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把手拿开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谢温仪和叶佳杰一直在和几个老友交谈,见叶故深搂着沈泛过来时,朝他们招了招手,让侍者多送两杯红酒过来。

    “我儿子估计大家都认识了。”谢温仪笑道,因为叶故深在外的大名,使得身为他老妈的谢温仪也沾染了不少风光,在一行老友面前底气足的很。

    “叶故深这么优秀,谁能不认识?”有老友呵呵笑了起来,“你这儿子不错啊,短短几年在国外都闯出了那么大的名声,可是不凡。”

    说话的是一个姓李的老人,他的儿子和叶佳杰是好友,两家关系算是不错,有空的话大家都会聚在一起玩一玩。

    “您太夸赞小儿了。”叶佳杰拿酒杯去和他碰了碰,谦虚有礼,“这小子不过是趁着现在经济好赚了几笔而已,您和千万别给他带帽子,免得他尾巴都翘起来了。”

    叶故深很有礼貌的和谢温仪夫妻俩的几位好友打招呼,礼貌有周到,自然的,站在他旁边的沈泛也不得不和他一样,和大家打招呼。

    “咦,这个女孩长得挺水灵的。”有人说了一句,“这是阿深的女朋友吗?”

    谢温仪有点尴尬,想到老友可能误会了,她张嘴说道:“呵呵,不是,我儿子还没有交女朋友呢,这是我”

    “是文婧阿姨的女儿。“叶故深适宜的打断她的后话,脸上带着点点笑意,但是却用眼神在警告她,“妈,您忘了吗?”

    谢温仪赶紧把后面的话灭在口中,拍了拍额头,她挺有些懊恼的,对着大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对不起,我差点给忘了。”

    沈泛呼了一口气,她深怕谢温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她的身份。

    后来,她借机说要去洗手间一趟,从叶故深身边逃离开来。

    从他身边离开后,沈泛这才感觉心里好受了不少,没有那么多压抑的感觉,她就纳闷,他怎么就不去和那些大老板交谈一下呢,非得带着自己凑到谢温仪那边去。

    沈泛用水洗了洗脸,冰凉的水让浑浑噩噩的她精神了不少。

    她用纸巾擦干手上的水珠,提着裙摆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刚巧碰上从男洗手间出来的季子扬,两双眼睛相撞。

    顿时,她呼吸一紧,呆在那儿。

    季子扬今天的装扮和平常比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带着精致的腕表,五官俊逸,依旧如同以往一样帅气耐看。

    如果真要说他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盯着沈泛瞧的那双墨黑的眼眸了,有些惊叹和赞美,似乎是她这身打扮很入他的眼。

    沈泛看着他俊逸的面容,神情有些恍惚。

    那么久没见,她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彻底的忘掉他,没想到再见时,她还是会慌乱,还是会心痛,光是瞧上两眼,情绪就控制不住了。

    是啊,这是她爱了四年的男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呢?

    就是吃蛋糕,吃完后那种美味还能在心里停留好久好久,更何况是一个爱了四年的人呢?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刻在了心里。

    怔了好一会儿,沈泛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伸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微微低着头,提起裙摆,打算从他身旁走过去。

    在她就要和他擦肩而过时,他伸手抓住她的皓腕,不让她走了。

    沈泛被迫停住脚步,她偏头过去,脸上是很礼貌的笑容,“不好意思先生,能请你放开手吗,我要离开了,谢谢。”

    “急什么,聊聊啊。”季子扬笑开来,儒雅之极,稍稍使了一些力,就将沈泛给逼到墙壁上紧贴着,那种炽热的气息几乎笼罩在她全身。

    他怎么看他这个前女友是越来越漂亮呢?

    好像自从那天两人吵了一架她说分手后,就真是绝情的离开,一丁点都不留恋,两人再见时,是在Ferretti西餐厅。

    当时看阮伟和沈泛亲昵的样子,季子扬还真以为她和自己分手后就勾搭上了阮家这棵大树,没想到偷偷派人去查了一下,他们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时他就觉得她身上的变化挺有些大的,变得更加漂亮迷人起来,有气质,和以前的她还是有些出入,眉眼间有着一种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傲然之色。

    以前的沈泛温婉的很,和自己在一起时,总是一副乖巧的模样,不管是读书时还是出来工作后,脸上带着浅浅的的笑,时不时的喜欢撒撒娇,像个小孩似得。

    其实季子扬对自己这个前女友的印象还是挺好的,毕竟这是他花了一年心思才追到的女孩,看腻了孔嘉心的那种娇蛮后,他越发怀念温顺的沈泛。

    沈泛身体紧贴着墙壁,不太想和他有过多的相处,声音冷冷的,很冷硬的拒绝,“季先生,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沈泛,怎么我以前没发觉你那么有魅力?”

    季子扬笑着,朝她慢慢凑近,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视线来,“和阮家大少交情要好,现在又当了叶故深的女伴,嗯?”

    想到刚刚看到沈泛挽着叶故深进入宴会厅的那一幕,季子扬心里就挺有些不是滋味的,甚至还很有些嫉妒。

    叶故深那种奸诈的商人怎么得到的什么东西都那么好?

    出生是,事业是,外貌是,现在就连身边的女人也耀眼之极。

    他又气又嫉妒,甚至恨不得把沈泛从他身边拽过来。

    这女人以前是他的,现在自然也是他的,叶故深那家伙凭什么能得到?

    沈泛面色一冷,狠狠拍开他的手,推了他一把,站直了身子来,“季先生,没人告诉过你,不打招呼就碰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你算别人吗?”季子扬直勾勾的看着她,低低说道:“我们认识那么久。”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沈泛冷笑一声,“季先生,你还是回去好好陪陪你女朋友吧!省得她又说是我不要脸的勾搭上她男朋友。”

    见沈泛从自己身边绕开,季子扬眸子一沉,似乎有些不悦,伸手就想去拽住她,却没想到,手腕在半空中被人狠狠捏住,力气有些大,让他皱起眉来。

    “先生,没听我朋友说让你放开吗?”年轻的男人紧紧抓住季子扬的手腕,湛蓝色的眼眸里含着一抹不屑之色,“你要再动手动脚一下,我就不客气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