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有一种躁动和呼唤(求订阅)(44/100)

作品:《木叶之影流

    “你看,尽管它看起来很凶,但其实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跟动物园或者马戏团里的那些‘猛兽’没有任何区别,虽然不能说它是外强中干,但现在它确实只能张牙舞爪。”

    一边这么解释着,羽生抬腿就要往九尾的爪子上踩。

    于是就见那个巨大的爪子,“抽溜”一下就缩了回去,羽生一脚踩了个空。

    但他也仅仅是踩出一片水花而已,并没有产生多么大的动静,显然这是在“轻拿轻放”,一点也不“凶残”——很明显,羽生这只是在戏耍和逗弄九尾。

    他耸了耸肩,然后转过头去对着玖辛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玖辛奈实在没忍住,笑了起来。

    因为确实很好像,反差太大了,九尾又大又凶残又有气势,然而它却有点怕羽生的“小脚一踩”。

    “羽生,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眼前!”

    封印造就的“铁栅栏”后面,先是影影幢幢,继而九尾的身形显露了出来,它一边说着,一边以一种异常愤怒的眼神盯上了羽生……不对,或者应该说它现在是在恼羞成怒?

    “不要这么说,九喇嘛,我是来跟你交朋友的……嗯,看来你的腿伤已经恢复了,这样我内心的愧疚就能少一点了。不愧是查克拉生物,自我修复能力是真的强。”羽生很是“熟络”的说道。

    九尾之前被羽生踢的翻折过去的前腿,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它刚刚用来拍羽生的就是那根爪子,不得不说这种恢复能力确实值得称道。

    所以说,羽生不要说踢断的仅仅是九尾的前腿,哪怕是它的后腿或者后腿中间的腿,都没有任何问题。

    “我的名字,你究竟是从哪里知道的?”

    被羽生不止一次的叫出了自己的真正名字,九尾此时的感受就跟被肥宅强吻过的美少女一样糟糕,然而它不得不压下自己的愤怒,因为九喇嘛试图搞清楚羽生究竟是怎么知道它的名字的。

    “九喇嘛?”玖辛奈跟着小声的重复道。

    “嗯,就是这只狐狸诞生的时候,它的主人给它取的名字。”羽生向着玖辛奈解释道,随后他才开始回答九尾的问题,“是八尾告诉我的,我跟八尾是挚友。”

    “……额……”九尾这时候居然在思考到底应不应该相信羽生的话。

    九只尾兽的名字,理论上只在尾兽群体之间流传,羽生确实是有可能从其他尾兽那里得知的九尾的名字,这是最合情合理的来源,然而其他尾兽会跟人类的关系那么要好吗?

    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有可能啊。

    “你看,它简简单单就被我骗了。”

    就在九尾努力思考的时候,羽生又对着玖辛奈这样说道。

    九尾此时甚至有些呆萌。

    但羽生的话再次让它狂暴、更加狂暴了起来。

    “我还能当着它的面,使用它的力量,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甚至能够使用九尾的查克拉来对付九尾,而它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我。”说着,羽生扬起一只手掌,然后来自湿骨林其他九尾个体的查克拉就这么洋溢了出来。

    “你只是个无耻的小偷。”

    “小偷?我至少也应该算个强盗才对吧。”

    羽生纠正了九尾的说法,很明显,他的形容更加精确一些。

    “玖辛奈,之后你也能够支配这样的力量,就像……水户大人一样。”羽生还在见缝插针的对玖辛奈进行着教育。

    这时候,被羽生气的头昏脑涨的九尾,这才意识到了他的身边还跟着另一个人。

    “小鬼,揭开这扇门上的封印,今后我可以把我的力量借给你……”

    九尾这可真是开始骗小孩了,然而它的技术真心不咋地。

    要知道玖辛奈可是从羽生这里得到了“锻炼”的人,她早已不会那么单纯的上当受骗了……放出九尾之后,玖辛奈还有“以后”么?

    所以她果断的摇了摇头。

    “你看,它很无力,刚刚其实它是在求你,只不过它一点也不懂礼貌而已。”

    羽生……真的是没有说话的必要。

    玖辛奈站在他的身后,这时候探出头来,望向了九尾的眼睛。

    她还是有点害怕,但并没有退缩,最终,她给自己鼓了把劲,然后学着羽生的语气说道,“下次请先学会讲礼貌,九喇嘛同学……”

    羽生愣了一下,然后赶着笑出声来。

    九尾这下终于被气疯了,它居然被一个小孩子轻视!这个孱弱的人柱力,不知道比漩涡水户弱到哪里去了,居然敢……

    还有羽生的嘲笑声!

    总之,它被气的哐哐砸墙。

    然而这有什么意义呢,除了制造了很多噪音之外?

    “八卦封印”没有因为九尾的奋力挣扎而动摇分毫,玖辛奈的查克拉也绝不像九尾想的那样无力。

    “我们走吧,看来这次交不成朋友了,九喇嘛太激动了。”

    通常情况下,与尾兽产生所谓“羁绊”的时候才能叫它的名字,因此羽生叫九尾名字的时候,哪怕语气再正,可总感觉带着嘲讽。

    而玖辛奈呢……她在跟着羽生学,也就是俗称的“不学好”。落到这俩人手里,九尾算是倒了血霉了。

    两人退开,不再理会九尾,然后开始脱离这个封印空间。

    而在他们离开之前,九尾突然恢复了冷静。

    它隐于黑暗,声音仿佛从无尽的混沌之中传了出来:

    “羽生,我不会忘了你对我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羽生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回应道,“我知道了,我等着你呢。”

    他根本不在意九尾的威胁。

    随后,两人的意识退出了封印空间。

    “玖辛奈,感觉怎么样?”

    羽生询问着玖辛奈对于初见九尾的感想。

    “……挺有意思的,羽生大人。”玖辛奈歪着头想了想之后,这样说道。

    现在她的精神状态可比刚刚好多了,而这一切都是拜被戏耍了一番的九尾所赐……经过这么一折腾之后,她已经不会再畏惧九尾了。

    没见羽生大人在戏耍着那只蠢狐狸玩吗?

    玖辛奈认为羽生是比九尾还要强的多的忍者,而这种强大能够保护着她、支撑着她。

    “是吧,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羽生跟着笑了笑说道。

    很明显,他的“损人利己式心理疗法”取得了重大疗效,这次之后,玖辛奈大概就能建立起对九尾的心理优势,也就不用太担心九尾的思想侵蚀问题了。

    …………

    两人离开了这个三层空间之后,羽生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样,人柱力的更替事件既定,长期呆在木叶的羽生,总算是完成了这个任务。

    这段时间,仿佛距离他非常遥远的战争,一下子又来到了他的身前,想想……羽生还觉得有点小激动。

    或许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