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珍珠耳环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至此,沈泛想通过颜一诺来和他确定时间的事情算是被弄砸了。

    她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把喋喋不休的颜一诺的往她自己的座位上推去。这人才走了几步,心情还是郁闷的呢,就瞧办公室门被推开来,嘴角带着邪邪笑容的阮伟信步走了进来。

    这恶劣的男人今天穿着一件卡其色的西裤和黑白相间的格子衫,看起来特别的休闲迷人,尤其是那格子衫,金属纽扣一直解开到胸膛处,露出一片泛着光泽的迷人胸肌。

    可惜,沈泛和颜一诺都不想看见他。

    瞧见那两双不欢迎自己的鄙视眼神时,阮大少有些不高兴了,不过那桃花眼还是弯弯的,提着东西,长腿一跨而上,嘻嘻笑道:“早呀,要不要来抱一个?”

    沈泛赏了他一个简单的字:“滚。”

    视线一转,阮伟可怜兮兮的往颜一诺忘过去,见她也不理睬自己的回到座位上去时,赶紧颠颠跑了上去,随意扯过一张椅子来坐,将几个袋子全塞到她怀里,“来,礼物!”

    “你干嘛呀?”颜一诺不满地道,看也不看的把东西又摔回他怀里去,“谁想要你的东西了,你少派人跟着我,少出现在我眼前就很好了!”

    这话可把阮伟给气着了。

    这小妞怎么能这么不识趣呢?多少人想让自己给买礼物还求不到呢!他巴巴跑去美国认真给她挑选礼物带回来,结果还没换来她一个笑脸?

    试问,还有谁能比他委屈?!

    “我这不是在履行作为你男朋友人的任务嘛!”阮伟抓着她软乎乎的小手贴在自己胸膛上,使劲的朝她贴了过去,越挨越近,那绯色的薄唇几乎要亲在她脖颈上。

    颜一诺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将他的脸颊给拍开,“你丫滚蛋!”

    “我哪不比那家伙强了?”阮伟扭过脑袋来,冲她瞪着,“要钱我没钱吗?我手上的钱都能砸死他了!大房子和豪车我也有,只要你开口,就是要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他这附带条件的霸气告白让一干看热闹的女同事都不由吸冷气,脸红心跳,几乎要尖叫起来,就差没跳出来冲阮伟喊:你就是不摘星星我也愿意和你在一起!

    可惜,颜一诺不是那干兴奋无比的女同事,只是朝他翻了一个大大白眼。

    阮伟真是受伤极了,妈的,想他在娱乐界混迹了那么多年,揽过不少名模和豪门千金,结果就是搞不定这个死丫头!真是够让人抓狂的!

    见颜一诺铁了心不理会自己时,他只好把东西都放在自己坐的那张椅子上,撇着嘴角懒懒抬步往沈泛那里走去,面色微沉,很显然是正在不爽阶段。

    沈泛一点也不想顶着这么多双八卦的眼睛和他讲一句话,直接将一张椅子踢了过去,冷着脸警告,“我要工作,你个骚包男能不能哪好回哪里去?”

    阮伟伸手将旋转而来的椅子按住,委屈的看了她一眼,“宝贝,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话是这么说,他也没往前再走一步,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浅蓝色的小盒子,将其放在那张软椅上,然后往沈泛那推了过去。

    等那椅子在自己身边停下时,沈泛将那小盒子拿起来,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对珍珠耳环,珍珠如米粒般小大,莹白圆润,小巧又漂亮,素雅之极。

    “某人调戏了一名良家妇女,然后让我去美国买了这个回来。”说着,阮伟歪头朝着她邪邪一笑,“不过,花的可是我的钱,宝贝儿你有没有什么要表示的?”

    沈泛将小盒子重新合了起来,冲他巧然一笑,“滚。”

    “滚啦滚啦,你可真是伤我心哦!”阮伟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对待,转身就走,朝她摆了摆手,“记得采访那天戴上哦!”

    经过颜一诺的座位时,他兴致大起,猛地凑到她脖颈间去偷吻一个,等颜一诺惊觉后,他人早就溜远了,沉沉的嗓音带着笑意,“小妞,记得看那些礼物噢!”

    “混蛋,不要脸的家伙!”颜一诺愤愤冲他的背影叫骂,内心张扬舞爪的。

    阮伟从进来到现在离开,给大家的惊讶就一直没断过,那些同事的目光一下在沈泛身上转悠,不过几秒,又转悠到了颜一诺身上,都是一脸懵逼样。

    这,这阮少爷是准备将两个女人都拿下来吗?

    嗬,要不要这么猛啊,两人女人争一个男人?那会不会打起来啊?

    如果沈泛知道那些八卦的同事心里想的是这档子事时,一定会把阮伟抓回来当着大家的面狠狠揍一顿来出气。

    那对珍珠耳环让沈泛挺喜欢的,她当然知道阮伟说的某人是叶故深,看着那小盒子,她面上的表情复杂极了,喜欢,但是却不敢戴上。

    叶故深只要看上比较顺眼的东西都会顺手给她带回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是多昂贵多稀有的东西,亦或者那东西已经在他人之手没有余货了,他也非要从别人手上拿过来,说好听点是买,说的流氓点就是抢了。

    起初沈泛还觉得挺受宠若惊的,不过觉得白拿也不好,他送一件给自己,自己就想办法再还一件回去,后来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好的礼物送他了,只好懒得去想,直接不送。

    不过,也因为给叶故深挑选礼物,沈泛也认识了不少顶级牌子,能够分辨真货和假货。

    和季子扬还在交往的那会,不管他有没有给自己挑选礼物,到节日的时候,沈泛总会精心的给他准备最好的礼物,有时候还会不惜跑到国外去亲自拎回来,看到他脸上泛起笑容时,也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曾经以为,那就是最美好的爱情。

    可惜,这美好的爱情幻想破灭了。

    收回那些渐渐飘远的思绪,沈泛翻看了一下那小盒子,盯着那地面的英文小字看了几秒,从座位上起来,转了个身出办公室,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亮着暖黄的灯光,并没有人在使用。沈泛站在泛着光色的大面镜子前,将发丝别的而后去,露出一双小巧晶莹的耳垂,然后将那对耳环给戴上。

    那耳环本就小巧,珍珠又圆润,此刻,把沈泛那粉嫩的耳垂衬托的更加迷人。

    沈泛抿着唇,面上露出浅浅笑意,正对着镜子端详那对耳环,就听洗手间门边传来一道冷冷的女声,略带不屑,“嘁,有什么好看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