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谁在嫉恨电台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谁怕了?”孔嘉心撇了撇嘴,嘀咕道:“这不是怕你为了沈泛冤枉我们这等好人。”

    吊灯的事情孔嘉心还真的没做,和沈泛在洗手间发生争吵时,她虽然心里气,无数次想要动手,但是考虑到身边的眼线多,她还是没敢动手。

    孔嘉心也是没想到,沈泛所在的那个拍摄区会发生吊灯砸落事件,听到那些同事都在议论纷纷时,她还有些幸灾乐祸,巴不得砸到沈泛身上去呢!

    偷偷问了问方琪,发现她也是一脸迷茫时,两人差点还真以为吊灯是因为太久没保养的问题,一直到监控部来人时,她们才发觉不妙,随后就一起过来。

    叶故深冷冷瞧着她,“那你再说说,她车子爆炸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孔嘉心面上微愣,随后满脸不在乎的说道:“我没事去弄她的车子做什么?我和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叶先生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她虽然掩饰的好,但是眼底那一纵即逝的慌乱还是被眼见的叶故深给扑捉到。尤其是那方琪,听到他的话后,脸上有着明显的紧张之色,掩饰功夫还是没有孔嘉心到位。

    叶故深在一行人惊异的目光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经过孔嘉心身边时,他冷笑一声,语含冷色,“你敢再动她一下,我就让你把牢坐到穿!”

    孔嘉心身子微抖,不过她还是故作坚强的挺直背脊,任由叶故深从自己身边走过,一直到他人走后,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她不怕方琪怕啊,把孔嘉心急急的拉出监控部,方琪紧张又担忧的问道:“姐怎么办啊,叶故深好像查到了什么,到底这次的事件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你疯了吗?”孔嘉心瞪了她一眼,使劲甩开手,咬着牙低声骂道:“我哪会那么蠢啊,明知道他来采访还动手,这不是把人送上去给他抓吗?不要乱想,真不是我!”

    “那,那怎么会?”方琪一脸的为难之色,想了想,她问道:“咱们电视台还有谁和沈泛有仇吗,这种事情她都敢做,万一被叶故深查到,那不是死定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啊!”孔嘉心十分不耐烦,刚刚叶故深的话让她有些心生忌惮,不敢再实施后面的计划了,“查不查得到也不管我们的事情,这事你以后少管。”

    “可是我怕他对付我啊。”方琪急,“你又不是不知道叶故深这男人的手段,我家企业本来就不大,万一被他弄跨了怎么办?”

    孔嘉心气得不行,狠狠骂了她一句,“废物!我花尽心思让你和宁海星在一起不是让你眼光放在他家那份财产上的!他父亲是市长,你就不会找他帮忙一下啊?”

    方琪咬着嘴巴,很有些委屈的站在她身旁。

    她肯定知道宁海星的父亲职位不低,可是她才跟宁海星交往不久,这亲吻都没几次,她要是贸然提出那么让他难解决的事情,他万一一个不耐烦把自己给扔了怎么办?

    瞧她那一脸委屈为难的样子,孔嘉心又是狠狠骂了一句,直接走人。

    这个方琪真是个不中用的东西!原先瞧她对沈泛咄咄逼人的样子还以为她多有能耐,没想到还是被叶故深给弄乱了手脚。

    宁海星这么一个太子爷给她都不会好好利用,真是废物死了,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才让她帮忙,真是越帮越乱!

    沈泛被几个人拥护着回到办公室坐定时,心里还有些心有余悸,她捧着颜一诺端过来的花茶,好久好久才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瞧着那杯中飘着的小花朵,她想,好在当时叶故深护住了她,不然的话,她现在估计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想到叶故深那苍白的脸色,她就有些担忧起来。

    得知叶故深因为吊灯掉落的事件去往监控部查看录像时,她原本也想去的,结果半路上被台上给拉住,原来,知道这事情后,台长匆匆从楼上搭乘电梯赶了下来。

    “沈泛,你没事,那叶先生有没有事?”台长紧张的问道。

    他接到秘书打的电话时还有些惊愕,愣了好几秒,想到叶氏集团的总裁今天要过来接受采访时,一颗心都快吊到嗓子上,得知没人伤亡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急急下来。

    沈泛咬了咬唇,有些担忧的说道:“他为了保护我被吊灯砸到了背,我当时看他脸色苍白,可能受的伤不轻。”

    这话可让台长吸了好几口冷气,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人家叶氏集团的老总还不容易答应来他们电视台接受采访,结果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受了伤,这要换做其他人不破口大骂也得气得半死。

    像是想到什么,台上一把抓住沈泛的肩膀,语气沉重的说道:“沈泛啊你能和叶总预约到采访那就表明你们关系很不错,这事,绝对不能张扬出去!”

    “你和叶总说说,只要那赔偿金不是太过分,我们都愿意支付的,而且,就是这次采访惹得他不高兴,那采访我们电视台也可以删除,不会播放出去的。”

    沈泛摇头,满脸的无奈,“台长,你别总说赔偿金,他不缺钱的,再说,如果他真有心和你要那赔偿金,你支付得起吗?”

    台长有些尴尬了,叶氏集团那么大的一个帝国,身为掌控人的叶故深肯定不会缺钱,他不过是说说而已,想表示一下,怕就怕在那男人真的生气了。

    “我请假半天吧,送叶先生回去。”沈泛拉开台长的手,眼底有冷色泛泛而起,她头一次表示出强硬的态度,“台长,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查清楚!”

    “放心,我一定让人查清楚。”台长点头,“那就麻烦你送叶先生回去了,如果真的负伤了,马上带他去医院看看,让他千万不要记恨于我们电视台啊。”

    沈泛嗯了一声,快步往监控部走去。

    哪知,她人刚刚赶到,叶故深一人就先从监控部走了出来,一手揉捏着肩膀,拧着眉,看起来很有些不舒服,她赶紧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深哥,要不要紧?”

    叶故深轻摆了两下手,淡淡道:“不碍事,既然采访完了,我就先回去。”

    “那我送你。”沈泛绕道他身侧去,“我刚刚和台长请了假,我们先去医院看看,真没事的话再回去吃中午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