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你说咋办

作品:《木叶之影流

    “看到了吗?”

    “嗯,太……难以置信了,三代雷影那种强大的忍者,怎么可能会被如此简单的解决掉?不应该,太不应该,这不符合常识。”

    “然而这就是事实。短短几年经过,没想到那个木叶忍者的实力已经增长到了这种程度,瞬杀雷影,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能相信这种事情?”

    “在雨隐战场上的时候,他就能与三代目和风影交锋了……”

    “但是先平雾隐、再杀雷影,这种程度已经不在普通忍者的领域内了……三代目能够对付的了他吗?”

    “……”

    “无论如何,先把雷影阵亡的情报带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由三代目判断了……相比于这场冲突的胜败,我个人觉得有关于羽生雨的情报更重要一些。”

    木叶与云隐的战争仍然在继续着,或者说此时双方大规模的交战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于旁观者来说,他们已经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这场战争其实在雷影倒下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

    这种看法其实没什么错,双方确实胜负已分,只不过现在正在走流程而已。

    在战场的外围,远远地看到了事情经过的两个来自于岩隐的侦查忍者,此时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等待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呈现出来,而是先一步把三代雷影身死的消息传递回去。

    战争过程之中,一个影的阵亡尽管罕见,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三代火影就是如此,然而三代雷影死的方式还是太让人觉得震撼了。

    “嗯,我们把情报带回去……说实话,我连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下去了。”

    侦查忍者就是侦查忍者,尽管相当一部分侦查忍者很能打,但也有另一部分侦查忍者几乎只有侦查职能,他们在战斗能力方面反而很是欠缺,所以这片战场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

    确切的说,应该是有羽生存在的战场太危险了。

    三代雷影身死的重要消息当然必须要由侦查忍者们亲自带回去,而且相比于身死的结果,雷影战死的过程才是必须要进行描述的情况,否则的话这条情报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这样的消息带回岩隐营地之后,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做,就要交由三代土影来判断了。

    岩隐侦查忍者的事情羽生暂时并不知道,不过这种情况他是肯定是有所预料到的……一直企图做“渔翁”的岩隐,怎么可能不关注木叶与云隐之间的战况。

    岩隐会往这边塞侦查忍者属于正常现象,他们如果对这面战场不闻不问才是铁脑瘫……对方一直在“隔岸观火”,选择着属于自己的合适战机。

    …………

    战场这边,黑猫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大小,它现在被玖辛奈抱在怀里、仍旧在被清理着皮毛。

    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羽生的立足点应该是作为攻方的木叶的心腹地带了,但就算在这周围,也时不时的会有战斗发生。

    但羽生却依旧很平静,周围的木叶忍者怎么可能让云隐臭番薯烂鸟蛋进攻到他的身边。

    “幸平,你觉得这个该怎么处理?”

    无视了正在进行的战斗,羽生指着三代雷影的尸体对着猿飞幸平问道。

    此时卡卡西已经把雷影的脑袋捡了回来,他正小心翼翼的试图把它安放回去,但连续试了几次之后,他都没有成功……雷影脖子部位的身体构造被破怀的太严重了,这种情况下难道还指望像堆积木一样把脑袋放回去吗?

    摆弄了一会之后,卡卡西失去了耐心,最终他直接把那个脑袋塞进了雷影怀里,让对方自己抱着自己的脑袋。

    老实说,这场景即充满了童真童趣,又显得非常诡异……搁这玩足球呢?

    “羽生大人,我觉得没什么关系,尽管这是三代雷影,但它现在也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羽生大人的作为,我非常感念,但一具尸体真的无关痛痒。

    如果村子需要的话,那就把雷影的遗体留下;如果村子不需要的话,把雷影的尸体还回去也可以。”猿飞幸平很是平静的说道。

    重要的是羽生击杀了三代雷影之中结果,至于留下的尸体……何必在意。

    是的,那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尽管从身为人子的角度上来说,三代雷影是猿飞幸平的仇人,然而既然对方已经死了的话,他总不至于还要干出什么泄愤的事情来。

    他是真的不在意这具尸体。这跟“妇人之仁“肯定无关,仅仅是单纯的是非观念、眼界与器量的问题而已。

    有云隐忍者不停的向着这边突击,大概也不是真的想解决羽生,主要原因应该就是为了夺回三代雷影的遗体。

    “你能这么想的话,那最好不过了。”羽生点了点头,颇为满意。他心说猿飞幸平果然是个心智成熟的年轻人,不至于被仇怨蒙蔽双眼……三代火影的教育,好像终于成功了一次。

    “雷影的遗体有什么研究价值?木叶要这个有什么用,左右只不过是个肌肉壮汉而已,这种人物的脑壳是撬不开的……

    前面的战斗很焦灼,似乎一时半会结束不了的样子。既然你觉得无所谓的话,那接下来我们前移吧,继续给云隐施加点压力。”

    羽生并不在意雷影的遗体,既然猿飞幸平也是同样的想法的话,那就没必要理会它了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一个影的尸体非常有价值,只不过羽生真的没兴趣对尸体做什么研究。

    所以接下来他、以及周围负责守护他的木叶忍者们,开始了一起前移,压向了更前面的战场。

    旗木朔茂这等人物在最前面厮杀,而云隐战线在骤然失去了三代雷影的支撑之后仍旧没有垮掉,由此可见对方还是颇具韧性的。

    这值得称赞,可既然如此的话,那羽生觉得有必要再给他们多加一点点压力。

    羽生接过了玖辛奈怀里的黑猫,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说道,“变身回去,然后吼几嗓子,自然点……我是说凶一点,就跟参加宠物大奖赛一样。”

    在这人的理解之中,宠物大赛好像跟斗猫大赛混淆了。

    黑猫并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到现在浑身弥漫的血腥味都让它很不适应,但是羽生的命令它不得不遵守。

    于是黑猫又恢复了刚刚的那种庞大身形,然后它怒吼着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mia……

    吼!”

    额,差点吼错了。

    这只猫其实无所谓,真要比个头和实力的话,云隐的猫比羽生的猫可强多了,但是一来云隐的猫不能出现在战场上,不然很容易暴毙;二来黑猫的前移就代表着羽生的前移。

    这个四足怪物每向前走一步,都会给敌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而木叶这边的士气,还能随着往上攀升。

    但云隐紧绷起的心弦,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施加上额外的力量……

    还没崩断。

    但直至崩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