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撩拨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哦,那要吃晚饭吗?”沈泛问了一句,也不等叶故深回答,自顾自的往厨房走去,埋怨似的说:“从刚刚回来都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叶故深伸手将大门给反锁,确定等下颜一诺不会跑回来捣蛋,撒着拖鞋往客厅走去,将外套和领带随意的扔在沙发上,然后,那如狼的般的视线就盯上了秀美的背影。

    黄昏的光从厨房窗口蔓延而近,轻柔柔的裹着那抹纤细的人影,像是涂满了金黄的蜂蜜似的,看起来漂亮又可口,浴袍下的两条腿纤细极了,每每晃动一下,他的心就跟着一跳。

    他伸手解着衣扣,一步步的朝厨房中的人走了过去,眼眸中的光辉越来越浓,像是泼墨一般,纤长的指头拨着水晶纽扣,似是挑逗一般,薄薄的唇边带着一抹隐隐的笑意。

    近了,更近了。

    似有若无的香气窜进鼻尖里,像是一把火在身体各处点燃,咆哮着,叫嚣着,想要破体而出,瞅着那洁白如玉的脖颈,他的心犹如擂鼓似的,被人狠狠敲击着。

    砰砰砰!

    沈泛浑然不觉,正在将西红柿往沸水里丢去,心里想着的全是晚上要吃的,本来她和颜一诺晚上就是打算吃面的,就是叶故深来了也一样,她才不要费力去做别的。

    熟悉的冷冽气息自身后散漫开来,沈泛身子绷紧,料想肯定是叶故深来了,正在回身过去埋怨他怎么走路没有声音,身躯猛不丁的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抱住,让她浑身颤抖。

    炽热的呼吸声在耳边轻拂着,短短数秒的呆滞,沈泛很快就回了神,稍稍使劲的挣脱了一下来提醒后面的人,声音如蚊子般细小“深哥,我,我要做饭。”

    “我比较想”叶故深低低的笑着,嗓音淳淳,薄唇更加凑近她小巧圆润的耳朵,不轻不重的在上面轻咬着,声音里带着些暗哑,“吃你。”

    沈泛犹如被雷电击中,头脑里全是星星在晃荡着。在他轻轻的挑拨下,整个人几乎软成了一汪春水,绵绵的挂在他的双臂间,那话让她真是又羞又怒,张着嘴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恍然间被转了个身,她软软的倚在他怀里。

    红唇被掠夺着,轻柔舔舐,勾缠辗转,湿润的舌头像是滑溜溜的水蛇一般,灵巧极了,她没下就溃不成军,迷迷糊糊下被他抱上了光滑的流理台,纤细的两腿蹭在他腰间。

    对于她不争气的大口呼吸,他只是轻轻的笑着,凉薄的唇在她下巴上,脖颈间流留忘返,感受娇躯在怀里颤抖,他凑到她耳边悄悄道:“每次看你在厨房忙碌,我就想,如果把你双腿折起来是什么样子。”

    “啊?”沈泛美眸因情动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缭缭绕绕,娇艳媚人。听到他这么说,茫然的眨了眨眼,等发现他指的是什么后,脸色瞬间爆红,使劲的捶打着他。

    叶故深愉悦的笑着,俊美的脸上染着浓浓笑意,眉头轻轻的挑着,在黄昏的光辉下,那笑容竟显得有些邪气,他越发的将怀里的人给搂的更紧了。

    锅里的水在沸腾着,时不时传来轻微的气泡爆破声,这也恰好提醒了沈泛,往后一瞥发现栋栋楼层时,惊得立刻回了神,使劲的去推他,“深哥,这里是厨房,不要这样。”

    叶故深叼着她的耳垂把玩,不愿意放开,冷不丁的听到这扰人的话时,只是伸手将窗户被关上,光辉掩去,厨房里的光线就显得有些暗暗虚虚了。

    酥麻自耳垂蔓延自身体各处,沈泛浑身颤抖,揪着他的衣袖,咬牙不让那羞耻的声音传开来,闷声哼着,臀下的冰凉让她皱起眉来。

    叶故深特别喜欢她小巧的耳朵,软软的,泛着粉红,往上轻轻哈一口气那就变得更红了,瞧着那耳垂被充吸的莹莹发亮,他满意的轻哼着,唇再度覆上她娇艳的红唇,企图剥去她仅存的理智,一手慢慢悠悠的朝前探去,轻轻拉扯间,那质地柔软的带子就解散开来。

    胸前的微凉让沈泛脑中警声大响,她反射性就拿手去遮掩,哪知另一只手比她的更快,扭转间就将她两条细腕给钳制在她的后背,眼神暗幽幽的盯着那娇美的躯体。

    “深哥”沈泛瑟瑟发抖,浴袍滑落在腰间,有些冰凉的空气让她细嫩的皮肤都起了点点,整个人像是摇摇欲坠的嫩花一样。

    叶故深充耳未闻,那只闲着的手探到她背后去,轻轻勾动间,蕾丝花边的内衣就从肩上滑落,滚到了沈泛的两腿之间,带子往下坠落,隐隐间透着一股春欲的气息。

    他将皮带从腰间抽出,很是灵巧的将她双手给束缚住,这样,他两只手就可以随意的游动了,从后背渐渐往前,温柔轻抚,感受她的战栗,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那个黑色的花儿还是隐匿在她的腰间,随着腰线的起伏在晃动着,小小的,浓墨般黑的花瓣儿让叶故深将大拇指按了上去,轻轻揉捏几下,湿润的唇随后而至。

    “唔”破碎的声音从嘴角溢了出来,她不要叫出来,只能如小鹿般的呜呜声,额头密密麻麻的铺满细细的汗珠子,身躯因为他的煽风点火而一再的颤抖着。

    就在这让人沉醉的气息中,手机铃声慢慢悠悠的唱了起来。

    那是沈泛很喜欢的一首英文歌曲,男歌手的声音很有磁性,缓缓地唱着,柔柔的在整个厨房飘散开来,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沈泛回了一点神,软软的叫道:“深哥,电话。”

    叶故深不理会,手指仿佛火焰一般,在她娇嫩的身子上游移着,歌声在不知疲倦的唱着,停了不过三秒,又荡响了起来。

    沈泛有点急了,白嫩的脚趾头在他大腿上狠狠踹了一下,“电话。”

    “妈的!”叶故深暗暗骂了一句,眉眼间都笼着一层薄冰,他将电话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直接开扩音放在边上,大手还在煽风点火,不愿意停下一秒。

    “儿子,儿子你回来了吗?”电话那头的谢温仪叫嚷着,话语里还带着些少有的愉悦,呵呵笑道:“晚上喊宝贝儿一起回来吃饭,不要都在外面吃啊!”

    谢温仪的声音把沈泛给彻底弄回了神,她狠狠瞪了那个恶劣的男人一眼,愤恨的羞红了整张小脸蛋,又是一脚踹了上去,结果被稳抓在掌心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