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别拿锅王不当干部

作品:《木叶之影流

    “在木叶现有的所有机构之中,有一个与火影联系最紧密、职能最为全面且无可替代、堪称最为重要,即暗杀战术特殊部队。”

    羽生继续着自己的报告,他在这里提到了暗部。

    “在二代目火影执政期间,暗部忍者的来源和构成比较复杂,而自三代目火影开始领导村子伊始,因为当时战争状况的特殊化,暗部忍者的选拔开始了更单纯且单一化的方式,即通过一个附属部门专门培养暗部忍者。”

    羽生的文字,开始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这个用来培养暗部的部门,不用说就知道是“根”,而“根”是辣个蓝人的势力范围……或者更干脆的说,是那个人的地盘。

    “专门培养暗部的方式,比照之前自然有着优越性和好处,然而站在辩证的角度上,它必然也存在坏处,因为如果抛开某些主观因素考量的话,客观上,暗部忍者在成为暗部之前,已经先一步染上了另外一种风格。

    更进一步说,当火影命令与其他命令相冲突的时候,此后是无法保证火影命令的第一优先级的。

    或许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但这种制度上的漏洞自然会诱发此类负面的‘可能性’,当前或许没有问题,却并不代表着问题真的不存在,它可能会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才爆发出来,只是到了那种时候,它已经尾大不掉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矛盾,给出的办法有两种,其一,暗部的职能需要进一步的划分,村子需要设立一个跟暗部并立的其他部门;其二,暗部忍者的培训权限不能放在单一部门手中,至少培训权要一分为二,使其分裂化、竞争化。”

    暗部对木叶的全部忍者永远存在选拔机制,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以后,否则羽生又是怎么成为暗部的,然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最终暗部的构成主体会逐渐变成“根”。

    所以羽生的说法是异常有针对性的真知灼见、远见卓识。

    只要三代火影不过于感情用事的话,他肯定能看的懂羽生在说什么,也能明白这种隐患绝不是杞人忧天……这跟火影又多么信任团藏无关,羽生说的是制度建设方面的漏洞。

    写到这里,羽生的用意也就明明白白的显露了出来——他在提议在木叶设置一个新的合法忍者团体或者机构,这个机构要么并行与暗部,要么置于暗部之下,并行与根。

    而当一个人、向他的领导建议设置一个新部门的时候,他的潜在语言就算那位领导是个白痴也能明白——这个部门不正是应该控制在这个提议者的手中吗。

    所以说,这些并不是羽生的战功能够交换的东西。

    木叶隐村的格局是二代火影开创的,三代火影开始管理村子之后,因为正值战争最艰难的时候,所以他对村子的格局进行了小修小补,而在战争结束之后,三代火影算是真正进入了自己的执政时期。

    所以,新火影需要新的创造和变化。革新,是每个领袖的自身素质的自我要求,也是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对他的客观要求……更通俗的说,新领导如果不折腾一通的话,怎么体现他是新领导呢。

    所以羽生的提议虽说不能用战功交换,但是,第一他的战功本身就提升了他的地位;第二,这是对木叶现有制度的弥补,是正确意见;第三,它暗合火影的心理要求,不只是革新,更是对任何最高领导来说都异常重要的一件事……

    分权和制衡。

    往夸张里说,这得叫帝王心术,不过放到火影这里……怎么也得叫村干部心术。

    只是机构变更毕竟是一件大事,三代火影需要思考和跟其他人讨论才能做出决定……实际上,哪怕羽生说的再对,这些事情本就不是他应该说出口的,所以之前三代火影没有直接回绝他就已经算很给他面子了。

    哪怕是好提议,村子里也会存在反对意见,毕竟这是在调整已经划分好的政治格局,也存在要动别人蛋糕的可能性。再者来说,职能雷同的机构会带来竞争,这是好事,然而也会带来职能冗余,而忍村的忍者数量缺乏一直是个问题。

    但弊端不是羽生要考虑的事情,他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新的机构得到准许的话,那它应该叫什么?

    调查兵团?log horizon?护廷十三队? ho-kago tea time?

    不对,既然是新机构,当然是要拍领导马屁的,嗯,那就从机构的名字就开始拍。

    于是,想了想之后,羽生在那张纸上写下了相当关键的两个字:

    「影流」

    紧紧地跟在领导身后,我们才是自己人。

    这是一份相当重要的正式文件,羽生在写完了之后,从头到尾的仔细检查了一遍,对一些不适合的地方进行了修改,不管是遣词造句还是态度或者格式上,他都需要做到尽量完美。而且在改完了之后,他还需要重新再誊抄一遍。

    “纲手,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在写什么,想要知道吗?现在有一个机会,帮我重新整洁的抄写一遍,那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就正常抄写,不需要医生的那种写字方式。”羽生对着一旁一直显得有些好奇的纲手这么说道。

    他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有童工的话也会利用童工。

    “……想要抓免费劳动力的话,就直说。”

    纲手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接过了羽生递过来的文件……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还是个病人,病人是需要静养的,不能一直工作下去。

    而当纲手开始工整的帮着羽生抄写文件的时候,这时候只听羽生又继续说道,“小纲手,你能帮我联系一下漩涡水户大人吗,我想见她一面。”

    羽生突然说出了祖母的名字,这让纲手猝不及防之下写错了字,然后……等于刚刚都白抄了。

    “你找祖母大人有什么事,她老人家已经彻底隐退,不管村子的事情了。”

    很罕见的,纲手因为被“捣乱”而生气,她只是把抄坏的那一页放到了一边而已。

    “只是……有一点小事而已,只有你能帮我这个忙。”

    羽生如果想要见漩涡水户这种村子里最有地位且不怎么管事的大人物的话,他只能通过纲手来联系,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至于纲手的说法,他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漩涡水户可是人柱力,而人柱力在死之前,都不存在隐退这种说法。

    “我……帮你试试,但不一定有好的结果。”

    羽生第一次拜托纲手去做什么,纲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尽管她明白自己是不应该打扰祖母的。

    “那就足够了,谢谢你。”

    要人家帮忙的时候就叫人家小纲手,之前的时候就叫人做童工……谁又能搞清楚纲手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或许她自己都不清楚……

    不,应该说她自己肯定是不清楚的。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