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军政不再受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沈泛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警察给逮住。

    听到持枪的男警察对自己爆喝后,她心里一阵紧张,用余光瞄了瞄,见四五个警察举着枪朝自己包抄过来时,很有见识的将双手慢慢给举了起来。

    感受手铐略微冰凉的触感,再去瞧了瞧身旁那些面色带冷的警察,沈泛扯了扯嘴角,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她知道,自己就是说什么也没用了。

    很快,压着她的警车就开到了警局门口。

    沈泛一只脚刚刚踏出车外,顿时,无数的人就蜂拥而上,强烈的闪光灯刺得她偏着头,几乎是睁不开眼,等下车后她才发现,围绕自己的全是媒体记者。

    “沈小姐,有人说你杀人了,是真的吗?”

    “听说死者和你是一个部门的同事,你是否因为嫉妒而杀人?”

    “死者还怀着身孕,你居然还朝她腹部打了一枪,是不是见不得她的孩子好过?”

    “还是说你其实和死者的丈夫有染,因此和死者发生了口角?”

    “沈小姐”

    无数尖锐的问题朝沈泛层层涌来,灌进耳朵里,让她听的心一阵刺疼,她咬着嘴默不作声,任由两个警察将自己带进警局,任由那些记者们肆无忌惮的狂拍。

    她被带入警局后,大门就被拉上,四五个警察守在门口,拒绝放无关紧要的人进入。

    没多久,搭计程车的颜一诺也匆匆赶了过来,瞧见围在警局的那一批记者时,她心里一惊,惶恐沈泛人肯定被带进去了,拨动记者群,费劲的往里钻去。

    “麻烦您让我进去好吗,我是她朋友,我就在一旁看着,绝对不会捣乱。”

    被颜一诺扯着手的那个高个子警察直接冷着脸将她给推开来,“抱歉,不行。”

    颜一诺心里一恼,仍旧是不死心的巴了上去,“那我进去和她说两句话,就两句!”

    结果那警察又是无情的将她给推开来。

    想到警局里的深水,颜一诺几乎要哭了,她虽然没进过警局,但是看得新闻也不少,知道一些道貌岸然的警察硬是能把白的说成黑的,让人生不如死。

    发愣之时,她人就被大批记者给挤到了边上去。

    瞧着那些来看热闹和采摘新闻的娱乐记者们,颜一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暗暗骂道: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渣渣,总是这样步步紧逼,不知道新闻都能把人给逼死吗?!

    她再次给叶故深拨了电话过去,结果,还是没人接!

    听到那‘嘟嘟嘟’的声音,颜一诺几乎气得摔手机。

    她拿到叶故深的号码有一段时间了,除了上次给他送东西过去打了一次电话,后来再也没打过电话,哪像今天,拨了两次,两次都没人接!

    “怎么会这样”颜一诺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早在先前沈泛打电话告知许云死了她在匆匆逃跑时,颜一诺就把和她吵架的事情给抛在脑后,现在知道她被带进警局后,更是急的不行。

    其实沈泛说的对,是自己不太冷静,要是稍稍冷静下来想想就知道,沈泛和自己相处那么久,什么事都替自己着想,费心思的帮自己找男朋友,又怎么可能做那些无聊的事?

    再说,依沈泛的性子来看,也决不是那种会玩阴招的小人。

    就在颜一诺翻找着电话看哪个还能联系时,阮伟的电话就好巧不巧的打了进来。

    “我都说不会手贱的去拆散你们了,你怎么还让我去死?”

    听到阮伟那痞痞的调子,颜一诺瞬间哭了出来,越哭越大,嚎啕半天后,她抹了一把眼泪狠狠骂道:“妈的,你电话关什么机?”

    “别别,你别哭啊!”听到她哭声后,阮伟顿时慌了手脚,赶紧急急解释:“不是我想关机,手机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黑屏了,我刚刚洗澡出来才把卡装到新机子里来。”

    洗澡这两个字眼把颜一诺的神经线刺激的直跳,收回去的眼泪又哗哗往下掉,她哭着骂道:“我在这边急的要死,你却在跟别的女人睡觉!混蛋,没有女人陪你会死吗?!”

    “什么女人?”阮伟一头雾水,闷闷地埋怨道:“我他妈今天往京都和江城两边奔波好几回了,差点累死!陪客户吃完饭就回来泡澡,哪有精力去找女人回来啊?”

    不过说着说着,他就绝对不对劲了。

    他就是找女人又怎么了,这好像和颜一诺没多大关系了吧?

    像是想到什么,阮伟瞬间就乐呵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股子的痞气,像个流氓一样,“嘿!你干嘛这么担心我找女人了?你是不是想我啦?”

    “我想你妹!”颜一诺反射性的脱口而出,她懒得和这无赖争执那么多,急急催促他赶紧过来,“你快点过来警察局这边,泛泛被人带进去了,我怕会出什么事。”

    “我擦!她怎么就进局子了?”阮伟惊叫。

    “警察说她杀人了。”颜一诺道:“哎呀,你快过来!等你过来我再给你仔细说。”

    “好,你就在那不要动,我马上过去!”阮伟快速说道,挂了电话后直接驱车去警局,路上还顺带给叶故深打了一个电话厾,结果也是半天没人接。

    颜一诺在路口张望着,见他车子来到时,赶紧小跑了过去。

    看到她满脸泪痕的样子,阮伟就是有火气也骂不出来,拿手擦了擦她眼泪,搂着她往警局走去,语气放软不少,“不要哭了,你说说怎么回事。”

    颜一诺把沈泛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阮伟听。

    阮伟是多聪明的人,在商场混迹那么多年,联合前因后果稍稍猜想就知道这事不简单,绝对是有人想陷害沈泛,如果是这样,那么警局里肯定也有对方的人马!

    见到阮伟出现时,在门口守候的记者立刻朝他围拢了过来。

    阮伟视线在四周一转,紧紧搂着颜一诺,不像叶故深,他迫胁人的时候通常是笑着的,惑人的桃花眼眨啊眨,蛊惑的嗓音里带着一股子狠厉。

    “一分钟,谁敢再拍一下,我明天亲自去他老家走一趟。”

    围拢的记者纷纷退后。

    江城的大人物没几个能惹,最不能惹的除了叶氏集团,第二个就是阮家了。

    几个警察拦在门口,拒绝给阮伟放行,“这里是执法的地方,不允许外人进入。”

    阮伟拧着眉,几乎想一拳朝他脸上打上去。

    为了发展,他和叶故深把大批力量部署在京都,就是指望把江城的地盘稳固下来后将重心转移京都,所以,江城这边他们并没有过多参与军政。

    江城的军由陆家掌控,政由宁家把握,可惜就可惜在,他们和这两家最不熟。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