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爱与核平

作品:《木叶之影流

    旗木朔茂对于现在的羽生,当然不存在那种不服气或者嫉妒的情绪,不然的话他作为一个忍者也太狭隘了,而所有狭隘的忍者,都是没出息的忍者。

    旗木只是有些好奇,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羽生彻底的走到了他的前面而已。

    好吧,这同样也是一个不太容易能找到明确答案的问题。

    在战争之中,与敌人的战斗已经占据了每个忍者的全部心神,谁有那么多的想法要去跟同伴相比较呢。

    能在每一场战斗之中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在往前走的,只不过是羽生走的远比旗木朔茂要快的多而已。总的来说,已经过去的事情不用去追究,旗木朔茂现在能做的不过是四个字——奋起直追。

    而且别看现在羽生算是一个有名头的忍者了,然而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而且这一切就近在眼前——这幅整个人缩小了这么多的鬼样子,真是难以想象羽生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不过,这也符合旗木朔茂对于羽生这个人一贯以来的认知。在很久之前,旗木就知道羽生虽然看起来一直是一副平平淡淡、人畜无害、与世无争的样子,然而这人实际上深深掩藏着非常极端的一面。

    在当年的川之国前线营地的临时医院,旗木朔茂可是眼见着羽生是怎么一直给自己注水的。

    事实来说,那种做法已经是相当偏执和病态了,它给旗木朔茂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那时候的旗木在看待羽生的时候,其实跟羽生对未来大蛇丸的看法是一致的。

    有些人干的就不是正常人应该干的事情。

    但那些变态行为有效果么?是有效果的,因为不久之后羽生就开发出了他自己的雷遁高速忍体术。

    有付出就有回报,那样的结果让旗木朔茂明白了一个深切的道理——男人变态一点有什么错。

    “说回正事,旗木,战争已经结束了,未来一段时间,村子里的忍者都会相对闲置一些,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闲聊两句,就已经算是叙旧,很快羽生就把话题转到了关键点上。

    “打算?”

    羽生的问题有点宽泛和暧昧,所以旗木朔茂一时没有搞明白其中的重点……哪怕战争已经结束了,可对一个忍者来说,未来需要什么打算么,也就是过上吃饭睡觉、修炼杀人的退休生活而已。

    “可能你还不知道……目前有一件相对来说还比较保密的事情,那就是在三代火影的支持下,我已经在村子里成立了一个新的忍者组织。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对将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的话,那接下来跟我一起工作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勾引人才,就得这么的开门见山,至于薪资待遇……是一概不能谈的。

    羽生对旗木透露这样的内容并没有什么问题,“影流”这个组织结成的本质目的会被一直保密下去,但这个组织自身的存在则会渐渐地为人所知,现在羽生只不过是让旗木提前一些时间知道了这件事而已。

    “成立新的忍者组织,为了什么?”

    旗木朔茂很自然的问道,他没有关注为什么羽生能够成立这样的组织,而是在关系它成立的目的。

    “有平衡木叶内部势力和让村子的忍者体系更好的运转方面的考量,也有之后为村子消灭一个巨大隐患的打算……总之我们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有村长许可证的合法组织,而且不搞阴谋诡计,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这件事起因是我的提议,所以除开那些偏向功利的理由之外,我个人最根本的立意,应该说是……为了世界和平吧。”

    “世……世界和平?”

    旗木朔茂有点蒙住了,前面羽生说的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起码他隐隐约约能够明白是怎么回事,然而之后就越说就越让人糊涂了,怎么还有世界和平的事?

    “你说的这个组织,它有多少人。”

    “算上你的话,暂时是两个。”

    “……”

    你妹的,就两个人?那世界和平个屁,世界和平就是“二人世界的和平”的简称吗?

    “旗木,每个忍者的职业生涯与思想发端都是从打打杀杀开始的,然而当他不断地打打杀杀、实力也越来越强的时候,他所思考的事情也会逐渐的宏大起来,不可能只局限于杀戮。

    当一个人强如火影的时候,不管他是不是身在火影的位置上,那他想的肯定不会是该怎么快速高效的杀人了,他自然而然就会想关于忍村、关于忍界的事情。

    当然,如果局限在我个人身上的话,这种说法不太成立,毕竟现在我的实力还非常有限,谈及到所谓宏大理想的时候,未免有些不自量力,可是……终究我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因此会提前谋划一些特别的事情。”

    尽管现在村子里对于羽生的议论和称赞不少,但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其实是没有资格谈到未来两个字的……不为别的,只因为未来是一个挂壁横行的时代。

    有能力的人会考虑整个世界的事情,这是很正确的说法,不过跟这种论调有点脱节的,其实就是羽生自己……他的某些想法并不是靠他的实力来支撑的,重生过来的羽生有着一个能够俯瞰整个世界的角度,这是他一直不能忘记、也没有办法忘记的事情。

    自始至终,羽生的想法境界都是领先于以他的实力该有的想法境界的。

    只是,旗木朔茂还是听不懂羽生在说什么,因为他就是羽生刚刚的论调里面的“局中人”……旗木朔茂很有天赋,甚至也可以说现在的他就挺强的,但他的想法依然还是停留在了打打杀杀的阶段。

    据说,哪怕是土生土长的“本土人士”,也有那种五六岁就思考现在羽生提到的“大命题”的人,然而那是异端中的异端,是异端到了后来能做出某种非常之举的人。

    然而旗木朔茂明显不是那种人。

    他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忍者,大脑的思考回路也是最正统的那种,甚至违反命令去救出个同伴,就已经算是他一辈子最出格的行为了。

    只是不明白归不明白,然而旗木朔茂还是感受到了羽生话里的那种道理……或者更确切的说,他是感受到了那种“似乎很有道理”的气氛。

    “我……”旗木朔茂想说我明白了,但却又生生止住了话语,毕竟他没有明白,“羽生,我想问你为什么会找上我,要知道,我除了会砍人之外可是什么都不会的。”

    这个问题……问岔劈了,就是因为他会砍人,羽生才找上他的……况且旗木朔茂可不是会砍人,而是格外、特别会砍人。

    “因为同年代的忍者里,没有人能比你更强。旗木,你是最强的忍者,你的才能毋庸置疑。”羽生毫不犹豫的给出了最正确、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这么直击心灵、毫不做作与花哨的称赞,让旗木朔茂小脸微微一红,这夸奖……居然该死的甜美。

    奇了怪了,正因为打击旗木朔茂自信的人是羽生,所以当羽生开始夸奖他的时候,反而会让他格外的舒心。

    嗯,这是一种病,得治。

    “如果你认为我能帮上忙的话,羽生,那我愿意帮你的忙。”

    最终,对羽生发出的邀请旗木朔茂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听听,男人的告白就是这么直接。

    “那得说,就在此时,我们的组织规模翻了一倍,瞬间就前途可期了。”羽生笑着说道。

    “……羽生,我还是搞不清楚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我就是我,不是很特别,也不是很普通。”

    羽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嗯……

    我是羽生,漂亮的羽生

    我是羽生,爱哭的羽生

    我是羽生,奇怪的羽生

    我是羽生,你不懂羽生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