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后来被喂了狗(求月票)

作品:《木叶之影流

    “首先,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玖辛奈,你能同时使用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遁术么?”

    羽生搬过一张椅子,坐到了玖辛奈的身边,然后以一副下乡慰问退休老干部的基层领导的和蔼态度这样问道。

    在稍稍处理了宏观面上的大事与公事之后,他才有机会再次来到玖辛奈的身边,准备搞清楚有关于自己的一些“私事”……那么“绝密”的禁术,玖辛奈是如何学会、如何使用的,先前这事情可是毫无征兆的。

    羽生觉得这里面搞不好会有什么阴谋……是那种针对下一任人柱力的阴谋,有人或者有组织在企图用这种无声无息的方式摧残掉她。

    简直无情。

    好吧,就连羽生自己在想起自己的某些忍术来的时候,第一印象也不是它的威力与适用性,而是它给施术者带来的严重危害。

    “羽生大人,我不知道……我到现在也只会一种雷遁。”玖辛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显得有些羞愧,似乎她到了现在只会一种遁术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话在其他小学生听来会不会显得有些刺耳。

    不过这话里的意思是在说尽管玖辛奈能够使用羽生的术,但是她的起点和基础肯定是跟羽生不同的……她并不是羽生这样特殊的“多遁术复合型”忍者。

    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羽生的预料,但他多少还是有些期待落空的感觉。

    “以你的年纪来说,能够学会使用遁术已经是一件非常出人意料的事情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做不到这种事情。”

    首先这是有一种夸奖,其次羽生是在说屁话,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满世界流浪呢,连查克拉的查字都没有接触过,可不就是不会遁术么。

    “那你是怎么学会雷遁的,相较于其他遁术,雷遁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会给施术者带来一定身体负担的东西,所以正常来说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不应该过早接触它的。”羽生又问道。

    不论是羽生还是漩涡水户,都没有教过玖辛奈雷遁,羽生所教给玖辛奈的东西,更多的都是查克拉控制和身体运用之类的基础内容,到了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给玖辛奈吃过千手秘药,更不用说教她雷遁了。

    至于玖辛奈能够接触到的影流的其他忍者,更不可能乱教她东西——本身玖辛奈的教育就是非常重要、非常严谨的一件事情。

    忍者学校?也不可能,雷遁明显超出了木叶一小的教学大纲。再说了,忍者学校的老师里面有几个会雷遁的?

    就算打死羽生,他也想不到问题会出在自己的猫身上。

    “是……我自己看了羽生大人办公室里的修炼卷轴,然后按照上面的内容自己修炼的。”玖辛奈悄悄地偷瞄了羽生一眼,然后这样说道。

    看得出来,玖辛奈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

    然而这样的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羽生的眼睛。

    不过羽生自己是有些搞不清楚他办公室的书架上究竟搁没搁着那样的修炼卷轴的……就像有些人的书房里塞满了一书架的书的情况类似,那些书很有可能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显着好看的。

    羽生开始怀疑自己处理这些东西的态度是不是太不严谨了,好像有些东西是不能乱放的。

    “自学成才?很好,玖辛奈果然是一个有天分的忍者呢……那森闲绝冲呢,这个术除了我之外,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是不可能用的出来的,你是怎么使用的?”

    “原本我是学不会羽生大人的术的,不过之前水户大人把那个封印术教给了我,所以……”玖辛奈把自己能够使用森闲绝冲的原理告诉了羽生。

    她对这个术的“改造”,完全出乎了羽生的预料,把金刚封锁的锁链雷遁化,然后用以替代第二条经络?

    尽管查克拉锁链是有形有质的东西,但它本来就是从漩涡的体内延伸出来的,所以理论上是能塞回去的。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深度改造,而玖辛奈并不是大蛇丸。再考虑到她的年纪,羽生判断这绝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改造……所以他越发觉得这个事件里存在着阴谋。

    转瞬之间,羽生的思维就跑偏到了围绕着下一任人柱力身份木叶内部的斗争,然后预计到了看似平静的局面下的各种暗流涌动。

    羽生稍稍沉默下来,玖辛奈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更加忐忑。

    另一张病床上的波风水门,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他都把羽生与玖辛奈之间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然而……他肯定是听不懂的。

    玖辛奈使用了金刚封锁替代经络,不管替代品就是替代品,它并没有原生经络那么高的查克拉传导效率,“查克拉阻”太大,以术来传导查克拉和以经络来传导查克拉本质是不一样的。

    可能就是这种效率问题,导致了森闲绝冲的威力受到了限制。终究,其他人在使用羽生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术的时候,效果会打上很大折扣的。

    不过这是一件好事,如果玖辛奈之前使用的真的是全功率的森闲绝冲的话,以她现在的年龄和身体强度来说,那肯定不是在医院躺个两周就能解决的问题。

    它会是一种直接致命的冲击。

    “难以想象,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术能够被人学会,而且你还这么年轻……前天夜里,你甚至还用这个术保护了自己,几乎杀死了入侵到村子的敌人首领,等于小小年纪就保护了漩涡一族。”羽生摆出了一副特别欣慰、后继有人的态度,然后继续说道,“但是这个术并不是现在的你能够使用的术,它是一种禁术,你能懂么?”

    “知道,就是不能使用的术。”

    “对,在得到许可之前,你决不能再使用这个术。不只是这样,就连普通的雷遁,你在小学毕业之间也不能使用了……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是‘命令’,知道了吗玖辛奈?”

    “是,羽生大人,我之后绝不再使用禁术和雷遁了。”

    羽生的态度让玖辛奈明白了事情的严肃性,所以她立刻答应了下来。而羽生的夸奖与直接命令甚至让她有点欣喜,这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大人、是一个派的上用场的真正忍者了。

    “很好,这件事就到这里了。”

    羽生微笑着站起身来,然后摸了摸玖辛奈的脑袋,准备从这里离开……似乎这件事真的已经结束了。

    羽生大人,完成了调查。

    玖辛奈一边羞涩的低下头,一边暗中松了口气,她藏在棉被下的手,轻轻地按在了黑猫的背上……嗯,这就算度过危机了。

    “对了,还没问森闲绝冲是哪来的?”

    “阿?是猫姐姐从……”

    羽生突然的一句话,让心情松懈的玖辛奈把回答脱口而出,当她抬起头来、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她的表情,立刻变得很委屈了起来……不是说事情已经结束了么?

    羽生有时候是不太会和小孩子说话,但这一点与小孩子本来就特别好哄、特别好骗无关。

    略施小计之后,卑鄙无耻的大人就找到了事情的源头。

    智商有限的忍者之神在上,真正的“始作俑者”,居然是一只猫。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