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打完收工

作品:《木叶之影流

    羽生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从自己腹腔之中传来的难以言喻的烧灼感,巨大的痛楚一瞬间就让他的额头上满布了细密的汗水。

    他睁开眼睛,盯着上面的天花板上发了好一会呆,随后这才反应了过来事情的经过以及现在自己身处的位置。

    与老年宇智波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自己是胜利的一方。

    而现在他正置身于湿骨林。

    所以说在那间树屋的二楼上建造一个专业的医疗室是明智之举,这不就用到了吗?

    接着羽生勉强抬了抬头,发现纲手正趴卧在这张床的右侧,似乎是睡着了。

    他下意识的就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然后……喔,他这边已经没有手了,那没事了。

    不过羽生轻微的动作还是惊醒了纲手,她睡眼惺忪,一脸憔悴,面色看起来比他也好不了多少。

    “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羽生稍稍适应了一下之后,这才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而且声音异常的沙哑艰涩。

    “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羽生。”

    “也就是说,我晕了三天吗……看来我的水平也就这样了。”

    一场战斗之后,羽生居然晕了三天,他都几十岁的人了,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得亏他不是晕了一周。

    羽生受到的是纯粹的外伤冲击,干扰他恢复意识的主要问题是失血,也就是说实际上他差不多当天就能醒过来,不过大家一致认为让他安静的多休息几天更好——这一点就没必要对他说明了。

    “我现在什么情况,大夫?”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应急处理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是持续治疗以及好好休息了,就是……”

    “手的问题啊,没什么关系,进行那样的战斗总要付出点代价的。”关于自己右臂的伤势,羽生自己倒不是那么的在意。

    一条手臂对于一个忍者来说可不是什么“一点代价”的问题,尤其是羽生这种依赖复合忍术的忍者来说更是如此。

    这是一件关乎职业生涯以及日常生活的事情。

    这个时候,纲手本来应该质问羽生为什么要在完全隐瞒自己的情况之下去执行那种危险的任务的,然而她并没有这样做——关于宇智波斑的事情,在羽生失去意识的期间漩涡忍者们肯定把详细的情况都向着她进行过汇报了。

    但是她不询问,不代表羽生不需要进行说明……无论如何,彻底瞒住纲手是不应该的,这是羽生的错误。

    往严重里说,这甚至涉及到了两人之间的信任问题。

    “一个人的一生总归是要站的住脚才行,说白了,我这次的所作所为本质上不过只是一种‘自我满足’而已——除此之外一切都是‘附加’以及‘冠冕堂皇‘的说辞。

    敌人可是宇智波斑。

    假如存在另一个世界的话,如果死后的人问及宇智波斑,说他是怎么死的,斑得以回答‘死于一个叫做羽生的忍者之手’的话,那这就是我的目的所在。

    而如果斑再能详细的说明一下他是因为企图实施颠覆世界的计划但遭到制止、然后杀掉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到这里,羽生失笑了起来。

    确实,这仅仅是自我满足,火影的责任与世界的和平等等的说法,只不过是羽生为了好听与说服别人才给出的理由。

    羽生的做法是一种罔顾一切的“自私”,然而他的真实理由在纲手这里……居然是一个加分项。

    他的解释有些暧昧不明,但纲手却听的一清二楚、理解的非常透彻。

    所以,这人居然就这么得到了原谅。

    无论如何,羽生的人生目标这已经算是完成了,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成就”的忍者之一。

    与宇智波斑的战斗,理论上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战斗,所以他才不是那么在意自己手臂的问题。

    斑都已经打完了,羽生都完成了与“最强之人”进行了战斗,那往后还要跟其他人忍者进行“低端战斗”吗?在忍界当三季稻有什么意思——反正羽生是这么想的,他认为退休生活正在向着自己招手。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这是‘约定’乃至‘承诺’。”

    “姑且相信你,但是我要的不是这种承诺,只是……你事先至少也要保证我的知情权。”

    懂了,纲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下不为例”。

    羽生蒙混过关了。

    “咳……你一直在湿骨林,前线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没关系。”

    纲手说道,老实说现在她的心思根本不在战场那边,前线究竟有没有关系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羽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这时候门被敲响了。得到了许可之后,三奈走了进来……离开土之国的时候,多数漩涡小队的成员暂时一并来到了湿骨林。

    “羽生大人,你恢复意识了。”

    “嗯……”羽生暗叹一声,这次倒是多亏了漩涡们了,“多亏大家的帮助,不然先前那种情况我肯定得交代到那里了,真没想到我会陷入连通灵之术都无法使用的境地……”

    “羽生大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漩涡们虽然没有参与战斗,但他们在战斗结束之后能做到及时返回战场,事实上确实救回了羽生。

    “你胳膊怎么回事,被狗啃……没事,当我没说。”

    一边想着幸亏漩涡们没有被战斗波及,羽生突然看到了三奈手臂上缠绕着的绷带,于是他下意识的“出口成脏”……好在及时止住了。

    三奈:“……”

    额,嘴太快,也不算太及时。

    不过……如果还有这种事情的话,羽生倒是希望能找个更柔软一些的部位下嘴,这里面有个舒适度的问题——三奈身材还是可以的。

    然而这个玩笑不能开,不然会立刻暴毙。

    “羽生大人,这边的情况需要向紫蔻大人那边汇报吗?”三奈是为了问一问这方面的事情才走进房间的。

    “就回个‘一切顺利、任务完成’的消息吧,详细状况不用说明。”

    “……明白了,羽生大人。”

    这样的消息其实没什么说服力,纲手突然离开战场的情况足以引发一些联想了。

    “对了,那边的战场处理过了吗?”

    “嗯,宇智波斑的尸体已经完全焚毁了,至于其他情况……因为被引燃的九尾还在持续着,所以现在辛仁和木香依旧盯在那里,准备等术结束之后再探查情况。”

    羽生引爆尾兽的术,是个持续性的忍术,被点燃的九尾查克拉的体量那么庞大,它一时半会烧不尽。

    “明白了,做的不错。”

    既然宇智波斑的骨灰都给扬了的话,那羽生也算是放心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