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偷听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包间里除了她认识的小花旦余婉,另外一个就是金程翼的哥哥肖然了,他今天倒穿得没上次正式,简单的短袖衫搭休闲裤,看起来随意极了。

    余婉绑着一个丸子头,穿着黑白拼接的连衣裙,脸上带着浅笑,温婉的像个邻家女孩一样,见到沈泛时,很有礼貌的和她打招呼,“沈泛。”

    “余小姐,好久不见。”沈泛朝她点头微笑,在一旁落座。

    像余婉这种人气高的明星,到哪都是经纪人和助理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的,沈泛没想到她能绕过那么多记者跑来这家小店吃火锅。

    颜一诺跟在沈泛旁边坐了下来,见肖然还是带着一副大墨镜见不得人的样子时,她有点好奇了,“你怎么还带着墨镜呀,是不是长得特别丑?”

    “是啊,我怕拿下墨镜会吓着你。”肖然淡淡道。

    金程翼喊人多拿了两副碗筷进来,在颜一诺身旁坐了下来,笑容暖人,“我哥挺帅的,就是眼神比较冷,真拿下墨镜怕吓着你了。”

    “真的?”颜一诺眼前一亮,瞅了瞅金程翼又去看了看肖然,然后兴致勃勃地问他,“哎,那你哥帅还是你帅?”

    金程翼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肯定是我哥帅啊,难不成你喜欢我哥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沈泛明显感觉坐在她对面的余婉身子僵硬了一下,紧紧捏着筷子,似乎很有些不安。

    “没有啊。”颜一诺很老实的回答,“我要是对他有感觉,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心肯定会扑通扑通乱跳着,可是我的心并没有那么跳。”

    “还是吃你的火锅吧。”沈泛拍了拍她肩头,笑了笑,“不是说要喝啤酒吗?说不定人家已经把啤酒送到我们那个包间了。”

    “是喔,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颜一诺一拍额头,这才记起重要事情来,赶紧跑出去看看她们坐的那个包间有没有啤酒送来。

    等颜一诺出去后,沈泛视线这才放到肖然身上,很有些抱歉的说道:“希望你别太在意,她就那种性子,藏不住话的。”

    “没关系。”肖然丝毫不在意。

    “难得都在一块,吃东西吧,别老讲话。”金程翼将小碟子里的配菜往火锅里送,“这家火锅店我还是头一次来,听人说挺不错的。”

    沈泛抿唇一笑,“难为你们跑那么远来吃东西了。”

    “没办法,那边熟人太多了。”金程翼笑了笑,端着瓷盘的手白皙修长,特别的养眼耐看,“刚好余婉前辈也有空,我们就来这边聚聚了。”

    “别老喊我余婉前辈,我也就比你哥哥小三岁,你叫我姐姐吧。”余婉说,她不仅人漂亮,声音也婉转动听,不然的话,也不会被那么多人喜欢。

    “那好,以后就请婉姐在公司多多照顾一下啦!”金程翼调皮的说道。

    没多久,颜一诺就拎着几罐啤酒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兴奋的叫嚷着,“来来来,有谁要喝啤酒的?火锅配啤酒可是一流搭配啊!”

    “你们喝吧,我等下还要开车。”沈泛将颜一诺递过来的啤酒推到坐在她侧边的肖然前面,“你喝吧,等下我送你们。”

    “两辆保姆车在外面候着,还需要你送?”肖然轻嗤了一声,声线有些冷,扣着啤酒罐的拉环就拉开盖子,仰着头灌了一口。

    沈泛挺郁闷的,怎么她身边老出现这种冷性子的家伙?

    除了沈泛,余婉也不能碰酒,说是经纪人比较严厉,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喝了酒的话,肯定会免不了是一顿斥责。

    整个包间里玩得最嗨的就是颜一诺和金程翼了。

    金程翼对辣的不感冒,但是不敢多吃,瞧颜一诺猛吃的劲,他也不服气了,两人一边吃一边划拳喝酒,当真是像两个大孩子一样。

    其余三个人也没什么话题聊,就埋头吃东西,挺有点无趣的。

    吃了一会,沈泛去了一次洗手间。

    洗手间旁边不远处就是紧急出口,沈泛洗了手出去的时候,刚巧碰见肖然过来,身后隐隐还跟着一个人,她赶紧退了回去,身体紧贴墙边。

    等了好一会,估摸肖然应该过了洗手间后,沈泛悄悄探出脑袋来看。

    刚刚跟在肖然后头的就是余婉,现在正一手扯住肖然的衣角不让他再走。

    “肖然,你非得这么躲我么?”余婉的话语很失落,因为是背对着,沈泛瞧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她知道,这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肖然勾起嘴角来,冷冷一笑,“我没事躲你干什么?余小姐,我们也不认识。”

    “都那么久,你气该消了吧?”余婉小声说,声音低低的,“我知道我以前太任性了,可是现在我都在改,你能不能稍微让让我吗?”

    “让让你?好啊,你退出娱乐圈。”

    “肖然,别这样,你知道我付出多少努力才走到今天的?”余婉责怪他的孩子气,“我和公司签了十年合同,如果贸然解约,要赔偿上千万的。”

    肖然一把扯掉墨镜,往她逼近一步,厉声问道:“是真没钱还是不想退出?”

    正在偷听两人谈话的沈泛见肖然将墨镜摘下来时,不由得一惊,他面容是好看,不过震慑人心的还是那双眼眸,泛着嗜血冷光,像只凶残的豹子一样。

    余婉也有点害怕,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肖然,别逼我好不好?”

    “我逼你?”肖然笑了起来,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他一把掐住余婉细嫩的脖子把她往墙壁上按,身上泛着一股杀气,冷冽之极。

    “你为了进娱乐界不惜抛弃我前往澳大利亚学习,胆小懦弱的只能在电话里头和我说分手,后来怕公司查出来,又赶着和我解除婚约。”

    他掐着她脖子的五指收拢,冷冷盯着她,“余家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在金钱和名利上还给不了你满足感?还是说高傲的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来崇拜你,喜欢你?”

    余婉抓着他的手,眼圈泛红,模样楚楚可怜,“对不起,对不起。”

    “你的对不起我承受不住。”肖然淡淡道,他有些强硬的将自己手给抽了出来,“你既然这么喜欢演戏,那就继续去演吧,好让所有人都认识你。”

    “肖然!”余婉几乎哭出来,一把扑到他怀里,两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衫,“不要这样,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相处十几年,你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呢?”

    “自私的是你,只是你一直不愿意看清而已。”肖然将她给推开,语气冷漠至极,“我不是被你放养的绵羊,你想起来的时候只要呼唤几声就会自动跑回去。”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