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饱受压迫的人和人们(上)(求月票)(65/100)

作品:《木叶之影流

    应该说,忍者之间的“传道授业”并没有什么严苛的门户之见,我的徒弟和你的徒弟是一个徒弟,这完全没什么问题,也没什么矛盾。

    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三代目猿飞日斩,他得算是初代和二代共同教育的结果。堂堂初代和弟弟的二代,居然交出这么个……额,不好说。

    所以旗木朔茂和自来也都很喜欢波风水门,这也没什么问题,两个大男人喜欢一个小孩子甚至不干扰另外的小女孩喜欢他。

    旗木朔茂是那种一把刀从头砍到尾的忍者,至于自来也,则应该是最典型的综合型忍者,忍术、体术乃至幻术,他各方面都非常均衡、非常全面,没什么短板。

    尤其是忍术方面,自来也格外凸出……他除了雷遁之外,什么都会,而且和羽生一样正在进行着艰苦卓绝的仙术修行。

    过几年他也能初步掌握仙人模式,并且进一步掌握阴、阳两种属性的查克拉。

    而旗木朔茂呢,除了雷遁之外,羽生就没见他使用过其他的遁术……反正他也不需要。

    坦白来说,自来也更能决定波风水门的上限,毕竟仙术这种东西太超规格了。而且理论上说,自来也这条脉络上延伸出的弟子,才更有可能成为火影的继任者。

    政治资源的倾斜,自来也跟一般忍者是截然不同的……甚至羽生也会被归类到“一般忍者”的行列。

    至于旗木,则能够让水门以最短的时间跻身一流忍者,成为木叶的一把尖刀。

    水门很有天赋,在旗木朔茂的引领之下,他很快就能走上正规、系统、全方位的砍人之路。

    所以两位白发忍者,可谓是优势互补、取长补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唯一的问题在于自来也上来就窜登水门学习飞雷神,这是羽生事先想不到的。尽管水门最终掌握了飞雷神,而且在二代原本的术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和优化,但谁知道他究竟用了多长时间才学会这个忍术的。

    这种高风险性的忍术,上来就实际操作,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幸亏这种事情没有让行事一向稳妥的羽生看到,否则的话他肯定会按着自来也一通爆锤。

    …………

    这个时间点,羽生已经结束了一天的修行,从训练场返回了家中。

    踩着螺旋形的厚重实木阶梯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不一会的工夫羽生就走上了位于大树中段的树屋。

    这时候,蛞蝓依然趴在他的肩膀上。

    完成了训练的一天,当然是充实且满足的一天,但当羽生开门的时候却显得小心翼翼、鬼鬼祟祟、心虚。

    在湿骨林这种地方,家门当然不用上锁,但羽生进门的时候就跟个贼似的。

    好在家里没人,羽生这才算松了口气,迈步走进了屋子之中。

    他当先看到了摆在餐桌上的精致漆器餐盒,这代表着纲手已经来过了,她把晚餐放在了这里,不过羽生没有动这个,他先是去往二楼看了一眼,发现纲手确实已经离开了之后,这才彻底松懈下来。

    “羽生大人,虽然你的感知能力不强,但我知道你是能感知到近距离的状况的……既然早就能确定纲手大人不在这里了,你为什么还要再这样确认一遍?”蛞蝓被羽生的一系列动作搞的莫名其妙的。

    “你不懂,有些事是必须亲眼确认才可以的。”

    羽生一边说着,一边把蛞蝓搁在了桌子上,接着他去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回来抱着餐盒来到了外面的平台上。

    使用结界隔绝了外面的湿热之后,傍晚时分在这里能够感受到一丝清凉的风,羽生往边缘一坐、双腿荡在外面,接着把手里的餐盒放在了自己的手边。

    揭开餐盒的第一层,羽生发现自己今天的晚餐居然是高档寿司,然后……他哭了。

    因为延续下来的习惯,其实羽生一点也不喜欢冷餐,也吃不习惯冷餐,然而架不住他已经吃了好长时间冷饭团了,今天终于换了别的,这是让人非常高兴的。

    而且不管是什么肉,总之他见到肉了。

    难道有新的任务金到账了?家里有了现金流?

    再揭开食盒的第二层,嗯,里面居然有汤。

    肯定只能是汤,羽生也只承认那是汤,最多……也不过只是很有“营养价值”的汤。

    但蛞蝓好像有点不给面子,它在食盒外面爬了一圈,然后开口说道,“羽生大人,治腰痛的?”

    羽生,“……”

    大概不是,但性质差不多。

    见羽生不说话,蛞蝓又继续说道,“羽生大人,我对你自己说的被动和被迫的立场表示怀疑,在我看来,明明是你……”

    “蛞蝓,你果然窥探了我的生活。”

    “并没有,我只是在合理推测。”

    好吧,羽生信了。

    有什么好说的,整个湿骨林都是蛞蝓的地盘,它无处不在。

    这时候,只见羽生露出了一副满是沧桑的脸,接着他把视线望向了远边月亮露出来的新芽。

    稍稍过了一会之后,他才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本来稍微折腾折腾,即是应尽义务也能收获快乐,接着我就可以休息了。

    但这时候有人咯咯直乐,然后说‘羽生,真没用’或者说‘羽生,不大行’之类的话,那我是不是就得整夜不能睡了?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

    “羽生大人,我不太懂。”

    这个问题,以及羽生前后行为之间的隐含因果逻辑关系都是比较高深的,所以蛞蝓并不懂。

    “所以你为什么要研究这个,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一下‘仙人模式’修行方面的话题更加合适。”

    “好像……是的……”

    …………

    雷之国。

    就在羽生跟蛞蝓讨论这“仙人模式”或者“繁衍模式”的话题的时候,有两个忍者走出了云隐村。

    这是两个两米高的彪形大汉,而且每个人都身材格外壮硕。

    本来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在云隐,这种类型的忍者大有人在。

    然而关键是其中一个并不是云隐的忍者,甚至他代表的一方还是云隐的世仇,但现在他却跟云隐站在了一起。

    尽管两个忍者在彼此防备,但此时他们终究是在一起行动的。

    这两个人分别是岩隐的三代土影“两天秤”大野木之子、实力派上忍黄土……所以为什么不到一米五的父亲能生出两米二的儿子来?

    别问,问就是返祖。

    以及尽管没有标注什么特别身份,但已经先一步得到了“艾”的名号的一位云隐忍者。在云隐,这样的名号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它意味着这个忍者已经被既定为了下一任雷影。

    甚至目前为止、乃至将来,只要他不死,那他就是下一代雷影的唯一人选。

    艾的额头上有一道从右到左斜切过的伤痕,只不过它被隐藏在了护额下面,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接下来往西南边去吗?”艾对着黄土问道。

    “嗯,绕过火之国,向那边穿插,尽量不要把行踪暴露给木叶。”黄土说道。

    “哼,只希望就跟我们对待你一样,那边不会直接向我们发动攻击……”

    就算砂隐向这两个人发动攻击,以他们的实力也是能够退走的,大概唯一的遗憾就是他们达成的共识未竟、准备实施的计划不能成功这件事了。

    感谢打磨z的20000起点币、有木兮木有的10000起点币打赏。

    感谢梦石is的5000起点币、残缺骑士的1500起点币、u暮的1000起点币打赏。

    感谢书友160221200235774、酱哥哥、我的赞歌、听得进去算我输、书友20170704091630138、星空物语666的打赏。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