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两个人

作品:《木叶之影流

    “鹿岛,今天好像比以往稍稍晚了一些。”

    曾经登场过的那个花店的门口,曾经是个少女、但现在眉角已经带上了一点点皱纹的女店主向着过来送货的人这样说道。

    不过这仅仅是在随口闲聊而已,并不是在抱怨或者责备对方的“迟到”。

    “抱歉,大姐,今天是我一个人过来的。”

    一边表达着歉意,名为鹿岛的人很利索的把身后板车上还剩一半、带着泥土的各类鲜花以及花骨朵帮忙搬进了花店之中。

    女店主也跟着挽起了衣袖,一起开始了搬运。

    “你不是有一匹马吗,这次怎么换成自己拉车了?”

    双方之间似乎很是熟悉,女店主跟鹿岛这样闲聊着。

    “嗯,因为那匹马刚刚生了小马驹,而我女儿很喜欢那匹小马,说是这么快就让母马跟小马分开很可怜,所以我就暂时把马留在家里了……等过个几天在说。”鹿岛笑着说道。

    他笑容干净而纯朴,再配上周正的五官,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应该说,他此时的表情大概得算得上标准的“幸福的模样”了。

    “你未免太宠爱女儿了吧。”这说法让女店主摇了摇头。

    说起【零零看书网.】来,底层的劳动人民往往都会特别爱惜自家的大牲口,然而“鹿岛拉车、马休息”的理由,好像跟爱惜畜力无关。

    “没办法,那孩子是在太可爱了。”

    鹿岛是很爱惜自己的女儿。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虽然那孩子确实很可爱。”

    说着,女店主也跟着笑了起来。

    “对了,鹿岛,你现在也开始给另外三家店供货了吗?”

    “嗯,大姐,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果然大姐还是不太喜欢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好事,我很为你们高兴,这样你家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的……如果村子里的所有花店都从你这里供货才是好事呢,记得到时候给我家的定价低一些,给其他家的价格定越高越好。”

    “那是当然的,大姐,但别家也不能太高,不然我会挨打的。”鹿岛说道。

    这样的对话,当然只是玩笑了。

    很快的,两人就把板车上的货物全都搬进了店里。

    “要休息一下吗,鹿岛。”

    “不了,家里叮嘱我要尽快回去,听说最近村子里出了些事情,什么事情我不懂,但是确实感觉这段时间村子里的气氛确实有些紧张……所以我不能在外面停留太久,大姐也要小心一些。”说起这些,鹿岛的脸色变得严肃了一些,眼神之中难免有些忧色。

    “嗯,最近确实有点怪,应该是忍者们之间的事情吧……希望不会是什么大事。”

    木叶紧绷的气氛,就连普通人都能察觉的一清二楚。

    送完了货之后,鹿岛先是扫净了板车上的泥土,又帮店主打扫干净了门口,接着向着对方打了声招呼之后,这才拉着那辆板车离开了。

    女店主对着鹿岛摆了摆手,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的说道,“真是个幸福的家伙。”

    说罢,她收回目光,把今天的进货种类和数量详细的记录在了一个账本上。

    鹿岛不过是个耕植花圃的普通人,女店主也不过是个花店的老板,然而这些普通的人再加上琐碎的事情,才是生活的本质。有小小的坎坷,也有小小的幸福。

    这时候,东边的天光才将将亮起。

    …………

    羽生遭遇到的刺杀,过程看起来是有些搞笑的,普通的忍者很难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至今为止,对羽生刺杀最有成效的人是第三代的水影,然而那个阿若跟水影之间不存在什么可比性。

    只不过不管过程是如何,可这件事的性质是非常严肃的。

    三代火影得知了有一部分曾经的千手一族蠢蠢欲动的消息,事关村子的内部安定,他当然对此异常的重视。

    所以这段时间,木叶的警备是相当完备的。

    羽生击杀刺客的行为完全没什么好说的,性质是正当防卫、反恐以及保护木叶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一般忍者与平民会把这件事当做一次孤立与偶然的**,“不自量力的刺客试图刺杀木叶的羽生大人”,这会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至于了解事实的人……大概只会希望事情会到此为止。

    纲手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之后,自然是非常惊讶的,阿若是被她以“柔和可信”的基准选出来照顾绳树的,因为战争期间身在战场的她无法照顾年幼的弟弟。

    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意味着阿若的身份并不简单……羽生对于阿若的认知,纲手对于阿若的认知,以及阿若的实际情况,中间是存在偏差的,不同角度的信息太过孤立。

    随后,纲手亲自向着绳树说明了阿若身上发生的事情,在前因后果一清二楚之下,绳树似乎只能沉默……最近以来,绳树被盯的很紧,而他好像突然懂事了很多,对于阿若的死没有任何过激的表现,只是每天都会去一趟对方的墓地。

    能被好好地埋掉,已经算是一个刺客的最好结局了,而且她绝不可能与为村子牺牲掉的忍者埋在一个墓园之中。

    暗部没有从阿若身上获取到任何有意义的情报,她大脑中的记忆被篡改、删除的非常严重。

    千手隐退之后,村子里已经没有了对于他们身份的记录资料,当时因为政治因素,三代火影只能认可这种“全身而退”的做法。

    因此千手等于彻底的融入了木叶之中,如果他们不冒头的话,是很难将其一一查出的……做这样的追查,非常花费时间。

    就算查出了有人是曾经的千手,可又该怎么判断对方是安心过日子的人,还是蠢蠢欲动的人?这个节骨眼上强行搜记忆?那只会逼迫所有的千手都变得激进起来。

    所以现在木叶只能以警戒为主,有点类似警戒宇智波叛乱的情况,不过两者又不特别相似。

    绳树这天也按时去往了阿若的墓地前,而就在这个时候,绳树同时敲响了地下深处的那间实验室的大门。

    并不是分身以及幻术,那样的把戏根本瞒不过暗部的眼睛事实的情况是,现在的木叶有着两位“绳树”。

    无人能够察觉这种现象是怎么发生的,就连纲手都无从察觉两个弟弟之间的区别。

    大蛇丸对于绳树的出现显得有些惊讶,他知道对方肯定会来这里,然而却不知道对方如何能这样来到这里。

    “真不愧是千手,看来还留着完全不为人知的花招呢。”

    然而……

    这真的是千手的花招吗?

    PS:

    推荐一本书↓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