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雷遁是一种温和的忍术

作品:《木叶之影流

    原本山椒鱼半藏认为只要自己亲自出手的话,那本次抢劫行动应该是有很大概率取得成功的,而只要能截获了那么一大笔资金,那么雨隐的窘迫也会得到极大的缓解。

    甚至整个雨之国也会往好的方向转变。

    所以他这个一村首领才会带队来做这样的事情。

    可当半藏发现木叶的小队里有羽生这样的忍者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的难度已经有些大了。

    速度很快的忍者,都是那种非常麻烦的忍者,因为“速度”是一种能够抹消数量优势的属性……就像四代火影那样,如果没有飞雷神,那他的战斗能力比一般上忍也强不了多少,但有了飞雷神的话,他就能在战场上乱杀,而就算存在那种他处理不了的敌人,那对方同样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羽生就是一个速度型忍者,而且在山椒鱼半藏所对战过的忍者之中,羽生是迄今为止他见到的速度最快、最神鬼莫测的忍者。

    被人背刺真的是一种非常吓人的事情,就算一个忍者一生身经百战,但他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依然是自己差点被偷袭致死的一幕。

    所以只要半藏看到羽生,那他就会感觉自己的脑门上时时刻刻都顶着一个“危”字。

    但就算事情有难度,半藏也是得继续尝试的,不然的话难道让他一村之首领,在带队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棘手的敌人就直接被惊退吗?那他以后还混不混了。

    而且利用自己的毒雾,半藏认为说不定是能起到起效的。

    半藏的想法和行动都没什么错,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木叶忍者中跟他对战的并不是羽生,而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忍者,所以战局之中最终被拖住的人不是羽生,而是他本人……

    可羽生能自由活动的话,那事情不就惨了吗。

    果然,羽生三下五除二就搞了一手防毒面具,那半藏指望能出奇效的毒雾还有个屁用?

    虽然半藏开始在战斗之中碾压年轻的木叶忍者,然而他的任务似乎也难以成功了,可就在他准备解决那个忍者的时候,羽生开始发出声音提醒着什么。

    山椒鱼半藏当即就跟着心生警兆,然后再接着,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地图炮。

    大家不都是忍者么,世界观难道不共享么,可为什么这个世界前前后后总有人能使用法术呢?

    这样的槽,半藏肯定是来不及吐的。

    毫无疑问,他正处于羽生的这个忍术的打击范围内。

    所以此时半藏哪有时间对旗木朔茂补刀,甚至他立刻就把手里的长刀一扔,接着就像是赶着投胎一样,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结印。

    忍法通灵之术。

    那只特殊的通灵兽被瞬间召唤到了半藏的身边,再接着它把半藏被一口吞下。

    几乎同时,羽生的术已经转了半圈,刚好来到了半藏所在的位置,甚至俱利伽罗大天象的外延已经碰触到了那只通灵兽的皮肤。

    接下来只听那只毒鱼惨叫一声,再接着就噗的一声消失不见了……连带着被吞下去的半藏一起,通灵之术被彻底解除了。

    其他的侥幸没有死的雨隐忍者……他们或许刚好扑倒在地,于是避免了真正的扑街,或者在这个术的打击范围外围,因此能做得出躲避反应,总之活下来的人也开始迅速撤离。

    到此为止,他们的行动已经彻底失败了。

    而山椒鱼消失之后,毒雾开始迅速地消失。

    一招退敌之后,羽生也跟着解除了通灵之术,将蛞蝓送了回去。他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然后松开……实话实说,刚刚放大招的感觉挺不错的。

    废话,能肆意挥霍二尾的查克拉,然后造成“毁天灭地”的效果,感觉能不好么。

    尾兽的查克拉是一种相当狂暴的东西,但如事先所预料的那样,羽生对这东西的适应能力很不错,一来他一直以来都饱受查克拉侵蚀之苦,说习惯了也好,有了这方面的抗性也罢,总之他没感觉尾兽的查克拉有什么特别的侵害感这玩意的强度倒是真的高,与一般忍者的查克拉不可同日而语。

    二来,羽生本身就有其特殊性,尽管他不想成为人柱力,但适应尾兽的查克拉却并非难事。

    接下来羽生走到了不远处还“站着”的一个敌人的身边,开始评估刚刚的攻击造成的伤势。

    在使用了尾兽的查克拉后,这一招雷遁的攻击能力更强,形体上的直接破坏能力姑且不论,它的能量侵蚀是尤为关键的,这个敌人残留的身体部分几乎是被直接碳化了……嗯,整个人黑色无味,干净清洁,绝不污染环境。

    所以说雷遁是一种相对温和的忍术,如果刚刚羽生使用的不是俱利伽罗大天象而是风遁的天尾羽张大天象的话,那场面肯定是不会这么整洁的,后者大概能把敌人瞬间切成饺子馅。

    那样虽然显得更有食欲,但未免太残忍了。

    至于攻击范围内的森林树木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反正是地图炮,不变更小范围环境的话,那还叫地图炮吗?

    检查完了这一些之后,羽生才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还躺在地上的旗木朔茂身边。

    “死了没?”

    旗木朔茂的呼吸声非常的粗重,这说明他没有死,而从他防毒面罩之中渗出的血水也表明他伤的挺重的。

    两位日向忍者此时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后怕,心想如果刚刚没有及时躲避的话,那他们肯定也难以幸存的,那样的话白眼就变成黑眼了。

    一名日向忍者蹲下身体,他没有着急翻动旗木,而是就这么检查起旗木的伤势。

    “羽生大人,他的伤势有点重,外伤和失血虽然严重,但却是最好处理的;剩下的,他的肋骨断了两根,不知道有没有内出血的情况,更重要的是他中毒了,虽然量不大,但却非常麻烦。”

    羽生跟着蹲下身体,嗯,旗木呼吸有力,他身为忍者的身体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旗木,等你长大成人了就会明白,人生还有眼泪也冲刷不干净的巨大悲伤,还有难忘的痛苦让你们即使想哭也不能流泪,所以真正坚强的人,都是越想哭反而笑得越大声,怀揣着痛苦和悲伤,即使如此也要带上它们笑着前行……奥,这话是一个武士说的。”

    相比于身上的伤势,战败的打击可能对旗木朔茂的心理伤害更大,然而失败又不是什么不能承受的东西,虽然现在旗木没有理由笑,但更没必要哭,他的心情压根没有羽生描述的那么严肃。

    而且人家旗木也已经长大了。

    日向忍者开始帮着开始处理旗木的外伤了……敌人已经撤离,而旗木的情况最好能及时处理。

    “羽生大人,他还活着呢,但继续拖下去的话,说不定就真的死了。”

    日向忍者的意思是让羽生别再废话了,要是太闲的话赶紧搭把手。

    这时候羽生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发现周围的雾气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毕竟本身他们身处的就是毒雾的最外围。

    于是他取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试着呼吸了几次,发现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跟着取下了旗木朔茂的防毒面具,再然后……

    羽生开始从身后的忍具包中往外掏药瓶,而且越掏越多,大大小小他整整掏了小二十瓶出来。

    两位日向忍者目瞪口呆,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的么,为什么有的忍者在出任务的时候会配给这么多的药品?

    羽生从其中挑出了十来个瓶子来,这些都是各种解毒剂,然后开始挨个把他们往旗木嘴里灌。

    “满嘴血是不是?那正好,省的再用冲剂了,你将就着一起往里吞吧,这叫原汤化原食。”

    接下来旗木肯定是需要进行专业的祛毒治疗的,不过羽生给他灌的这些解毒药会大大缓解他的症状。

    死肯定是死不了的。

    “你们也一人来一粒吧,去去毒是没坏处的。”

    灌完了旗木之后,羽生给自己也塞了一个颗药,然后分别给了两位日向忍者一人一粒……羽生对药物的态度好像有点问题,这又不是糖豆,吃不死人就能随便吃吗?

    然而两位日向忍者也跟着吃了解毒药丸,废话,就算“是药三分毒”,但它能比得过毒雾更毒么。

    旗木被包扎止血,然后慢慢的气喘匀了。

    “羽生大人,雨隐的半藏……虽然逃了,但你刚刚的那种攻击,明显是致死性的,可之前不是说考虑到忍界的局势,半藏不能死吗?”

    完成了包扎、手上闲下来的日向忍者又这么问道。

    他有点搞不懂羽生的行事逻辑。

    “因为我相信以半藏的实力是能逃走的。”

    “那万一……”

    然而另一位日向忍者已经有点懂羽生了,只听他先一步说道,“我知道,如果有什么万一的话,那说明羽生大人看走眼了……没想到羽生大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羽生:“……”

    看看,都是日向忍者,可他们也是不一样的,后一个明显比前一个更有前途。

    “好了,背上旗木,我们继续返回吧,接下来总不至于还有强盗吧。”

    羽生则抓紧时间结束了这个话题,他老觉得刚刚这个日向忍者好像是在损自己一样。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