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棋盘上的较量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沈泛,你这跑车很漂亮呢!”陆翊语坐进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冲沈泛浅浅笑了一下,声音温软之极,“好像以前在京都的车展上看到过。”

    “深哥送的。”不知道怎么地,沈泛特别想把叶故深搬出来压她一下,很是随意又略微不满的说道:“他嫌弃我那辆甲壳虫很丑,就给我买了一辆这个。”

    “甲壳虫不丑呀,我觉得挺漂亮的。”陆翊语笑道:“先前伯母说深哥总是喜欢欺负你,其实在我看来,你就他一个妹妹,他宠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欺负你呢?”

    沈泛不太想回答她问题了,随便的敷衍了几句,开车离开这里。

    因着要回家,她索性选了一家离家特别近的大型商场,停好车后就带着陆翊语去选购食材,陆翊语宛若姐姐一样亲昵的挽着她,和她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推车经过零食区的时候,陆翊语顺手拿了两包乐事的薯片放进购物车,沈泛还以为她要吃,没想到她只是说:“深哥说你挺喜欢吃这种小零食的。”

    深哥,深哥你妹!

    沈泛心里的小怪兽在咆哮着,你也不过是来叶家吃了一次饭,和叶故深见过一次面而已,干嘛弄得好像相处了好几年的男女朋友一样?

    想到叶故深在私下可能和陆翊语来往密切,分享各种事情时,她心里就特别不舒服,不过却没表露什么,脸上保持着礼貌端庄的微笑,时不时的点点头。

    陆翊语选购生鲜食材时很有耐心,认真的研究肉质的新鲜度,柔软度,想着要用什么样的食材来搭配,那无比认真的样子太让向来随便惯了的沈泛深受打击。

    买完食材驱车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

    谢温仪亲自来开的门,她一边把陆翊语手中的袋子都拿到自己手里来,一边眉开眼笑的说:“你伯父说你做的菜特别好吃,真是麻烦你了,请你吃饭还要你来下厨。”

    “没关系的,伯父伯母要是想吃我就天天来。”陆翊语乖巧的说着,这番甜蜜的话简直让谢温仪乐不可支,真是越看她越喜欢,真恨不得让叶故深现在就把她给取回来。

    沈泛本来想帮忙的,见陆翊语在厨房一个人游刃有余的做着所有事情时,她撇了撇嘴巴,很识趣的退了出去,将棋盘拿了出来,磨刀霍霍的和自己爷爷大战起来。

    叶玮庭是象棋高手,年轻时除了打架追美女最爱的就是象棋。

    在深山隐居的时候,偶尔也会一个人分两角来下着玩,不过终究是没趣。眼见沈泛一个小丫头片和自己挑战,他当然是乐呵呵的应承下来,想搓一搓她的锐气。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瞧叶玮庭吹胡子瞪眼的不甘模样时,叶佳杰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弹了一下沈泛的脑门,悠悠然道:“爸,她可是跟阿深学了不少歪门邪道,你哪斗得过她呀!”

    “什么叫歪门邪道?爸爸你这话太不中听了。”沈泛不满的说道:“那是战略你懂吗,我可是在深哥手上输了上百回才总结出来的经验。”

    “你当我不知道吗?”

    叶佳杰瞟了她一点,凉凉道:“阿深每次和你下的时候都会故意放慢速度,就是想让你好好看看学下来。你总说你哥哥奸诈无赖,自己还不是一样,用这招来对付自己爷爷。”

    “什么?”对面的叶玮庭一听,眼睛立刻瞪得大大的,痛心疾首的说道:“爷爷都这么一把岁数了,你们这两个小崽子还整天想着欺负我,心痛啊,太心痛了!”

    沈泛大汗,爷爷怎么能这么输不起呢?

    这会,晚餐已经全部布置好了,就等着众人洗手入座。

    叶玮庭却偏偏不干,输的有点不甘心,冲陆翊语招了招手,笑眯眯道:“小语啊,听说你挺会玩象棋的,是不是呀?”

    “还好,有时候会和爷爷下两盘。”陆翊语将手帕递给一旁的于妈,款款走了过来,瞧了瞧那棋盘,她笑道:“让叶爷爷您和小辈玩太费心了,我代替你和小泛玩一局吧。”

    这番拥护的话让叶玮庭听着特别舒服,当下就让开了位置,乐呵呵的说道:“你们要是谁赢了的话,我就奖励她一百万。”

    “爸,玩个象棋而已,你怎么拿金钱出来赌注?”叶佳杰有些不满,他不是在乎那小小的一百万,只是觉得这奖励太不妥当了,“奖励点别的不好吗?”

    “又不是拿你的钱,唧唧歪歪什么?”叶玮庭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是最大的那一个,我说给什么奖励就给什么奖励!”

    “叶爷爷,其实伯父说的也不错。”陆翊语赶紧安抚他,笑道:“不如这样吧,赢的那一方可以要求叶爷爷你答应一件事,只要在您力所能及里的事情,怎么样?”

    叶玮庭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当下就应了下来,“行,那就这么办。”

    沈泛默不作声的将棋盘里的棋子收到棋盒里去,心里叹道,这陆家教养出来的千金就是不一样,手段那么高,三言两语就能将僵硬的气氛给化解掉。

    开始的时候,陆翊语还抿唇笑了笑,让沈泛手下留情。

    她下棋就如同她人一样,温润如水,不带任何杀伐之气,缓慢的往前移动着,面对沈泛布下的陷阱也是不慌不忙的应付,像是棉花一样,软软绵绵的,让人打着也不疼。

    渐渐地,沈泛眉头皱了起来。

    她从叶故深那学的一套强势进攻对陆翊语压根就没用,对方只是一味的防守,也没有怎么大肆进攻,她就已经失去了两个棋子,陷入在泥潭中,实在有些不妙。

    再到后来,沈泛换了一种法子,精心布置自己的战队,如果她拿不下陆翊语的城池,那么陆翊语也不能攻进自己的城池来,除非她想同归于尽。

    “长进了不少。”叶佳杰揉了揉沈泛的脑袋,由衷的夸赞了一句:“在棋艺上进步还是很大的,虽然和你哥哥打依旧避免不了会输。”

    “爸爸,你真扫兴。”沈泛不满地嘟嚷,狠狠瞪了那棋局一眼。

    陆翊语不敢盲目进攻,她也不敢盲目进攻,走到最后,自然是成了平局,这也恰巧提醒了沈泛,陆翊语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好对付,和她对上的话,一定要万分小心。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