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糟糕,露陷了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所以当叶故深抓着她纤白的两条腿慢慢挤进时,除了吸凉气外,她连着刚刚不满的话也说不出来的,死死拽着他的衣服,全身几乎都瘫软下来。

    后来,什么时候到卧室的她都不记得。

    男人赤裸的胸膛看起来精瘦却蕴含爆发力,尤其是那双手臂,稳当的抓着她两条纤长的细腿,眼眸是暗沉暗沉的,嘴角稍稍勾起,那笑容邪肆极了。

    一点一点,缓缓地。

    沈泛就是张着小嘴也叫不出什么来,那双美眸几乎媚的要滴出水来,她全身瘫软地躺在床上,胸脯微微地起伏着,腰侧那朵黑色的小花朵在幽暗的灯光下极其惑人。

    瞧着瞧着,叶故深的眼神变得更加炽热暗沉了。

    见他挺直腰背微微低头冷眼瞧着时,她不由也往下看去,随后小脸涨红,简直又羞又怒,想要起身来遮住他那双放肆的眼睛,急急道:“混蛋,不,不要再看了!”

    他隐隐一笑,稍稍一动,沈泛只得虚软地躺回床上去。

    “这么好看的景色为什么不能看?”叶故深懒懒道,依旧放肆地笑着,好一会后才收敛了些,俯身朝她凑了过去。

    她媚人的眼,娇艳的小嘴,还有那腰侧的小花朵,每一样他都很爱很爱。

    沈泛不喜欢他慢慢吞吞的样子,难受的皱起眉头来,委屈的咬了咬嘴,她主动凑上去,两手攀在他肩上,小声求饶着,“求你,好难受。”

    “求我什么,嗯?”他明知故问道,眼底全是促狭的笑意。

    她不敢答话,只是将红着的小脸埋伏在他胸口处,两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

    叶故深觉得特别有趣,沉沉笑了笑,不由凑到她耳边去窃窃私语几句,瞧见那越变越红的耳根子后,他笑得更是放肆了,低头去掳住她那张小嘴亲吻。

    后来,沈泛坚持不住了。

    她有些哀怨地发现,这男人的精力好像跟用不完似的,都翻来覆去的换着花样折腾了自己近两小时了,依旧神采奕奕,没有罢休的兆头。

    等两手攀在他肩上后,她是真没有力气了。

    “能不能算了呀?”沈泛委屈极了,感受那禁锢住自己软腰的炽热手掌,她浑身颤栗,嘤咛着,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小声道:“我好累了。”

    “不好。”他一口回绝,凑过来轻咬着她的小嘴,“每天发疯般的只能想着却不能碰,你知道我多委屈吗,这回我得多讨要些利息。”

    真是小气的男人!

    沈泛不满地想,越瞧他那脖颈就越发地生气了,也不知道哪涌出来的力气,张嘴就狠狠咬了上去,好半会都不松开口。

    她这有些幼稚的举动让叶故深不由笑了起来,抓着她的腰身往下一按,听着那呜呜的低叫时,他满足极了,两手轻轻将她给拥住。

    等沈泛从虎口逃脱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含着哀怨的沉沉睡了过去。

    叶故深打开落地窗来透气,瞧了瞧她熟睡的容颜,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将她大半个身子给塞到薄被里,而后拥着她睡觉。

    浅浅入睡不过一个小时,他又被惊醒过来。

    瞧见怀里的沈泛皱着小脸闹腾时,他睡意一下就醒了一大半,凑上去急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我好饿。”沈泛委屈的说道。

    叶故深愣了一下,想到她晚上可能是没吃多少东西,又加上这么激烈的运动过后才会导致有强烈的饿意时,极其无奈的穿裤子去厨房给她弄吃的。

    用高压锅压稀饭很快,不过却很烫人。

    他盛了一碗端到房间里,一勺一勺吹温后小心的喂给她吃。

    吃了一碗白粥后,沈泛总算饱了肚子,满足极了,见他掀开被子钻进来时凑了上去,两手有点霸道的环住他的脖子,觉得舒心安全后,这才沉沉睡了过去

    后来,沈泛是被人给弄醒的。

    紧紧抱着她的那双手让她非常讨厌,不得不睁开眼来,瞧了瞧窗外那被暖暖的阳光镀上光辉的百年柏树,她唔了一声,这才扭头过去。

    颜一诺睡觉从来不安分,特别喜欢抱着又大又软的毛茸茸布偶,和沈泛一起睡时,也总把她当成那些布偶,紧紧抱着,几乎不撒手。

    可是,你抱就抱,那手是不是放的不是地方!

    瞧那抓着自己胸脯的一双无赖小手,沈泛第N次皱起眉来,狠狠将她手给掰开,一巴掌就使劲赏了过去,咬牙低骂:“颜一诺,你又钻我房间里来了!”

    颜一诺脑门一疼,可算是醒了。

    见沈泛满脸怒容的瞪着自己,她愣了一下,随后嘻嘻笑着又蹭了上去,使劲撒着娇,“哎呀,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床那么大,多我一个也没所谓的。”

    “你这是骚扰,懂吗!”沈泛哼了一声,“你下来再这样我就天天晚上睡觉锁门了!”

    不过,她是和颜一诺一起回来的吗?

    沈泛有些纳闷,她怎么好像记得在K吧喝醉时是叶故深将她抱回来的?

    这么一想,她自然就想到了叶故深把她抱回来后的那些事情,那些煽情的话语和他沉闷的呼吸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着,一下子就让她红了整张脸。

    “诺诺,昨晚谁送我们回来的?”沈泛抓着颜一诺急急求证,紧紧盯着她看。

    “阮伟啊,你忘了吗?”颜一诺不解的瞧了她一眼,感觉她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不满地道:“他把你送到公寓就走了,后来还是我帮你洗澡的呢,哼!”

    沈泛愣住,“是,是这样吗?”

    好像也是,叶故深说了晚上有会议,怎么可能会又跑来K吧找她。

    那这么说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幻想的?

    想到自己竟幻想和叶故深缠绵在一起时,沈泛几乎尴尬的不行,揉了两下泛红的小脸,低垂着脑袋几乎不敢去看颜一诺的眼睛,赶紧下床去换衣服。

    “无缘无故你干嘛脸红喔!”颜一诺趴在床上晃着两只雪白的脚丫子,瞧沈泛一脸羞红的模样,她就觉得特别有趣,坏坏地问:“哎呀,是不是做春梦啦?”

    “就你话多!”被她戳穿心思的沈泛面上一恼,咬着小嘴扔了一件衣服盖在她头上,闷闷道:“赶紧的,起来穿衣服洗脸,等会去吃早茶。”

    颜一诺嗯哼着,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

    不经意瞟见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陀飞轮时,她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了下去,手脚并爬的往前扑,结果这手还没伸过去,那陀飞轮就被一脸好奇的沈泛给拿了起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