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突然的线索(53/100)

作品:《木叶之影流

    人们很容易忘记伤痛,然后空谈荣耀,认为自己在被迫的情况下丢弃了很多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若干年之后,千手势力的抬头自然有其必然性。

    然而,有一个非常单纯的问题摆在他们的面前,它会导致所谓的复兴根本不可能成功。

    当年千手一族选择隐退,是因为二代火影即死,整个千手一族在第一次忍界大战之中因为是“火影的一族”而非常激进,导致他们都要快被打没了,这样的“迫不得已”,使他们退隐了下去。

    这种理由摆在眼前,谁都能够理解,在见识到了千手为木叶付出的牺牲之后,谁都说不出二话来。

    然而现在呢?千手在木叶最惨的时候退下去,恢复元气之后又要卷土重来?

    搞笑呢,所谓的“恢复荣光”,只会让当时千手一族的隐退**的性质发生质变……千手如果想重返舞台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忘了当时这一族的惨状。

    他们只会记得当时候大家都很惨,都在咬牙坚持,然后千手在时局艰难的时候溜了,剩下的忍宗团结一致,将大战抗了过来,以至于现在的木叶依旧是最强的忍村。

    然后,千手准备再冒头?

    最难的时候你退了,大家表示理解;现在环境安全了,又想回来?理解你个mmp。

    不能共患难者,何以服众?

    千手再上台的话,等于自己泼自己脏水,让自己变得肮脏不堪……荣光?阴险小人哪有什么荣光。

    三筱当时做出那样的决定、整个千手一族一致认同的时候,他们早已绝了自己的后路。

    事实上,真正的千手硬骨头,早已在二代时期就死在了战场上,剩下的苟延残喘之人,又要找回森之千手的荣光,说什么胡话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并不难想到,然而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那些人,根本不会管这样的说话。

    千手啊,创立木叶的千手一族啊,现在准备复出的话,剩下的小忍宗们除了表示欢迎,还会有什么其他情绪吗?

    食大便了啊,“小忍宗”们才是支撑了木叶二十年的脊梁,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才是大忍宗,千手才是小忍宗……错了,千手根本不存在了。

    人心本就是如此,对于现在的木叶来说,死了的千手才是好千手,才是值得追忆的先烈之光……想要重返木叶的中心?所有人都会立刻翻脸。

    而且,人家翻脸的举动才是站住道理的做法。

    没见现在的纲手都是“医者圣手蛞蝓公主”,以及“三代目的弟子四代目的候选人”,最后才是“初代目的孙女”吗。

    至于“千手继承人”,那算个屁,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在意这种说法。

    就算羽生知道了这种事情,也只会觉得好笑而已,尽管他这个人不怎么懂政治,但他起码懂的什么叫做政治。

    政治……

    最起码有一点会叫做“人走茶凉”。

    绳树的某些说法肯定会让羽生觉得不愉快,然而……除了不愉快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了。

    羽生与旗木朔茂聊了一会,他警告旗木不要随便把小孩子带到工作场合来,否则的话就把这一对父子的六条腿全都给打折了……万一纲手见了母爱泛滥呢,这谁受得了。

    旗木朔茂则是点了点头,并且默默下定决心,以后没事就要把卡卡西带到这里来玩,他主要是为了坑羽生,但似乎忘了这也会坑到他自己的儿子。

    正在这时候,有人突然敲了一下羽生办公室的门,然后根本没有等里面的反应就二话不说先一步推门进来。

    她不是不礼貌,而是太熟悉了没必要那么礼貌。

    “羽生大人,我们发现了点特殊情况。”来到这间办公室里的,是个“大人物”……影流忍者漩涡玖辛奈,木叶一小毕业,现年12岁,中忍、最“正统”的九尾人柱力。

    一头红发,脸也不是之前那种可爱的圆了,而是美人胚子鹅蛋脸……玖辛奈已经有了几分青春靓丽的感觉了。

    然而羽生却不得不批评他,“玖辛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敲门等到许可然后才能进来,我的办公室可是整个影流最机要的地方,有保密级别的。”

    “可是紫蔻大人说你这里无所谓的啊。”

    “……¥@#,我的意思是说我的隐私权需要受到尊重。”

    “纲手大人又不是那么常来这里。”

    这孩子在瞎说什么?羽生没有听懂。

    玖辛奈也没有小时候可爱了,几年前这孩子特别乖巧听话,现在却变得“风风火火”了起来。而她好像根本等不及跟羽生细说,立刻就跑了过来拉着他往外走。

    搞什么鬼?

    旗木朔茂今天没有任务,左右无事,也跟在了羽生两人的身后。

    羽生不知道玖辛奈在搞什么名堂,不过被小女孩强拉着,他也不好挣脱。于是三人离开了影流基地,看方向这是要去往漩涡街区那边。

    “玖辛奈,我听说你已经通过了中忍考试,正式成为了中忍,并且还打算接下来继续参加上忍考试,准备在毕业当年实现三连跳?”一边走着,羽生这样随口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羽生大人?”

    看样子她确实有这样的打算。

    “延后,不暴露‘隐秘’的话,凭现在的你不可能通过上忍考试,而且……不要在十二岁升上忍,不吉利。”

    羽生话音落下之后,他和玖辛奈两人的视线特别一致的转到了旗木朔茂身上,这让旗木懵了一下。

    “你们看我干什么,这话题跟我有关系吗?”

    “不好意思,下意识反应。”

    “嗯,旗木大人,我跟着羽生大人的下意识反应做出了反应。”

    这爷俩还是一致对外的。

    至于上忍考试的安排方面,玖辛奈想也不想的就认可了羽生的决定,在这样的问题上,她依旧是特别听话的。

    “旗木,你知道吗,最近的上忍考试好像越来越水了。”

    “是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

    “你去做一次考官就知道了,这样下去上忍会变得越来越廉价……”

    一边先聊着,三人很快到达了漩涡街区,然后越过了这里,在更后面的一片荒凉的河滩边停了下来。

    此时,还有三位成年的漩涡忍者守在这里。

    他们见羽生到了之后,有人立刻上前。

    “羽生大人,我们在执行那个例行任务,然后……终于有所发现了。”

    那个漩涡忍者一边指着河滩上露出来的一件小东西,同时将一张照片塞到了羽生的手中。

    “这是……完全一致?能够确定吗?”

    羽生的双眼,慢慢睁大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