承受的住的。

    流的身体有些失去平衡,因此他不得不向前抢出一步以维持住自己的身形而再接着,只见羽生的手掌攀上他的肩头,而后随着猛的一压,借助反冲的力量,随着羽生身躯划出的雷光轨迹绕出一个弧度,羽生已经蜷缩双腿,整个人倒悬在了对方头顶正上。

    羽生卷起单手手指环绕,将其怼在嘴边,接着他胸腔猛地鼓涨起来,灼热的气浪在他体内汇集,而后凶猛的烈焰喷薄而出,如同划过大气的燃烧陨星一样超速砸落下来。

    火遁火龙炎弹!

    轰!

    明明是火遁的热炎,但在它击打在地面上的时候,却因为高速席卷而发出了清脆的、如同爆破一样的炸响声。

    此时此刻,相比于远距离爆头,羽生终究还是爱上了贴脸开大的感觉。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