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温柔的安抚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雯雯满脸亲切的笑容,朝她摆了摆手:“没事啦,大家都是同事来着。”

    那笑容让魏颜听着非常刺耳,她恨恨想,等她势力起来后,第一个就不会放过雯雯!

    “行了,快去帮我把东西拿回来。”欧阳美依朝雯雯扬了扬下巴,随后转身离开,步伐优雅迷人:“既然咖啡是被魏小姐弄洒的,那就让魏小姐自己去煮一壶回来吧。”

    雯雯点了点头,赶紧将茶壶塞到魏颜手中,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歉意:“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去煮咖啡,不过我可能教不了你,我得帮美依小姐准备点心。”

    魏颜脸部表情有些僵硬,她虚虚笑着:“没关系,我能搞定的。”

    拿着茶壶转身的那刹那,她脸色徒然变得狰狞起来,快步朝茶水间走去,她狠狠捏着手里的茶壶,力气极大,几乎要将它给捏碎似的。

    如果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话,那她就是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欧阳美依你好样的,敢和自己助理一起玩我是不是?

    你给我好好等着!总有一天我在你身上受到的委屈都会全部还给你!!

    ***

    魏颜百度了一下煮咖啡的教程,小心翼翼的尝试了几次,花了近两个小时才煮了一壶咖啡出来,然后端上去给欧阳美依,结果却被欧阳美依狠狠甩开。

    “你这煮的什么玩意?还敢给我喝?!”

    她心里极其憋屈,只能回去茶水间再煮。谁知道欧阳美依就铁心要和她作对的似的,一直对她的咖啡不满意,总是让她重新煮,一番折腾下来,魏颜几乎是筋疲力尽。

    等轮到她自己上去拍戏时,脑子都有些昏沉。

    欧阳美依戏外不放过她,戏内和她对上也不放过,导致精神不佳的魏颜几次出错,七八次的NG让导演罗文翰都气得青了一张脸,冲她狠狠骂道:“你给我滚下去!”

    “不是的,是美依小姐”魏颜急急的想解释。

    然而罗文翰并不想听她的解释,直接打断,冷冷道:“魏颜,我知道你不是科班出生,底子差需要多锻炼,我也愿意给你机会,但是不代表我的戏就能让你为所欲为!”

    “导演就你是心太软了,什么人都放进剧组来。”欧阳美依懒懒笑着,被余婉夺去影后的她心里还是记恨余婉的,“依我看,余婉那女人的眼光也是越来越差了,哼!”

    “早些就说你不适合演戏,你却偏偏要逞强。”

    她凌厉的目光在魏颜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讥笑道:“魏小姐,你的每次失误可是会大大的耽误我们的拍摄进程啊!依我看你演戏天分那么差,不如现在退出算了。”

    魏颜狠狠攥着拳头,低头沉默不语。

    似乎是看出魏颜的情绪不佳,罗文翰也不好多加责备,让她调整好心情再开始。而欧阳美依则是去自己的休息室优哉游哉的吃着点心,怡然自得。

    在后来的几番折腾下,这一幕戏终于拍完了。

    临近中午时,场务带着人将盒饭都送了进来,罗文翰只得暂停拍摄,招呼大家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候再继续拍摄,说完就和灯光师们去一角吃饭了。

    等魏颜从洗手间回来时,篮筐里已经没有什么饭菜了,只剩一盒。

    而那一盒也仅仅只是白饭而已,她咬了咬唇,视线在四周转了转,大家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吃饭,气氛融洽极了,丝毫没人关注她有没有饭吃。

    心里突然就有些难受,她放下盒饭往外走去。

    出了园林后,魏颜抬头瞧了瞧艳阳的天气,炽热的阳光让她脸颊都暖了起来,想到早上受到的种种委屈,终于是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哭起来,狠狠哭着。

    她演戏不光是为了赚钱和名气,更是因为对这个职业的热爱。

    深知自己没有科班出生的底子好,她就拼命的学习,一天二十个小时都在对着镜子练习,揣摩那些角色的性格,为什么她的努力就要被欧阳美依这般狠狠嘲笑?

    越哭魏颜就觉得越委屈,她打电话想和谷风诉苦,结果一个名字却悄然跃入眼帘,脑海里猛然浮现出某人的的温暖笑意,迟疑了两秒,她忍不住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金程翼。”

    听到他如水般温暖的声音时,魏颜一怔,而后哭得更是汹涌了。

    “是魏颜吗?”电话那头的金程翼似乎辨别出魏颜的声音,他轻柔的安抚道:“乖,有事慢慢说,先别哭好吗?不然嗓子会哑的。”

    “我就是忍不住,觉得好委屈。”魏颜止不住的抽噎,断断续续的问道:“为什么我做什么事情都不讨人喜欢?是我做的不够好还是我这个人天生不讨喜?”

    “刚刚拍完戏吧?”金程翼柔声问道,强行忽略她的问题,语气暖暖的:“还没吃饭?那么我们一起去吃午餐怎么样?中国银行那边有一家川菜馆很不错。”

    魏颜特别想见他,边哭边答应。

    不过三分钟,金程翼就坐着保姆车过来了。将魏颜拉上车后,他拿纸巾给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珠,眉眼弯弯,脸上全是暖人的笑意:“你看,妆都花掉了。”

    妆花的女人都很丑,所以魏颜撇开头去,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丑样子。

    “没关系的,你就是妆花了也那么好看。”金程翼柔声说道。那贴在脸颊上的炽热掌心让魏颜心狠狠颤着,呼吸都乱了几分,依旧哽咽着,却不敢去看他。

    川菜馆的老板和金程翼应该是熟人,直接将他们带上了二楼。

    到了包间后,金程翼才敢将口罩和帽子摘下来放在一旁,他随意自然的在魏颜身旁坐了下来,笑道:“都说吃东西能忘掉一切,呆会多吃一点,我买单。”

    “不行,要控制食量。”魏颜摇了摇头。她情绪已经恢复很多,哭了半天,双眼都有些红肿,不过吃饭时仍不忘要保持适当的食量,免得胖起来。

    金程翼轻轻笑了两声,掌心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脸上的暖暖笑容始终没减分毫:“明明比我还大几岁,却像个小孩子似的那么爱哭,你瞧你,眼睛红的跟兔子眼一样。”

    魏颜拿开他的手,狠狠瞪了过去:“你才像小孩!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