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逗号(51/100)

作品:《木叶之影流

    雨之国,木叶营地。

    羽生藏在自己那个小小的帐篷之中,此时他双手合十,正在进行着某种尝试……挂在脖子上的左臂能够辅助他完成这样的动作,真是可喜可贺。

    然而,在连续努力了三个小时之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训练,取得了一些成果。

    这些成果都能简称为毛的成果。

    “感觉怎么样?”

    一旁的纲手正在帮着羽生收拾东西,她把他的所有用品都分门别类的放进了一个双肩包里……这是她自己的背包,她的东西也放在了这里面。

    考虑到羽生现在不方便背东西,所以一切就交给她了,反正羽生的私物也少的可怜。

    “还是失败了。”羽生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可惜……不过你不要灰心,我听蛞蝓说过,那本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纲手对羽生进行了默默地鼓励。

    “我觉得蛞蝓肯定不是那么说的,不过……我并不觉得灰心,毕竟能够成功一次,就说明我没有器质性损伤,剩下的就是不断的练习摸索了,这种事情跟那种事情一样,可能努力很久都不见动静,也可能不经意一次摆正姿势,就当场中的了。”

    羽生反而觉得正常,他这种没有血脉优势的人,在练习仙术的时候可不就得这么一步一步的来吗。

    “你……你这人在胡说些什么?”纲手一开始听的连连点头,羽生确实就是这么个有毅力的人,然而她越听越觉得哪哪不对。

    “仙术啊,你以为呢……年纪轻轻,别老瞎想。”

    羽生站起身来,胡乱揉了揉纲手的头发,“收拾完了吧,准备走吧。”

    撩开帐篷,外面依旧是雨之国无止息的雨。

    “其实我并不讨厌这个国家的天气,哪怕它是这样的一成不变,然而连续的阴沉会让一切东西都散发出一种腐朽的味道,又酸又臭。”

    “我昨天洗过澡了啊……”

    “我知道,又没说你……”

    砂隐势力撤出雨之国,已经是两周前的事情了,随后在经过与三代火影的汇报与商议之后,木叶这边终于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砂隐既退,雨之国的战事已经没有必要维持下去了。

    现在雨之国的势力,只剩下了木叶与雨隐。雨隐会在砂隐撤离的时候帮忙站班,但形势明朗到目前这种程度之后,雨隐必不可能再用同样的态度来对待木叶……恰恰相反,此时雨隐半藏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地咬木叶一口,以证明他的雨之国并不是一个想来就能来,想走又能随意走脱的地方。

    木叶撤退是既定战略,反正又不能因为撤退过程之中遭到了重大损失就再度决定与雨隐开战……火影的命令、国家的意志本就不是那种能够朝令夕改的东西,而且更关键的是现在的战争环境、国际大势早已改变了,木叶不会做那种会让自己的力量持续性损失的决定。

    所以木叶这边只能花时间、分批次的撤离,后队拱卫前队,而除了撒出去的依然会待在雨之国的侦查小队之外,羽生他们是最后撤离的一批。

    羽生和纲手走出帐篷的时候,最后的大概三百名左右的忍者已经集结了起来。

    为了保障安全,最先撤离雨之国的是那些没有直接战斗力的医疗与后勤单位,而最后撤离的忍者们,则都是那些巨能打的……半藏想要来攻击的话,肯定会提到铁板。

    完成了集合之后,一部分人将不方便带离雨之国的各种物资堆砌起来、泼上火油,然后一把点燃。

    轻装简行,火之国家大业大,些许锅碗瓢盆,爷不要了by木叶。

    潮湿的环境与微弱的雨并不能阻挡火势的蔓延,当一切都熊熊燃烧起来的时候,营地的守护结界被打开,大量的木叶忍者排着队伍开始返回木叶。

    “忍者集群”,这样的词组听起来就显得有点呆,而亲眼所见的话……更呆,中学生做课间操吗?

    但是团藏大人就是这么安排的,有什么办法呢,他的风格就是如此带领最后一批人离开的,当然会是志村团藏,作为最高指挥官的他只能最后撤离。

    不过这只是“中央集群”而已,队伍很呆,但志村团藏肯定不至于犯蠢,大股部队自然是前有侦查、后有警戒、左右各有拱卫的。

    大量的四人小队都被撒了出去。

    羽生跟三忍组合,则吊在最后。这是时隔多年之后,这支临时小队的再度组合,而地点依然是雨之国。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已经跟当年不一样了……当年的三小只,那么可爱,而现在呢?

    除了纲手更可爱了之外,剩下的两人都会让羽生禁不住产生一种“丑拒”的感觉……小自来也的阳光帅气,小蛇丸的婴儿肥Q弹,都特么的喂了狗。

    现在这俩货,一个人高马大、肌肉隆起,能去砸更衣室的门;一个瘦骨嶙峋、脸色苍白,可以直接去演僵尸片。

    “羽生,为什么你的伤还没好?”

    更令人恼火的是,这次换自来也来问这个问题了。

    纲手侧着眼睛看向了羽生,意思是准备听听他接下来要怎么回答。

    “咳,其实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我想一直生病下去,这样就能够得到一某些人一直的照顾了。”

    羽生说的好,这是一种告白,也是一种“试图弥补”,更是一种求生欲的挣扎。

    答案……差强人意,于是纲手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羽生暗中松了口气,心说这下我的手可以康复了吧?

    “你这家伙……”自来也只感觉冷冷的冰狗在他的雨脸上胡乱的拍,但当他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大蛇丸打断了他。

    “羽生,你觉得山椒鱼半藏会出现吗?”

    看到没有,大蛇丸才是转移话题小能手,羽生的好朋友……仔细瞅瞅,他的僵尸脸还是蛮耐看的。

    “应该说半藏会不会进行追击并不是问题,身为雨隐首领,他不可能连样子都不做就直接放任木叶离开……要知道,木叶可是雨之国的侵入者。

    然而,问题在于半藏懂不懂见好就收。”羽生说道。

    队伍的规模摆在那里,所以行动起来并不算快,羽生估计差不多需要一日时间这批人才能离开雨之国。而这期间,足够半藏洞察八百回木叶的动向,并且策划八十回攻击了……他是雨隐首领,不可能对此一直沉默。

    追击木叶并不是军事诉求,而是政治诉求,半藏决定来追木叶是政治正确,不追就是错误,是屁股坐的有问题。

    似乎是为了佐证羽生的话,队伍出发两个小时之后,一个日向忍者从侧翼赶到了羽生等人身边。

    “羽生大人,各位,队伍后方有了动静,应该是雨隐的追击到了。”

    羽生只问了一句话,“半藏在吗?”

    “在的,查克拉特征完全符合。”日向的忍者回答道。

    “知道了。”

    羽生对着三人组偏了偏头,一队人的速度立刻就降了下去……半藏不动,他们也不会动,半藏出现了,那他们就要去干活了。

    …………

    半藏带着大概两百名雨隐“精锐忍者”飞快的沿着木叶大队的经过路线进行着追击,这种大规模移动的痕迹,不可能被掩盖掉,所以他们是一追一个准的……然而两百这个数字,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了。

    半藏没那么自大。

    当这群人追到了某个区域之后,相当突兀的、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大规模查克拉反应突然爆发了出来。

    “停!”

    半藏大声命令队伍停止下来。

    “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阵仗。”

    当周围单单的烟尘被连续的雨幕充数掉之后,就像一个巨大的舞台拉开了帷幕,生动的演出就此开始了只不过雨隐的人,大概不会喜欢这样的开幕式。

    所有人四面环视,然后令人惊恐的一幕发生了:挡在他们身前的,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蛞蝓,它体长至少有两百米开外。

    所以立在它旁边的二十米高的蛤蟆,显得是那样的“迷你”。

    但这些并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这群雨隐忍者的周围,嘶嘶的声响此起彼伏他们已经被一条条的巨蛇团团包围了起来。

    大蛇丸现在是九尾人柱力,缺查克拉是什么感觉?他体会不到了,而如果他愿意的话,是能够把整个龙地洞的通灵蛇都搬出来撑场面的。

    这里是巨大猛兽的乐园,而人类不过是一片片小小的点心而已。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半藏一样保持淡然,这一幕让很多雨隐忍者惊叫着跌坐在了泥泞的地面上……雨隐的精锐不是木叶的精锐,而哪怕是木叶的精锐,面对此情此景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羽生与纲手联合召唤出的大蛞蝓,轻轻向前挪动了一下,这片森林之中的巨木,就如春草一样被碾的凌乱不堪。

    一条蛇吐着信子,缓缓地向着半藏移动过来。

    “半、半藏大人……”

    有雨隐忍者颤抖着想要发动攻击,但本半藏伸手拦下了。

    果然,那条蛇过来之后,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向着半藏低下了脑袋。

    半藏想也不想,一脚踏了上去。

    巨蛇缓缓仰起,最终把半藏抬升到了跟羽生一样的高度。

    “先退岩隐,再退砂隐,三退木叶,雨隐的半藏,你的作为对雨之国以及雨隐来说已经堪称伟业了,而你的威名也开始慑服忍界,然而……凡事都是需要适可而止的,如果你要继续追击的话,那集合我们四人之力,哪怕拼个一死二伤,也要把你除去。”

    羽生的声音,在雨幕之中扩散开来。

    然而这话……半藏瞬间就懂了,这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他的部下们听的。

    “确实,就算是我,在对上木叶的羽生以及三忍的时候也不可能做到以一敌四,然而,你们给雨之国带来的伤痛,难道指望这一点的威吓就能一笔勾销吗?”

    “战争是每个人所厌恶的事情,然而战争又是每个人都知道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其中的因果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可现在和平的契机已经来临了,在和平之前,你还要拼上性命吗?

    战斗一旦开始,不管你是如何,但你的部下们肯定是撑不过一时片刻的。”

    羽生的话音未落,无数的巨蛇仰起身躯向内收拢,就像是食人花闭合的花瓣一样,而所有的雨隐忍者,已经成了它们的食物……这下,没几个雨隐忍者能站着的了,而能站着的人,又有几个人能克制住身体的颤抖呢?

    山椒鱼半藏,长久的沉默之后,这才满是艰难的说道,“我明白了,你们……我限你们六个小时之内退出雨之国,这是最后的时限。”

    说着,半藏满是“屈辱”的从那条蛇上一跃而下,这人很潇洒的单方面的结束了谈话。

    羽生只是笑了笑,下一秒,他们四人,包括这里的所有通灵物,都消失不见了,只给周围的森林留下了巨大的痕迹。

    “半藏大人……”

    “让木叶的人走吧,这次……我应该单独行动的。”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部下们拖了他的后腿。

    哼,三忍又如何,羽生又如何,我跟他们谈笑风生。

    …………

    “羽生,凭你的实力,解决半藏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吧?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是不难,但是……火影的命令是这样的,木叶高层严禁我对半藏出手。”

    “为什么?”

    “因为跟上次一样,火之国需要雨隐这样的屏障,而只有半藏才能统合雨隐,他一死指不定雨隐就分崩离析了,所以我非但不能杀他,还得帮忙吹捧他……是不是很滑稽,忍者为什么要搞政治呢?”

    “是……挺滑稽的。”

    “嗯,但是还是比不上你滑。”

    “……”

    回望群山翠色,雨幕如织,多少的鲜血也染◇零零看书网◆不红雨之国森然的丛林,所以流多少血,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半藏说的六小时之类的屁话,羽生一点都不在意,他可以再追一次试试。

    装逼上瘾?以一敌四?先打一打现在的大蛇丸试试吧。

    第一次有火影命令,第二次呢?

    傍晚时分,木叶的大队进入了火之国。

    再度回望那个方向,沉下的日光不禁让羽生眯了眯眼睛……

    生命是那么的渺小,以至于再多的鲜血也染不红大地。

    能染红大地的,唯有夕阳。

    木叶三十三年末。

    木叶西线大队,出雨之国入火之国,第二次忍界大战“无疾而终”。

    嗯……

    战争仅仅是被画上了一个逗号。

    Ps:大章,不拆了。

    (第四卷,卷尾)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