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木叶最强位阶

作品:《木叶之影流

    雨之国。

    偷袭、埋伏、渗透、陷阱,四方势力之间的战斗在短短的数日之内就演变成了一场彻彻底底的乱战,雨之国的战争就如雨之国的环境一样:雨水不断的泼洒到松软的土地上,然后……就是一滩烂泥。

    本身雨之国就是巴掌大的地方,现在三大忍村的大队忍者都涌入了进来,他们彼此之间的战线自然变得犬牙交错了起来。

    再加上雨隐这个土著的话,那大家简直就是有时不知道谁打谁,有时又是谁都打。

    此时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的三人组正在阻击着潜入到木叶势力范围内的敌人,不得不说,或许因为这边的战斗进行的更加迅猛而激烈,也或许是因为他们比羽生年轻的多,总之这三人对于眼下的战争适应的反而比羽生要快一些。

    也可能是到了此时,已经算是来到了“木叶三忍”的发力期了。

    然而就在三人正在林间飞快的穿行的时候,纲手的肩头突然有一只小蛞蝓露出了自己的触角。

    “纲手大人……”

    蛞蝓轻声的在纲手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高速移动的纲手就猛地停下了脚步。

    “纲手,有什么问题吗?”

    前凸了十多米之后,自来也和大蛇丸也注意到了纲手的异状,于是他们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这样问道。

    “没什么……继续任务。”

    纲手却没有解释什么,她很快的重新跟上了前面的两个队友。

    然而大蛇丸却注意到了她依然有些不同寻常,非但是心绪稍稍有些慌乱,更是因为……

    “纲手,注意控制一下你的查克拉消耗,接下来我们要肃清这一片区域,任务不知道要进行多久,所以我们必须保存体力。”

    现在的大蛇丸还没有陷入自闭模式,因此他能够正常的跟队友进行交流,该提醒的方面他也会给出提醒——比之前一刻,此时纲手身上的查克拉消耗水平剧烈的攀升了上去。

    “我知道。”

    纲手一边伸手从身后的忍具包之中取出了一颗不知道什么性质的秘药塞进了嘴里,同时这样回应着大蛇丸——是的,她知道自己应该节约查克拉,然而此时此刻她却不会那么做。

    人是一种情绪话的智慧生物,不可能永远按照最理智、最正确的方法来行事。

    尤其是女人,更会如此。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涡之国战场。

    羽生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年轻的木叶忍者,后者正在与六七名雾隐忍者奋战在一起……这人使用高速体术进行着战斗,而且他身上的查克拉强度有点高的离谱了。

    而且这种强度依然在节节攀升着。

    “这人……是谁?”羽生觉得对方多少有那么一丝的眼熟,然而却始终没什么具体的印象。

    “问我?他好像是队伍中的一个下忍吧,一直挺不起眼、挺安静的。”奈良渚也被问的有点懵圈,在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小队是临时组建起来的,哪怕奈良被指定成了负责人,但他此时也还没来得及去了解队伍中的每一个成员。

    “下忍?追着复数的雾隐精英忍者暴揍的下忍么?你这么一说……”

    虽然是在反问,但羽生并不是在质疑或者诘问,而是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木叶下忍真的是一种神奇的职业,因为谁都不清楚其中究竟隐藏着些什么烂七八糟的怪物……毕竟,木叶最强的忍者永远都是下忍。

    这个层级好像确实是有buff存在的,羽生在做下忍的时候,也是挺强的,而现在他虽然成了上忍,可又能怎么样呢,刚刚还不是差点扑街。

    “羽生大人,他是我小队中的下忍,名字……叫做迈特戴。”

    羽生身后的一位忍者,向着他解释了奋战在前的那个忍者的具体身份。

    迈特戴,八门遁甲迈特戴,这不就对上号了么?

    理论上这个人的年纪应该是与旗木朔茂相当或者稍长的,而他先前并不是羽生所要关注的点,更不会注意到对方在自己的麾下,所以现在这个人才能以出其不意的方式“登场”了。

    自己人都这么吃惊,敌人同样也非常的吃惊……不是说好了来解决羽生的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绊脚石,这个人也不像是情报中经常呆在羽生身边的那个叫做旗木朔茂的忍者啊,战斗风格差别大了去了。

    然而不管敌人再怎么疑惑,这一会的工夫他们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了一点——这块绊脚石真的有点硬。

    “但是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他能使用火遁啊,而且……”

    迈特戴的小队长还要解释着说些什么,但羽生却打断了他,“愣着干什么,都去帮忙、该迎敌了!”

    在羽生的提醒之下,木叶众人才反应了过来现在可不是欣赏“黑马”的时候,哪怕突然多了一个强力的友军,可木叶这边的劣势依然没有改变——能让战斗中的忍者忘了战斗这回事,由此可见迈特戴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见众人冲向前面之后,羽生才在心中默默想到,迈特戴会用个屁的火遁,刚刚他的招式虽然看起来有点像凤仙火,但那实际上应该是“朝孔雀”了。

    也就是说,现在迈特戴正在使用的是开启了八门遁甲第六门“景门”后的招式。

    八门遁甲这种特殊的体术,其修炼条件是异常苛刻的,修习者在修行的过程之中堪称自虐,某种意义上它的练习难度不比飞雷神这样的术简单多少。

    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然而能使用这种体术的人,居然能在木叶做了三四十年的下忍,老实说也够离谱的。

    好在现在的迈特戴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

    眼见着木叶的忍者们向前去支援迈特戴了,羽生也跟着开始结印,为了接下来对付水影,他需要多多补充一下查克拉。

    只是没想到羽生在召唤蛞蝓的时候,明明召唤的是一只,但出现的却是两只……很明显,第二只是加塞过来的。

    但当这只蛞蝓往他的肩头一趴之后,羽生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没关系,反正羽生身上就算藏着三只蛞蝓,也不会影响他活动的灵敏度。

    这时候,三代水影也自然注意到了迈特戴的情况,他又不是瞎的,分明看清楚在那个体术忍者的阻拦下,雾隐众人的攻势为之一挫。

    迫不得已,水影本人只得径直冲向了迈特戴那边。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遍体雷光的身影,在水面上疾速的划过,而他的身后则引动着近百米高的、层层叠叠的巨浪。

    水遁·大爆水冲波。

    “水影大人,你的对手应该是我才对吧。”

    在隆隆的水声遮掩下,羽生的话语甚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但是他的意思已经用他的术充分的表达了出来……

    来么,放纵么,造作么,谁缺查克拉谁是孙子。

    s:

    圣诞夜惊魂。

    今天突然发现的,我的书从四本变成了五本。

    被封的时候,我没有得到通知,被放的时候,我依然没有得到通知。

    那既然被放出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封我的理由不成立了?

    但这时候再放我,有什么意义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