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三长两短

作品:《木叶之影流

    事情的反转,来的就是这么的突兀。明明是同样的攻击,三代风影前一次能把羽生打到重伤,然而后一刻反而是他的磁遁被抹消于无形。

    此时此刻,羽生的状态与查克拉强度跟刚刚已经判若两人了。

    三代风影当然不知道这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羽生是打了鸡血还是磕了激素?然而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他的敌人被强化了。

    在搞清楚羽生的状态、试探出他的强度之前,面对未知的力量,三代风影的举动当然应该更为保守一些……哪怕他前一刻的决定是积极进攻,但这并不妨碍他下一刻转头就跑。

    这不是逃跑,而是临时性的后撤,是准备远距离试探羽生状态的正确“策略”……如果有人质疑此时三代风影的举动的话,那他肯定会这么解释。

    羽生身上张扬的雷光,开始顺着漫天的雨幕蔓延开来,甚至使得他那半边天空看起来都遍布了如同蛛网般繁乱的银链他展开了反击,开始冲向三代风影那边。

    详细的克制与被克制的原理,此时羽生也无暇细想,反正他身上现在所携带的是自己有史以来最强的雷遁,而三代风影一直在使用磁遁,所以这还是得往电磁原理上靠。

    仙术给羽生带来的帮助,主要不是因为这种术本身的强度有多夸张,而是它对于身体素质的极限提升……其中对于羽生最有意义的,则是“抗性增益”。

    就如同先前他预料的一样,仙术果然能够解决他身上一直以来伴随着的侵蚀问题。

    在仙术的增益之下,羽生终于能够不再刻意的压制森闲绝冲的强度,不考虑身体的负担之后,相逆而动的雷遁在他体内肆意流转,在不停增强的加速力的作用之下、禁术不为禁术之后,它的全威力终于发挥了出来。

    或者像点燃的黑洞,或者像走向毁灭前最后一次爆发的巨恒星,总之,羽生身上洋溢着令人难以相信的毁灭性查克拉。

    铁砂之荆棘、森罗皆起,生生阻挠在了羽生的身前,它们遍及了前方的空间,将他与三代风影隔绝开来。

    但当羽生又靠近一步之后,在仙法雷遁的强大侵蚀力之下,钢铁丛林张开的范围有多大,那么下一刻羽生的雷遁侵染范围就有多大。

    更高强度的能量集中于羽生的掌心,在他笔直而超脱于视线捕捉能力的高速移动之中,刹那之间他就冲入了三代风影的防御网络。

    坚不可摧的铁砂战阵,仅仅在羽生的手掌挥动之下,即遭到了永久性的损毁,被他穿行而过的铁砂网络,就像是被高能高热的射线击穿的钢板一样,带着赤红的明艳颜色溶解开来。

    如同钢炉中的铁水,那些铁砂液态化、然后滴落下来。

    天空之中倾落下来的雨水,在落到了散发着高温的金属表明之后,紧跟着立刻汽化,然后又在稍稍离开金属表面后的大气之中冷凝,于是磅礴的雾气转瞬之间就再度覆盖住了双方交战的范围。

    然而这一次,优势可不在三代风影身上了。

    所以三代风影的防御网络到底起到了多少作用,拖延了多少时间?雨幕、大量挥散着的雾气以及高速穿行的身影混淆着人们的感官,此时谁也无法给出精确的数据,然而谁都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给出回答……微乎其微。

    三代风影结束了铁砂防御网的布置,随即羽生就径直的从那密集的防御阵之中冲了出来,再接着,白而浓重的雾气才在羽生的身后飘扬了起来。

    风影的视线试图定格在羽生的身上,然而超高的速度使得他的眼瞳在完成神经反射式的对焦之前,那道遍及白色雷光的身影就已经再次越进了一大段距离……风影的动态视力,此时显得异常不足。

    此时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两个错误,第一,不该这么执着于追击羽生,第二,没带上自己的索尼。

    羽生在冲破了三代风影的防御之后,一边延续着刚刚的冲势,同时双手结印,紧接着数道半透明的、难以察觉的“气刃”即被他向着某个方向丢了出去。

    仙法·风遁·天尾羽张之术。

    这本不是投射性质的忍术,然而,自然能量加持下的高密度仙术查克拉使得它具备了在被投掷、失去了羽生的亲自操控之中,依然拥有着“塑型性”的特质……这样的攻击仅仅是羽生的尝试,而得到的结果则称得上“果然如此”。

    天尾羽张刺破了雨幕,气刃上沾染的水汽让它仿若琉璃,而下一刻它就刺穿了数名岩隐忍者的身躯。

    敌人身上喷涌出的鲜血,让这一招失去了它伪装起的优雅。

    尽管羽生此时发挥出了巨大的实力,然而这只是他一时的尝试,毫无疑问他现在处于一种非常不安定的状态,所以他有些担心自己被困住……相比于三代风影,试图布置封锁结界的岩隐忍者,才是更应该先一步解决掉的目标。

    保证退路是个关键,基于这种构思,所以他们就被解决掉了。

    羽生以直线式的突袭抵近到了三代风影的身前,而这时候对方已经不能背身逃跑了……在速度劣势之下,那样的举动等同于自绝生路。

    所以一层又一层,近乎厚达一米的一面铁墙挡在了三代风影的身前。

    风影的决定非常正确,当羽生猝然击破这面防御障壁的时候,即是他进行反击的最佳时机!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铁壁依然立在那里,可羽生的身影却在侧面猛然出现了……羽生虽然看起来很莽,但也不至于莽到没脑子的程度,三代风影的防御又不是三百六十度的,能绕过的时候为什么不绕过呢?

    非得肉手打铁,除了帅,那难道不疼吗?

    好吧,确实不怎么疼,但没什么必要。

    面对着绕过来的羽生,三代风影惊诧莫名,仓促之间,他只能一手一脚抵在身前,试图挡住羽生的攻击!

    而他仅仅是触及到了羽生的身体,未见后者有什么特别的攻击,风影的手脚已经在能量的冲击下开始崩解。

    事实上,血肉之躯终究比不过钢铁。

    每逢大战,必有断手,这是这个世界的客观规律,只是没想到这次三代风影还饶上了一条腿……然而三代风影本就是这种性质的忍者,对于没法打破他的壳子的忍者来说,他无敌,而对于那些攻击力远远溢出他的防御水准的忍者来说,就能发现“最强风影”的战斗模式居然如此的单一!

    三代风影向后翻滚出去,羽生的单手接着对其探出,再往前几十厘米,他就能帮“最强风影”画上人生的圆满句号。

    可是就在这时候,这场战斗的性质又暴露了出来……这是在三人互斗,而不是两人对决。

    三代土影眼神也不怎么好,但是他能够判断出羽生出现的位置风影在哪里,羽生的落点就会在哪里。

    所以,当羽生一心要解决三代风影的时候,也正是三代土影想把这俩人一锅端掉的时候。

    一个巨大的、散发着白光的立方体,向着羽生与风影所在的位置,倾斜着砸了下来。

    尘遁·原界剥离之术……真的很牛逼,仅仅比较攻击属性的话,它依然比仙术状态下的羽生的雷遁要高。

    这种情况下,羽生只能身形暴退,躲开了这一记带着空间泯灭性质的攻击。

    但仙术提升的是羽生的综合能力,比如现在他能够轻松躲开三代土影满是蓄谋的攻击。

    等羽生退开之后,再看自己刚刚所处的位置,一个四四方方、规规矩矩的大坑就被刨了出来,周围的水体正在不断的灌入其中。

    怎么说,刨坑加水葬,风影死了吗?

    但羽生来不及观察风影的情况,三代土影就已经又冲着他飞了过来。

    三代土影的胳膊上缠绕着一圈岩石,然后对着羽生就是猛然一拳:土遁·超加重岩之术!

    用土遁对付雷遁?土影的思路很清奇,但也很奏效。

    羽生侧身闪过这一击,但土影这满含力量的一击使得他的立足点彻底崩解开来,以至于羽生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然后土影对着他又是一发尘遁。

    羽生勉强闪躲,但那尘遁最终还是贴着他的胳膊,削去了一大片血肉。

    被尘遁命中的感觉有些独特,羽生第一时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不过他自然不会干挨揍,只见他抬手,立刻还以雷光之刃。

    但三代土影似乎早有预料,他立刻进行了闪躲,然而就在此时,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了他的耳中。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往上飘。”

    对于会飞的人来说,天空反而会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土影会下意识的向上闪躲。

    而在那里,等待着他的是密集的攻击:

    仙法·水遁·千本天泣!

    一大片雨滴拉伸成了细长的水针,然后对着三代土影铺天盖地的攒射而去。

    这位老人家以自己的岩拳挡在身前,但依然有无数的水针击穿了他的身躯。

    鲜血即刻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羽生就要跃起,再为三代土影补上一刀,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趔趄一下,肩头又是一阵刺痛感。

    羽生单手撑住地面,稳住身形之后,他这才看到了自己遭遇了些什么……他肩头被一根铁矛刺穿了。

    羽生转过头去,视线定格在了一道身影之上。

    三代风影,居然没死,甚至进化成了铁拐李形态!

    此时风影的样子是有点惨的,他以铁砂凝成“拐杖”支撑着自己的身躯,他满身是血、闭着一只眼睛,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但他还是没死,甚至还有能力发动攻击。

    三代土影怎么回事,补刀都不会补刀吗?

    三人大战,打着打着,好像残了三人。

    就在羽生准备再次掉头向后、彻底解决三代风影的时候,突然,他身上的雷遁查克拉外衣猛地收缩了一下。

    然后退回了原本的水平。

    这是羽生第一次使用仙术,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的情况究竟够不够格称得上是“仙人模式”,因为他明白这不是一种安定的状态。

    再加上羽生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查克拉,所以他身上的自然能量很快就消耗殆尽了。

    第一次似乎都是这样,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就得结束掉。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