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勇于承担责任的人(39/100)

作品:《木叶之影流

    云隐在木叶的行动,必定得到了来自于木叶内部的“情报支持”。

    不说别的,否则的话他们是如何精确的找到漩涡一族的聚居区,又如何那么准确的挑选动手目标的?

    所以间谍是肯定存在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间谍或者间谍们给揪出来。

    不过,就算现在漩涡一族失踪的这个孩子落入了潜伏在木叶的某位云隐间谍的手中,那对方也不可能立刻带着“任务品”离开这个村子。

    木叶的警备还没有松弛到那种程度。

    所以现在必须抓紧时间采取行动,越往后拖情况就会越发的不利,一旦对方觉得任务无法完成的话,为了保证自己能够继续潜伏,不排除他会采取杀人藏尸行为的可能性……或者说,到了那种地步的话,身为一个间谍,他是一定会那么做的。

    想到这里,羽生马上问道,“暗部的拷问与情报获取,什么时候能够完成。”

    “只说是尽快,我估计最迟不过超过明天。”辛仁说道。

    暗部的效率毋庸置疑,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调用山中一族的力量,然而这时候羽生还是稍稍有些后悔把人交给暗部了……俘虏到底还是在自己手里更方便处理。

    不过,万幸的是还留下了那么一个活口,不然的话线索就断了……如果这群云隐忍者在来到木叶的期间与间谍有过接触的话,那肯定是能够查得到踪迹的。

    “看来只能等暗部的消息了,只希望对方的动作能再快一点……我们这边也要继续搜索,最好能够找到那孩子,希望所谓的失踪只是个小小的误会。”

    羽生这样说道,他希望事情能够向好的方向发展,然而问题在于就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事情能反转过来。

    过于天真的期待只会落空,羽生本身就不是那种有强运的人,卡池全沉、抽奖全空,每每都能感受天台的风好大,就是羽生的真实写照……甚至就连他喜欢的人,都是一个逢赌必输的人。

    昨夜就是诸事不宜的一夜,一方面本来绝不能出问题的漩涡玖辛奈受了伤,一方面漩涡街区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一方面有人失踪了。

    所以云隐就是专门为了来给自己添乱的?什么仇什么怨啊,羽生扪心自问,也从来没把云隐怎么着过啊。

    要知道当时还是他出主意帮助三代雷影稳定住地位的呢,现在居然如此的恩将仇报?

    而羽生在考虑倒霉事项的时候,还是把最重要的一项给遗漏了。

    好在有人提醒了他。

    一名暗部忍者从远处快速奔跑而来,就在羽生下意识的怀疑“暗部的动作这么快?审问这就有了结果了?”的时候,只见那么暗部忍者来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说道

    “羽生大人,三代火影大人正在召集你。”

    “火影大人的召集?”

    羽生心说昨夜的事情暗部应该已经详细的对着火影进行了汇报才对,现在再召集自己还要做什么?

    “对,”暗部忍者四下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之后,才继续说道,“似乎是为了商议接下来木叶与云隐的关系变化的问题。”

    “……”

    好吧,羽生完全忘了这一茬。

    现在云隐派遣到木叶的使者队伍“全军覆没”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外交与政治事件,甚至它是有可能直接演化成军事冲突的。

    首先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自此之后木叶与云隐之间连明面上的“互信”都做不到了,同盟关系破裂是必然事件。

    尽管昨夜发生的事情是云隐先动的手,他们进入木叶本就企图不良、是为了掳走漩涡一族的族人,木叶这边只是被迫反击,然而那是死无对证的事情,就算木叶抓到的活口能做出一些说明,但那也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云隐可以说对方是遭到了木叶的控制才进行了伪证。

    这次事件之中,唯一能够证明的、称得上客观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云隐向着木叶派出了一队使者;第二,这队使者全都死在了木叶。

    至于中间的过程,那就是各说各有理的了,云隐似乎还总是习惯于倒打一耙呢。

    可无论如何,昨夜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当做开战的理由了。

    所以三代火影的召集就显得很重要了,这明显是要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云隐了。

    …………

    羽生来到了火影办公室之后,马上就看到了三个熟悉的面孔,这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好吧,自从回到了木叶之后,他好像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

    “羽生,昨夜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事情果然如同你预料的那样,云隐是为了漩涡一族而来的。

    尽管现在我们挫败了云隐的阴谋,但似乎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战争又要来临了。”

    三代火影也是觉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为什么木叶就是避免不了多线作战的命运呢?

    然而这件事其实与倒霉与否无关,火之国是在大陆中心自然环境与资源最丰沛的国家,地缘因素就决定了它四面皆敌的国家环境。

    “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我想暗部还没有来得及汇报……刚刚我们发现漩涡一族之中失踪了一个孩子,现在推测那个孩子很可能落到了云隐埋在木叶的间谍手中。

    所以现在有了两种情况,如果云隐能够得偿所愿的话,那么战争因素应该会被消弭掉,毕竟云隐来到木叶的目的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漩涡,他们对木叶的战争意图没那么强烈,要定性的话,昨夜他们的行为得算是偷而不是抢。

    第二,如果云隐得不到漩涡的话,那以他们不吃亏的作风来说,木叶与云隐的关系肯定会破裂了。”

    羽生为三代火影带来了最新的情报,且好像是给出了一个选择,然而……这种选择并不存在。

    三代火影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我们不可能放任云隐得到漩涡的力量,所以你说的第一种情况根本不存在。”

    第一,三代火影不可能让漩涡的力量流入云隐手中,第二,就算他有牺牲一个漩涡族人来避免战争的想法,那也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他必须要考虑漩涡水户以及眼前的这个羽生雨的态度。

    真以为羽生这货好搞么?他会轻易放任“自己人”牺牲?

    “那么可想而知,云隐接下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求木叶交出杀死使者的凶手,其实这里还有另一个避免战争的机会,那就是……把我交出去。

    把杀死使者说成我的私人行为,然后再把我交给云隐,想来他们肯定是乐得接受这个结果的。”羽生接着又提出了一个非常“中肯”的建议。

    两位顾问相视一眼,他们没想到羽生居然也有这样的牺牲精神,于是真的开始思考事情的可行性。

    然而这时候三代火影很严肃的用烟斗敲了敲桌子,然后说道,“无聊的试探就没必要了,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如何应对云隐的问题……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

    羽生只得耸了耸肩,没有继续纠结刚刚的话题。

    尽管他确实是在试探,然而,他的“建议”真的“无聊”么?

    日向也真够冤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