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断弦、破锣、响鼓

作品:《木叶之影流

    一头扎进了敌人的战斗集群之中的行为,意味着四面八方全是危机。

    但羽生的心态依旧很稳,心态稳也就意味着他人很稳,这得真的算是“不动如山”了。

    只见他右脚轻轻往前一踢,随着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前面一个试图抬腿的雾隐忍者想抬起的那条腿就这样应声而断,猝然的剧痛与身体一瞬间的失衡使得敌人立刻半跪了下去。

    接着羽生羽生前踏一步,踩在了那个人曲起的膝盖上,于是羽生整个人就被垫高了起来。

    但羽生来不及结束这个敌人的生命,仓促之间已经有另外的数人向着他袭杀了过来。

    因为羽生正在遭到围攻,战斗的场面有些混乱,然而实际上在这种混乱之中只有他自己保持着一贯的战斗节奏。因此,敌人虽然层层叠叠,但是如果有围观的人的话,还是能够一眼就能看到战斗的中心在哪里、在谁的身上的。

    蜂拥而来的雾隐忍者,狂放如潮,羽生兀自立在原地,坚如城壁。

    他左手手臂向后,手腕微弯、五指一探,刚好抓住了身后敌人刺过来的小臂。

    对方的手掌之中握住一支闪烁着森森寒光的苦无。

    羽生左手往自己的左前方轻轻一拉,接着身体微微旋转,于是敌人的身体随着他的牵引失去了平衡。

    羽生的后背跟敌人贴在一起,接着他右臂向后弯去,绕过敌人的左肩,握在了自己腰间的刀柄上。

    纤薄细长又锋利无双的长刀就这样被他提了起来,然后他左臂继续往前拉,敌人的身躯紧跟着又矮了几寸。

    于是带着森森然寒气的冰凉金属就这样贴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羽生的右手一边稍稍往自己的身前拉,伴随着轻轻地摩擦,一边又将长刀重新送回了刀鞘之中。

    就像裁纸刀下的一张白纸一样,这一刻,有什么很容易被切开的东西就这么被切开了。

    锋刃出鞘然后归鞘,前后只在转瞬之间,只不过刀锋上的寒光上染上了一抹殷红,说不好这使得羽生手中的名器光芒更内敛了,还是更妖异了。

    不同于刚刚被强硬的往下压,现在这个敌人的身躯已经无力的塌了下去,羽生捏着对方的小臂继续用力,抡着敌人的身躯划过了半个圆圈,横扫开了自己身体左侧敌人的同时,把他们一起砸了出去。

    紧接着羽生才有时间处理他身前的那个敌人,只见他轻轻抬起右脚,然后狠狠踏下,于是半跪着的敌人就彻底仰面栽倒,随后羽生的右脚复又踩在了对方的脖子上,接着脚尖一旋一拧……

    尽管他看起来◇零零看书网◆就像是玩泥巴的小朋友一样,整个人随意的跺了两脚,但这并不复杂的动作造成的场面其实还是有些血腥的,大致上到了不打马赛克根本没法看的程度。

    羽生虽然遭到了围攻,但实际能够同时接触到他的敌人还是相当有限的,更多的人只是在稍稍外围围成个圈,而随着战斗的进行,渐渐地,羽生身边好像有些空旷了。

    雾隐忍者往前“增补”的速度好像慢了下来……这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它写作“替补”,读作“送命”。

    没有达到一定水准的忍者,硬往羽生身边凑一点意义都没有,为了证明自己有一腔热血,然后就要把这“一腔热血”用偏物理的方式直接抛洒出来吗?那可太有个性了。

    敌人自然也察觉了这一点,现在的羽生跟他们记忆中的羽生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好像有点不一样。

    这些年雾隐在闭关修行,可羽生也没有活到狗身上去。

    所以,有些实力的雾隐忍者出手了。

    羽生只觉得自己的脚下猛然爆发出了一阵庞大的查克拉,在自己细微的感知能力的提醒下,他的身体从刚刚站着的位置往一侧移动了一个身位,然后只见一个白中带透的巨大尖刺就这么从地面之下猛地窜出。

    羽生没有被这样的招式击中,但踩在尖刺侧面的他,身躯还是被这不断隆起的锥形立柱带到了半空中。

    脚下传来的凉意,尖刺周围散发出的雾霭,一瞬间就让羽生明白了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对手。

    “冰遁……吗?”

    被冰锥送到高处的羽生,凭借着开阔的俯视视野,一瞬间就锁定了发动攻击的敌人所在的位置。

    强烈的查克拉从羽生脚下爆发,紧接着他的身体被弹飞出去,径直冲向了那个敌人所在的位置。

    同时他手中的印也准备好了。

    水遁·水龙弹。

    滂沱的水势凝聚而成的水龙,先于羽生高速移动的身躯击打向了那一片的雾隐忍者,不过羽生并不指望这一招的杀伤效果,他只是希望水龙弹能够帮忙清个场而已。

    不过,一面冰墙猛然出现在了水龙的正前方,它挡住了水龙弹的大部分冲势,同时那个冰遁忍者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柱,将他的身躯抬升了数米,这就完美的躲过了羽生的水遁冲击。

    带着疾速的羽生,重重的踏足在了那个冰柱之上。

    “摆擂台?”

    别说,还真有点像。

    “你的实力确实强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但是……你未免过于自信了。”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结印。

    这个敌人很符合羽生对于冰遁血继限界忍者的印象,长发飘飘、身形修长纤细、面容清俊胸部扁平分不清男女。

    而羽生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有一面面悬浮在空中的冰镜把这个“擂台”给围了起来。

    “冰遁秘术·魔镜冰晶,只要把你困住,那木叶重新集结起来的营地就能被我们轻易的再次冲垮。”随后,冰遁忍者已经融入了镜面之中。

    这个计划好像还不错,冰遁造就的冰镜好像并不是那种容易破坏的东西,敌人确实制造了一个囚禁住羽生的“牢笼”,不过……且不说这东西能不能被打破,雾隐对羽生的企图已经不知不觉自动后退了一步。

    最开始的时候不是要把他“挫骨扬灰”么,现在怎么改成“困住”了?

    对于敌人的说法,羽生只是笑笑,没有回话。

    有破绽!

    冰遁忍者肯定是个有理想有目标的忍者,他其实也不满足仅仅困住羽生,那样太被动了,羽生迟早会有脱困的时候,所以,当羽生背对着他的本体的时候,他整个人就从镜面之中探了出来,接着从斜上方无声无息的疾速而下,企图完成一次精彩绝伦的刺杀。

    然而……

    更为猛烈的湛蓝色雷遁从羽生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迅速转身,抢在敌人发动攻击之前,身体往旁边一侧,接着在这个敌人的身影越过自己身侧的时候,右手快如闪电的探出,一下握住了对方纤细的脖子。

    他掌心亮起明艳刺眼的光,强大的雷遁通过了对方的身躯,在无可阻拦的侵害之下,对方连自己查克拉都难以调动了。

    更不用说发动利用镜面而随意完成“虚实转化”的术了。

    在雷遁作用之下,羽生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速度,他将敌人斜冲下的身影拉成了横移,连带着对方一起化作了一道流光。

    然后……

    砰!

    羽生按住对方的脑袋,死磕在了一面立起的冰镜上。

    确实很硬,这震动都让羽生自己的手掌一阵发麻。

    砰!

    然后是第二下。

    砰!

    然后是第三下。

    “目前为止,我好像还没有到过度自信的程度。”

    羽生松手,敌人扑街,冰镜开始消融。

    这个敌人有些实力,但好像还是不太够。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