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礼物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呀,真漂亮。”沈泛打量着那套珠宝,挺有些惊喜的。

    她见过不少名牌珠宝,自己收藏的也有不少,但是这种典雅款式的珠宝却极其的少见,它那弧度优美的整体造型让人眼前一亮。

    邵俊文就看了那珠宝一眼,朝叶故深竖起拇指来,“这么短时间内你都能搞到一套DERIER家的珠宝来,佩服!你现在就是说你是超人我也愿意相信。”

    叶故深不和他贫嘴,抱着手臂依靠在办公桌前,漆黑的眼眸望着沈泛,气息沉稳,优雅的像个贵公子一样,“看上眼了吗?”

    沈泛耳根泛红,她怎么觉得叶故深这话解读起来这么奇怪呢?

    DERIER这个珠宝品牌沈泛还是知道的,法国巴黎有名的一个品牌,受到很多人的追捧,不过他们在中国并没有代理商和专柜。

    先前沈泛都说了,不过一个宴会而已,珠宝的话她可以从众多珠宝里选一套来,没必要弄那么复杂,没想到叶故深还是偷偷地订了一套回来。

    “美女,和他走一起的时候,你可得千万小心。”邵俊文拍了拍沈泛的肩膀,像个人生导师一样的教育她,“说不定哪天他就把你给卖了!”

    沈泛被邵俊文的话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刚想开口说她和叶故深其实是兄妹来着,不经意接触到叶故深那深沉的目光时,她赶紧把要说的话都给泯灭在嘴里。

    “你最近真是过的太轻松了。”叶故深冷冷瞟了邵俊文一眼,“人你也见到了,没问题了吧?”

    “怎么没问题?”邵俊文老不乐意了,“我还不知道她尺寸呢,怎么设计?万一衣服小了怎么办?”说着,他把沈泛拉了进来,准备动手给她量尺寸。

    叶故深借着腿长的优势,几步就跨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着痕迹把沈泛往自己身后推去,“尺寸有空我跟你说,先把32张设计图给我赶出来。”

    “那么小气做什么。”邵俊文撇了撇嘴,“我又不会把她给摸跑。”

    叶故深冷冷望了过去。

    “好好好,我闭嘴。”邵俊文举着双手往后退了两步,视线绕过他往沈泛瞄去,喊了一声,“美女,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沈泛朝他礼貌的笑了笑,“沈泛。”

    “好名字,简直跟你人太配了。”邵俊文无视挡在她跟前那个浑身气息冷冽的男人,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盯着她看,勾唇一笑,“有空找你玩去!”

    “能吗?”见他这么说,沈泛惊喜的叫了一声,巴巴的就要跑上去,“要不我给你留电话,如果你有空打电话给我,我和你谈一下采访的事行不行?”

    叶故深手快的拉住她胳膊,语气有点凉凉的,“沈泛,我才是他老板,你采访他前是不是应该问问我能不能让你采访?”

    “啊?”沈泛一愣,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是。

    “那我”

    “不能,他没时间。”没等沈泛说出几个字来,叶故深就态度坚硬的拒绝,一点也不给面子,“他表达能力也不太好,会说错很多不该说的话,糟蹋你的节目。”

    邵俊文真是越听越气,心肝都疼了起来,他赏了叶故深一个白眼,领着自己的小跟班宁宁离开,巴不得再也不进来这办公室了。

    沈泛耸拉着脑袋,郁闷的咬着小嘴。

    自己就是想找邵俊文采访一下,问一下他这些年在VOE的状况,叶故深怎么好像口气很不好似的,直接冷硬的拒绝,一点机会都不给。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她拿着东西和叶故深出了VOE这栋高楼大厦。

    到达叶家别墅后,叶故深让她自个拿着东西先回去,开着车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沈泛开了半天车挺累的,原想到回来能歇歇,没想到谢温仪早早就把造型师和美甲师都给请了过来,见她回来后,赶紧让那些老师招呼她去。

    被按住一阵折腾后,沈泛终于是精疲力尽了,饿得肚子都叫了起来,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去厨房偷吃了两个小小的西红柿。

    谢温仪对这个宴会极其重视,所以对于自身这次装扮自然要求也很高,一边看着造型师弄一边唠叨,一个发型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满意。

    “老婆,你今天真漂亮。”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叶佳杰走了进来,瞧见谢温仪美丽端庄的模样,他笑了开来,上去拥抱了一下她。

    谢温仪拍了他一下,“说得好像我先前就不漂亮一样。”

    “漂亮,老婆什么时候都漂亮。”叶佳杰抓着她的手亲了亲,满脸的笑意,语气暖的不行,“不管十年还是二十年后,你永远是我心里最漂亮的那个女人。”

    “爸,你很肉麻喔!”沈泛搓着双臂,很有些嫌弃,“平常都不会这么说的。”

    “爸这叫浪漫。”叶佳杰搂着谢温仪的肩膀,示威一般朝沈泛挑了挑眉,得意的不想,“宝贝,以后找男朋友就找个像爸爸这样的!”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谢温仪哼了一声,“你有什么好的?身上看不到一丁点的优点,说出来也不怕女儿笑话。”

    “怎么没有?”叶佳杰有点委屈,“至少我某方面不错啊,你要是嫁给别人,说不定就没有阿深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了,这个你可不能否认。”

    谢温仪涨红了脸,狠狠拍了他一下,小声骂了一句。

    这措词真的太不遮掩了,弄得沈泛都有点红了脸,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

    等全部准备完毕后,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天都渐渐黑了下来。

    沈泛见叶故深这个时候还没回来,猜测他应该是先去了宴会那边,打算和谢温仪两夫妻一起坐车去,却没想到,谢温仪说等下有人送她。

    “不用这么浪费吧?”

    “有什么浪费的,又用不了多少油钱。”谢温仪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小事,临走时,还朝她挤了挤眼,脸上笑容有些神秘,“宝贝儿,你就等等。”

    结果半个小时后,来接沈泛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叶故深。

    沈泛挺感到意外的,她还以为叶故深早就在宴会上和人交谈。等跟着他出去看到停放在门外那辆炫目到极致的跑车时,顿时愣住了。

    这辆跑车没有阮伟那辆火红色那么骚包,漆黑的车身在路灯下泛着点点银光,看起来极其低调内敛,仿佛能融入夜色中一样。

    叶故深将车钥匙抛给她,声音里带着丝丝笑意,“送你的礼物。”

    沈泛一惊,往前小跑了两步,手忙脚轮的把车钥匙给接住,心里挺有些好奇的,翻到背面看了看标志。

    这么一看,眼睛几乎瞪圆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