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你给我挑吧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叶故深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见宁宁这么说时,眉头微微挑了起来,仿佛早就料到了一样,丝毫没表露出生气的神态来,“保利博纳动的手,是吗?”

    “咦,总裁你早就知道吗?”宁宁心里一惊。

    因为知道叶故深一直都在想办法弄垮ER,所以宁宁做事一直很谨慎,上次失误让她再也不敢对ER掉以轻心,本以为这次能弥补过错,哪知道还是让ER逃掉了。

    “既然你都清点完了,把东西交接给阮伟吧。”叶故深将文件合上扔在桌面上,看也不看那第二份文件,淡淡道:“ER的所有资产都归尼克贝尔旗下,这事就到这了。”

    “所,所有?”宁宁愕然。

    ER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广告策划啊,分部和总部的资产,加上那些股票足足价值几十个亿啊,这么大一笔钱财全要被尼克贝尔收拢过去?

    纵使宁宁在叶故深身边工作那么多年,被麻木的几乎快不认识钱这个字眼,不过想到这么多真金白银都流进阮家的口袋,着实还是心疼的。

    瞧宁宁那一脸肉疼的样子,叶故深轻轻嗤了一声,“有什么好心疼的,你每次翻看财务账本觉得我们旗下产业哪家的资产有ER的少吗?”

    这,这倒是。

    叶氏集团旗下囊括的几乎都是一流公司,不说VOE这样的跨国公司,就是航天证券也能力压ER,那股票可是高于ER三个点,更不要说整体换算下来的资产是多少了。

    这么一想,宁宁就很有些释然了,干干笑道:“总裁抱歉,是我目标放的不长远。”

    叶故深并没说话,只是盯着自己桌前的玻璃杯瞧,默了有几秒,他忽地冷冷笑了起来,嗓音沉沉的,“没想到季子扬还真做得出来,为了爬进保利博纳,把ER都给卖了。”

    宁宁一愣,随后快速回答道:“大概墙头草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不,他这种人连墙头草都不如。”叶故深眯起眼睛来。

    他那时第一眼见到季子扬时就觉得这人是个祸害,会为了自己目的而不择手段的那种,甚至因此能拿任何东西来牺牲。

    碍于当时沈泛对季子扬的喜欢,叶故深只好默不作声,暗中观看,一直等他们俩分手后才果断出手,却没想到这季子扬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聪明一分,找上了保利博纳。

    叶故深虽然不知道季子扬手中那些属于保利博纳的股份是怎么获取来的,但是他知道保利博纳对季子扬并没有给予多大的重视,否则也不会让他拿ER的资产来做交易。

    想全身而退?

    想到不久前挨了沈泛的那一巴掌,叶故深不由将手抚在脸上,沉了两秒,眼里突然爆发出狠厉,阴冷和嗜血的光芒,身上气息冷冽至极。

    在沈泛公寓前碰到季子扬那次他就说过,如果再见季子扬来纠缠沈泛,自己一定不会再因为沈泛的话而手软,必须要将人给狠狠踹翻到泥地里去!

    是保利博纳的股东又怎样,不过没实权在手的傀儡而已!

    稳了一下情绪,叶故深冷冷对宁宁吩咐:“明天乘坐最早班的飞机和宋岩西一起去往京都,把上次我给你的东西带到保利博纳去,告诉唐玉棉,他敢再插手半分的话,我让他在瑞典的产业全军覆没!”

    “收到。”宁宁应了下来,挺有些怕叶故深这幅骇人的模样。

    除了上次收购ER失败,她这是第二次见叶故深露出这种狠厉的眼神,就好像当真对季子扬厌恶到骨子里似的,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不久后,出去拿文件的沈泛就回来了。

    宁宁接过文件敷衍般和叶故深报告了一下,后来借着公司还有事情没处理而匆匆离开,弄的沈泛挺有些纳闷的,还以为叶故深又板着脸把给她教训了一顿。

    吃晚饭后,叶故深却不太想回家,让她开车去万江区。

    等车子在名店门前停靠时,沈泛才发现他是想买衣服了,解开安全带,很是无奈的跟着他进了店里。

    店员和叶故深很熟,见他和沈泛到来时赶紧迎了上来,“叶先生,下午好。”

    叶故深淡淡嗯了一声,两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视线在四处转了一圈,发现秋冬季的衣服似乎全都上架后,他微微偏头朝沈泛那瞧了过去,“你给我挑吧。”

    “我吗?”沈泛抬起脑袋来看他,眨了眨漂亮的眼眸,小声嘀咕道:“上次我给爸爸挑的外套你都觉得丑死了,我要给你挑的话,你还不得嫌弃死?”

    “我从来没说丑。”叶故深给自己洗清白,“我只是说那个款式好看,不过颜色不太适合爸那种年龄的人而已,建议他换个颜色,怎么到你嘴里就成我嫌弃它丑了?”

    是这样吗?沈泛满脑子的大问号。

    不过后来她想了想也是,这话也不是他和自己说的,只是谢温仪在自己耳边埋怨了两句而已,凭着叶故深这种性子,如果那衣服真的很丑压根就懒得开口评论。

    沈泛咬着小嘴,乌黑柔亮的眼睛在四处巡视着,发觉今年的款式好多都很不错,看到顺眼的还会拿出来到叶故深身上比划一下看看效果。

    还没逛到一圈,她就挑了几件衣服拿去给叶故深试。

    等候的时候,沈泛忍不住翻看手边这排衣架上的外套,翻到一件款式熟悉的深灰色短外套时心肝一颤,瞳孔不由慢慢紧缩起来。

    “小姐可真有眼光,这款外套可是很受人喜爱的,几年了新鲜度也没过去。”旁边的店员冲沈泛笑道:“还有米白色和宝蓝色,要不要我拿出来给您看看?”

    “不用了,不是很喜欢。”沈泛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礼貌的拒绝。

    等店员匆匆离开去拿领带时,她这才把视线高抬,上面也有一层架子,挂着的外套较少,好在都是长款型,踮着脚翻看还能勉强瞧清楚那些外套的款式。

    往后翻到一件黑色的大衣时,沈泛眼睛骤然亮了起来,本想试试能不能解开扣子把大衣拿下来,一只手臂就伸了过来,将大衣给拿下来提在了手上,“这个好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