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真的有间谍?

作品:《木叶之影流

    三代火影居然就这么同意了自己那个看起来有点不靠谱的“作战计划”?正常情况下他不应该指责自己不要异想天开、安心而稳妥的做好本职工作、没事多吃点药的吗?

    ……喔,感情羽生也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当羽生把自己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提交给了木叶之后,他很快的就得到了三代火影的反馈,而反馈回的内容有点让他出乎意料三代火影居然痛快的同意了他的计划。

    中间流程呢?

    这不应该是火影那边当场反对、苦心劝解,羽生这边认真扯皮、仔细诡辩,经过这样反复的拉锯之后,计划才能被通过的么?

    三代火影是变得魄力十足了,还是变得特别信任羽生了?

    这两方面好像都不太可能。

    然而三代火影的认可绝不是什么敷衍,因为羽生已经得到了通知,不久之后大名的宣战出使队伍就会经过自己掌握的这条东部战线……一切都是真格的,真到了羽生不太适应的程度。

    根本原因其实是在于关于继任者的问题上,三代火影还蛮“孤家寡人”的。

    两位顾问完全中立,而下一任火影的人选志村团藏必定不可能跟三代尿到一个壶里去……甚至他们已经到要比一比谁尿的更远的程度了。

    而羽生才能给三代火影足够的支持。

    不过羽生本人并没有太过深入考虑三代火影转变的原因,无论如何计划能够得到认可是一件好事。他只是着眼于现在的境况,稍稍考虑了一下要不要为使者们派遣一队忍者作为护卫。

    然而这个想法只是一过脑子,他就给否决掉了。

    本来人家身为一支普通的使者队伍,理论上是非常安全的,就算是对木叶恨之入骨的雾隐忍者,也不可能单纯的拿这种单纯的礼节性的普通人泄愤。

    那未免太low了,有失大国的气度。

    但如果派出忍者护卫小队跟他们一起行动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到时候雾隐搞不好就会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所以各干各的活,相互之间并不干扰,这就算对使者队伍最大的保护了……充其量前线这边会为使者们准备一条用来过海的、符合他们身份的船只。

    然后让他们自己使劲划就行了。

    派遣这种使者的目的,目的无外乎只有一句话而已,说的通俗一些◇零零看书网◆,即……

    “叶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如果在这种严肃的声明之下,雾隐还能无惧于木叶的恐吓,依然按照自己的步调不紧不慢的准备下一步的战争的话……

    那就再好不过了。

    雾隐大概是料想不到羽生的计划的大胆性的。人都是有着惯性思维的,谁又能想到在遭到了一次突袭之后,马上又会有第二次的突袭发生呢?

    现在羽生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稳住前线的局势;第二,等待宇智波绪山的消息。

    很快的,火之国的使者从东线阵线穿过,去往了水之国、将木叶对战争的决心传达了过去。

    而不出意料的,雾隐那边也并没有认怂,尽管大规模的攻势还没有准备好,但侦查部队之间的零星交战在战争宣言过后又变得频繁了起来……不同的是之前的这种战斗发生在火之国的土地上,而现在小范围交战的战场则是转移到了大海上。

    场地的变化给战斗带来的新的影响,那就是……谁更水,谁就能活的更长更久。

    …………

    不管怎么说,现在东线的局势变成了三代火影最期待看到的那种非常“稳定”的状态,在木叶与雾隐之间无碍于大局的零星交战不断持续之中,时间渐渐经过了一个月。

    身在雾隐的宇智波在这个期间并没有传递回什么重要消息,但是他肯定也没有暴露,否则羽生也是能够收到消息的他可是在对方身上放了一只蛞蝓的。

    宇智波绪山能够在雾隐潜伏下来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理论上来说,雾隐是个与宇智波有缘的地方,不要说藏几个月了,藏个几年都是有可能的。

    而就在这种看似平静的情形之下,有一天羽生突然收到了部下汇总上来的一条情报他们发现了营地里有一个行踪诡异的忍者,且深度怀疑对方是雾隐的间谍。

    而且应该是那种被刚刚转化成的间谍,因为那个忍者的技术非常不到位。

    一旦工作结束就立刻从工作地点撤走,或者藏进自己的帐篷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或者会时不时的窥视指挥部的情况,而且那位“间谍”特别在意羽生这个指挥官的活动。

    尽管间谍出身上没有什么疑点,而且理论上并没有与雾隐接触的机会,但这种动向太可疑了。

    营地对内的情报部门发现这种情况之后,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们直接把情报汇报给了羽生,将事情交由他定夺。

    羽生倒是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既然他能往雾隐派遣间谍的话,那雾隐也能够对木叶这边派遣间谍,忍者之间的战争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万幸的是自己这边的间谍被及时发现了,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已经没有机会造成重大泄密以及破坏了。

    羽生想了想,决定暂不打草惊蛇,然后他亲自去看了下那个间谍的情况搞不好可以用得上反间计呢,利用敌人的间谍向敌方传递错误情报也是一种很常规的做法。

    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他趁着对方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溜进了间谍的帐篷。

    帐篷里布置的非常生活化、又带着战前营地那种特有的凌乱感,羽生在进到这个帐篷里之后,瞬间就得到了两个方向的判断:要么对方是个一点反侦察能力都没有的菜鸡,要么对方是个技术特别精湛的高手。

    然而如果对方是个很有技术的间谍的话,又是怎么被轻易识破的?

    羽生先是记下了所有物品的位置,然后在这个帐篷之中细细搜索了起来。

    大部分都是非常正常的私人用品,这人真的是间谍?会不会搞错了?正当羽生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在一张简易木床与墙面之间的缝隙之中找到了一本笔记本。

    藏在这里的?或者是掉进缝隙之中的吧?

    羽生尽量不触碰任何多余物品,他站在了原地,然后翻开了那个笔记本。

    “那位大人告诉我,有些事情是只有通过人类的眼睛才能观察出来的,其他再聪慧的智慧种也有靠不住的时候,所以我被‘启用’了……”

    有点刺激的是,对方在第一页的第一句话就自爆了。

    “羽生大人是一个看起来即严肃又温和的人,稍稍观察之后我就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以至于我觉得他根本没有盯住的必要性……”

    “……”

    “我收回自己先前的判断,羽生大人并不严肃,甚至有点……那个词语不太好说,总之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装作认真工作,但其实只是在发呆,或者监督其他忍者工作。

    他生活上很随性,甚至有些不修边幅,说话有时候很精简,有时候又根本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或许足够足够亲近的人才能理解他的话。

    ……

    感觉羽生大人是一个非常需要照顾的人,否则的话他不足以维持作为总指挥官的……‘威严’。

    ……

    毫无疑问,负责更多具体事务的漩涡紫蔻大人正在支撑着他,既要忙于工作还要照料指挥官的私务……老实说,指挥官其实是个没必要存在的角色,他只是增加了实质上的副指挥官的工作量。

    他们彼此是非常熟悉的人,举止很默契,言谈也很轻松,但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情况。

    ……

    我感觉我的机密任务没什么意义,但也可能是因为我的观察不够细致与隐秘,或许我应该增加夜间活动的时间。

    但……能发现什么情况为好,还是什么都发现不了为好?我有些迷茫。”

    看到这里,羽生把笔记本一合,整个人往后面一歪,一下就躺到了“间谍”的简易木床上。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看下去了,而且……

    “就当没看见吧。”

    完全是白费心机。

    对方确实是一个间谍,而且还是一个女间谍,但羽生把间谍收集的“秘密情报”塞回了原来的位置,然后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个的全不靠谱,不管是间谍,还是木叶前线的反间谍体系,还是羽生这个指挥官本身。

    毕竟……

    在前线营地,只有很少数的人能够享受这种比较私密而宽松的单人居住空间。

    要么是羽生这样的有着比较高地位的人。

    要么是……医疗忍者那样的比较特殊的单位。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