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等你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嵌在黑色丝绒中间的戒指璀璨而夺目,那极其纯净的钻石让周围不少女性连连惊叹,眼神充满羡慕和嫉妒,恨不得把站那的沈泛换成自己。

    面对沈泛惊愕无比的眼神,陆翊闻只是微微一笑,面色带着几丝紧张之意,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断然不退缩,将戒指盒高举到她面前,眼神坚定而充满柔意。

    “沈泛,请你嫁给我。”

    这等惊人的举动把颜一诺和阮伟也惊呆了。

    颜一诺像是被火烧屁股一样,猴子一般的窜了上去,把沈泛往后拽了一些,蔑然的眼神狠狠瞧着陆翊闻,十分不快的说道:“嫁什么嫁,你们才认识多久啊?!”

    这突然的阻扰让陆翊闻很恼火。

    他是向沈泛求婚,当事人都没拒绝,她瞎说个什么劲?

    邵俊文也不喜欢陆翊闻,见他跪地向沈泛求婚时赶紧跑了上来,半开玩笑半责备的说道:“不是说好只过圣诞节的吗,怎么你这么出其不意呢?这可不行喔!”

    自陆翊闻搂上沈泛肩头的那一霎那,叶故深心中就不快了。

    往后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心渐渐收拢,直到陆翊闻单膝跪地,高调的在所有人面前向沈泛求婚时,他终于是维持不住,脸色狠狠沉了下来,紧捏着手中的苹果。

    站在他身边的陆翊语唇边笑意更深,给她染上了一抹动人的神采,漂亮的眼眸凝视着那看似天造地设的一对,她幽幽叹了一声:“我这弟弟哪配得上小泛呀!”

    叶故深拢了拢眉骨,薄唇往她耳边凑了过去,沉沉道:“一切很成功是吧,嗯?”

    慵懒上挑却夹着冷意的单音节让陆翊语心头颤了颤,不过一秒,她脸上的慌乱就尽数被掩去,声音柔柔的,泛着水色似的:“我也希望他求婚能成功呢。”

    有东西砸落在地上的轻微声,下一秒,她的脸颊就被冰凉的双手给捧住。

    男人眉头虽没拧,但是却笼着一股暗沉之色,狭长迷人的眼眸微微眯着,眼底的光泽如同在火尖跳舞的蛇信子一般,微抿的薄唇给人一种极其致命的诱惑。

    “陆小姐,不要把别人都当做傻子”那纤长而略带冰凉的大手在她嫩滑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着,慢慢地,一只手朝她后颈移去,嗓音清冷:“威胁我吗?”

    陆翊语被迫只能看着他那双冰凉刺骨的眼神,快速在心底搜索,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面上依旧是柔美温婉的笑容,“深哥,你知道,没人敢威胁你,我也不例外。”

    叶故深俯身,俊美的面容离她鼻尖不过一尺宽的距离,扣在她后颈的手稍稍使劲,对于她紧蹙眉头的表情,他只是冷冷笑着:“你弟弟有几斤几两我不知道吗?”

    “他向来爱玩,从不会考虑复杂的事情,追女人也是,不会用优雅的百合花,不会布置浪漫的烛光晚餐,而且他手上资金有限,没有你这个姐姐军师的帮忙,一切都办不成。”

    “陆小姐,千万不要去试着碰一个人的底线。”男人的话语顿了顿,而后似笑非笑的瞧着陆翊语,一股冷冽的气息自他周身缓缓蔓延开来,“而沈泛,刚好是我的底线。”

    “过完年你自己送陆翊闻去叙利亚,不要让我动手。敢再动分毫心思帮忙你弟弟追求我女人的话,我不敢保证下次太阳升起时,你们陆家的江山还在不在江城。”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可就是这威胁也让陆翊语忌惮了,在那阴沉的目光下,她只能颤颤巍巍的点头。

    陆家再怎么也和叶家比不的。这么多年的发展下来,叶家由叶故深掌舵后,已经不单单满足驰骋商场,手也悄然伸到军政两界,而且,势力似乎在渐渐完善。

    京都军区霸主肖然,尼克贝尔继承人阮伟,鬼才设计师邵俊文,围绕在叶故深身边的几乎都是背景雄厚的泛泛之辈,每一个都力量强大,惊人之极。

    而陆家,只有一个陆翊州在支撑着。

    在外面看来,叶故深和陆翊语的举动极其亲密,尤其是叶故深俯身下去的动作,更是惹得其他人无限遐想,而这令人误解的一幕也深深的刺痛了沈泛。

    她心中只觉得沉闷烦躁,而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和颜一诺的骂声更是让她心中的不快加深,将细眉狠狠拧了起来,无奈又清冷的说道:“诺诺,够了。”

    颜一诺瞟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退了回来。

    面对陆翊闻眼里的期盼,沈泛只是抿了抿唇,沉默了两秒后,狠心说道:“翊闻,对不起,我们现在的感情基础太不稳定了,你又求婚的那么突然,我真的”

    陆翊闻从话里听了出来,她婉转的拒绝了自己的求婚。

    “就是嘛,起码要等个三五年再把戒指拿出来!”见沈泛拒绝了陆翊闻后,颜一诺心中一块大石落了下来,她朝陆翊闻翻了个白眼,凉凉道:“咱们泛泛现在青春正好呢!”

    “别跪了,地上多凉。”邵俊文虚虚笑道,赶紧去把陆翊闻拉了起来,而阮伟则是高喊着送苹果和糖果,把所有人的视线往那边引去。

    陆翊闻知道颜一诺这几个人都不喜欢他,也不希望他和沈泛在一起,对于他突然的求婚就更加反感了,不过他只是默默的将戒指收了起来:“不管多久,我一定会等你的!”

    “那你就尽情等吧。”

    叶故深凉薄的声音插了进来,他缓缓走了过来,清冷的目光只是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随后撇开,挺拔的身躯和他擦肩而过,“很晚了,大家散伙吧。”

    “是有些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陆翊语浅笑着跟了上来,她礼貌的和沈泛几个说再见,硬拽着陆翊闻就走,不让他再多看沈泛一眼。

    邵俊文知道自己没人可怜也不能送谁回去,闷闷嘀咕着,独自离开。

    而和几个保镖合力送完苹果的阮伟又颠颠跑了回来,视线在颜一诺身上转了半天,他搓着双手,凑上去十分讨好的问道:“那宝宝你今晚要回公寓谁吗?”

    颜一诺黑亮的眼睛瞅着他,嗯哼一声,“那你要不要我回去呀?”

    见她在暗处往沈泛指了指时,阮伟心中顿时明了,知道她今晚是要跟自己回去了,忍不住抱着她亲了又亲,“阿深我们先走了啊,沈泛就麻烦你送回去了,感激不尽!”

    叶故深淡淡嗯了一声,等他们走后,目光又放到沈泛身上。态度很自然又有些强硬的将她怀里的那束紫玫瑰给拽了出来,淡淡问道:“送你回公寓还是回家?”

    突然落空的臂弯上叶故深愣了楞,接触到男人拧起的眉和脸上那淡淡的不悦之色时,她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话语登时就变了,“回家吧,正好可以吃个夜宵。”

    而后,两人相继无言的搭车回去叶家。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