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TP

作品:《木叶之影流

    一个脸上带着血迹的木叶忍者,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上前来,准备结印施术。

    太阳已经再度升起,突然爆发、持续了一天一夜的作战也到此结束。

    虽然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敌人的猝然袭击以及数量方面的优势,木叶一方处于极端的劣势之中,但因为随后羽生的返回、三代水影的败退导致了雾隐一方失去了最高指挥与恋战之心,最终木叶算是挽回了局面,成功歼灭了大部分残存下来的敌人。

    也正是因为木叶这边有着羽生和旗木朔茂这样的高端战力,以及战斗发生的在可以仰赖漩涡一族的防御结界功效的地方,所以木叶前线虽然承受了相当沉重的打击,但因为最终他们也消灭了同等数量的敌人,所以战斗的结果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如果抛开前线对于雾隐监视能力的缺失,仅仅计算战损与交换比的话。

    木叶这边在以弱击强,所以每个忍者都是在“以一当二”来使用的,他们的战斗顽固而勉强。在战斗结束之后,他们有了难得的喘息机会,这时候大部分都或是坐在某处休息,或者干脆就直接往原地一趟,疲惫的就此睡去。

    医疗班的成员也开始忙碌了起来,这个时候,前线的医疗资源已经明显不够用了,几乎每个忍者都需要或多或少的救治,然而这里的医疗忍者不过只有三个班而已,人手是严重不足的。

    至于刚刚那个忍者,甚至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他这样在一场战斗结束之后还要忙碌的忍者不在少数。

    不是因为别的,只不过因为他是一个水遁忍者而已……昨天战斗的时候,羽生放火烧山,虽然放的很爽,但事后却需要众人来将山林大火一一扑灭,不然指不定就有谁一不小心被烧死了。

    可以说,羽生给相当一部分忍者平白无故的增加了很多工作量……真不愧是羽生呢。

    除了灭火的水遁忍者之外,剩下的忍者在稍稍休息、恢复了些许行动力之后,也开始自发的收拾起战场来。

    旗木朔茂依然在带领着一只精英小队在这片战场上四处巡逻,搜寻那些残存下来的,或者是在装死、或者是在隐匿的敌人。

    羽生则在和漩涡紫蔻交流总结着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

    “羽生大人,战斗的结果已经差不多统计出来了,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战斗之后,包括死与伤在内,我们的队伍大概失去了六成的战斗力……这是相当重大的打击,雾隐的进攻既出乎我们的意料,规模更是远超了我们的想象。

    敌人的进攻部队明显是绕过涡之国后突入到火之国的,羽生大人传回信号的时候,雾隐也开始了大规模的突袭,而那时候我们想要后撤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当时只能下达把全部忍者集中到营地的命令。”

    漩涡紫蔻这样总结着木叶的战损,现在就连她也不是完好无损的,这时候她右边的衣袖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而露出来的手臂上缠满了一圈圈的绷带,绷带上面也渗透出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她的话里稍微有一点逻辑问题……雾隐只要发动攻击,那必定是能吞掉木叶前线的大规模攻击,毕竟木叶在这个方向上派遣的战力太少了。

    当然不存在木叶这里有一百人,然后雾隐也派出一百人,大家公平竞技、捉对厮杀的情形,那样的话水影得多脑瘫?

    问题只是在于大家都没有预想到雾隐真的会对木叶动手而已。

    紫蔻汇报的结果,一时间让羽生陷入了沉默。作为一个第一次带队出征的指挥官,目前这样的结果对羽生而言已经远远不止于“出师不利”了……也就是说才刚刚来到了前线,他的队伍就已经折损了一半。

    “你做的决定没什么问题。”沉默过后,羽生这样说道。

    在他的想法之中,当时木叶这边如果能及时退走、避开雾隐的锋芒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选择,然而既然雾隐早就有所图谋的话,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放任木叶的忍者离开。

    所以羽生的想法虽然没问题,但并不现实。

    漩涡紫蔻能够把散布出去的所有忍者召集回来,然后集中防御已经很不错了,这样才避免了一支支小队在孤立状态下被各个击破的结局。

    “这边的事情,已经及时汇报给村子了吗?”随后,羽生又这样问道。

    “已经汇报过了,前线遭到突袭的时候,我做出了第一次汇报,包括敌人数倍于我们的规模以及羽生大人在涡之国遭遇到了三代水影的事实;随后羽生大人返回之后,我进行了第二次汇报,告知村子这边的前线形势已经基本上重新稳住了;而在战斗结束之后,我第三次汇报了战斗的结果。”

    漩涡紫蔻显然非常明白木叶将他们这一大队人顶在海岸线上的目的和要求,所以在遭到这种重大变故的时候,她能非常及时且迅速的向着村子传递了情报……木叶无非是想让羽生这批人充当一双看向海面的眼睛而已,紫蔻当然会把眼睛看到的内容告知村子。

    比雾隐突袭了东线营地更为严肃的一个事实,是雾隐已经明确的表达了对木叶的敌意,它已经对木叶宣战。

    尽管木叶一直在竭力避免双线作战的境况,但在战争开始不久之后,这种糟糕的事情就发生了。

    而且事情似乎还能够再糟糕一些……如果北面的云隐也对木叶有所企图的话。

    木叶与火之国的外部作战环境,开始恶化了。

    “火影和木叶的高层肯定不想听到这样的消息,这等于在他们的脑门上敲了一记闷棍,并且随便嘲笑了整个木叶的智商……事实说明了他们先前的战略判断是严重错误的。

    如果我带到东线的忍者不是一百多人而是一千人的话,那么雾隐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敢这么仓促的就采取动作……”

    战略上的错误并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问题,它是一种整体上的东西,然而……错误就算错误。

    火影手里是有牌可打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大量的忍者都集中在村子里呢,但三代目有点扣扣索索的,总想节约兵力……这种“吝啬”,当然是导致现在的东线问题的原因之一。

    “羽生大人,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担心村子会因为这次战斗的失利而追究你的责任。”

    紫蔻一脸担忧,她的心思在某些方面还是比羽生细腻的,所以现在根本不是羽生能说风凉话的时候。

    “……”

    羽生想了想,如果上面的人真的心够黑的话,确实是能把他推出来当替罪羊的,毕竟他是指挥官,而现在战场上发生了巨大的失利。

    最高领导如果要保持他光明伟岸的形象的话,那是肯定不能犯错误的,所以错误都会被他的部下扛起来……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事态并不是我会不会被追究责任的主要因素,真正的主要因素是我这块‘筹码’究竟有多大的价值,所以……嗯,我还是信任三代火影的。”羽生这样回应着紫蔻的话。

    他不会天真到出于感情因素就信任木叶高层,然而他知道哪怕是最讨厌他的人,也需要权衡一下他这样的战力对于一场战争的作用的。

    其他高层姑且不论,仅就三代火影来说,他肯定是不想让羽生离心离德的。

    羽生始终不是什么土生土长的木叶人,他不是受不了委屈,但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去承受某些不该他承受的东西……他本就不是那种性格。

    他与千手的因缘,现在已经成了过去式,毕竟千手都隐没了,然而现在羽生控制着影流,某种意义上他是统合着漩涡一族的人,而漩涡一族是与九尾息息相关的……不要忘了,现在木叶有八只九尾,所以往后人柱力的处置是一项庞大的工程。

    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羽生卡在漩涡与木叶之间,有点像赚差价的中间商,对于木叶高层来说,最理想的状态自然是直属漩涡一族,让漩涡的忍者能够如臂指使。

    但要这么想的话,漩涡水户还活着呢,是不是要连同水户一起除掉?

    “不要想太多,”想了想之后,羽生觉得战斗这才刚结束,没必要着急担心分锅的事情,“这边发生的变故太大,稍后我肯定是要回到村子亲自去向火影解释这边的事情的。”

    如今东线的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羽生这个指挥官是有必要回一次木叶的……现在木叶总不能还在指望靠着这几十号人抵挡整个雾隐吧,那不是脑子进了恒河水么。

    而如果羽生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他往返木叶还是挺方便的。

    “接下来,这边稍稍收拾一下战场,回收我们牺牲的忍者的遗体之后,留下两三支以日向忍者为主体构成的侦查小队,监视雾隐会不会再度入侵,而我们剩下的人要后撤到足够安全的距离,直到村子决定派出援军为止。”

    谁都不知道雾隐会不会在短时间内进行第二次的侵入。

    羽生暂时怕了雾隐,所以决定退避三舍。

    毕竟雾隐人多……

    所以雾隐牛逼。

    ps:

    朋友们,接下来是双倍月票的时间,一张月票、两份快乐。

    所以是不是应该投了呢。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