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要么现在结婚,要么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魏颜气得浑身发抖,忍不住辩驳道:“沈泛你什么意思?你又不在演艺圈混,怎么可能知道艺人的辛苦,今日的所有,全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

    “亏你还意思说这样的话!”沈泛冷笑着,轻蔑的看着她:“若不是余婉和卫思真帮忙,你恐怕至今还是个名不经传的小演员吧?”

    “余婉帮过我什么了,她心里只有自己而已!”魏颜怨恨的瞪着沈泛,“你们都一样,只会为自己着想而已,从来都没真正的帮过我!”

    “你也用不着总是拿卫思真来刺激我,只要他能给我权利让我往上爬,我就愿意和他上床,任由他折腾!为了权利我乐意,你沈泛管得着吗?”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让沈泛忍不住拍手叫好。

    “你觉得,金程翼听到这些话会作何感想呢?”瞧着魏颜渐渐变白的脸色,沈泛非常满意,朝她凑近一些:“他那么喜欢你,会接受这样的你吗?”

    “沈泛,你个贱人!”魏颜尖叫着,朝沈泛猛扑过去。

    沈泛轻巧的闪过,直接将她脑袋按在洗手池里,狠狠往水里压着,一直到她承受不住的挣扎后,才将她拽了起来,看她满脸狼狈的样子。

    红唇微勾,沈泛冷笑着:“怎么,提到金程翼你就慌了?”

    魏颜狠狠瞪着沈泛,嘴硬的说道:“沈泛,你别以为你能威胁到我!我这段日子都没和卫思真见面,你就是跑去和程翼乱说些什么,他也不会当真的。”

    “是吗?那如果我提供录像带呢?”

    “什么?”这一刻,魏颜终于慌了手脚,不过想到卫思真住处的安保工作,她仍旧镇定的说道:“你不可能有我和卫思真在一起的录像带!”

    沈泛朝她耳边凑去:“但是我有你和孙导演在一起的照片啊!”

    她的话音刚落,魏颜脸上的血色全无。

    明明这恶心的事情只有自己和孙见两人知道,沈泛又是从哪知道的?

    “你,你在胡说什么”纵使魏颜怕的身子都在发抖,仍旧死不承认:“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告你人身攻击了。”

    “魏颜啊,你可真傻!”沈泛拿手拍了拍她苍白的面颊,嘲笑道:“整件事都是宫芷珊和孙见合起来玩你而已,就是想逼你就范,乖乖听他们的话而已。”

    魏颜呆住,被震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怎,怎么会”

    宫芷珊教她怎样拿下卫思真,怎样在娱乐圈更好的生存下去,无论做什么事都先替她着想,就像亲姐姐一样,绝对不可能这样对她的。

    “你还不信?”见魏颜一副不太敢相信的样子时,沈泛就觉得好笑极了:“下次你去宫芷珊的住处搜一下有没有底片,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沈泛不可置否的一笑,柳眉轻轻挑起:“我有一个聪明的儿子,羡慕吗?”

    临走前,沈泛回头瞥了她一眼:“我是看在程翼的面子上才告诉你这些事情,不是要帮你,你尽管放心,我们的账没清,要慢慢算。”

    魏颜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望着冰冷的瓷砖,久久不能回神……

    沈泛一口闷气出完,刚刚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叶故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下来,我接你下班。”

    她瞧了瞧挂钟,好笑的说道:“亲爱的,现在才五点而已。”

    “沈泛,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察觉到男人的语气中有生气的成分后,沈泛生怕一个拒绝他会进来把电视台都拆了,赶紧收拾东西下楼去。

    刚刚打开车门,人就被拽了进去。

    叶故深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带,薄唇带着一股掠夺之意,简直凉的让沈泛忍不住打颤,细细的呜咽着:“深,深哥,马路”

    她深怕他手下一个用力,自己魂儿就飞出去了。

    叶故深恍若未闻,边凶猛的掠夺边单手将腰间的皮带抽了出来,直接将沈泛的双手给牢牢绑住,狠狠在她下唇上咬了一口,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极其骇人的气息让沈泛心里有些毛毛的,非常不安的扭动着,哪知道叶故深伸手就在她臀上重重拍了一下,差点让沈泛蹦起来:“深哥,你混蛋吗!”

    等车子终于停下后,还没等沈泛往窗外看一眼,一件大衣就盖在她脸上,她就这么被叶故深扛着下了车,等眼前能看清东西后,已经是在陌生的公寓里。

    男人深沉的眼眸中布满狂风暴雨,俊美的面容上敛着一层薄薄的怒气,他修长的指头一边解着纽扣,一边朝沈泛逼近:“沈泛,我收回昨天说的话。”

    “深哥,深哥你听我解释!”沈泛不住的往后退缩,她真怕自己这身板经不住他的折腾,赶紧认错:“那是我师兄!真是只是我师兄!”

    叶故深瞧着她:“涵涵不是叫他把把?”

    “是,可是涵涵和凌睿从小都是这么叫的。”

    见男人脸上的怒色更添一分后,沈泛简直被自己的解释给蠢哭了,可是后背紧挨墙壁,已经无路可退,只能弱弱开口:“深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不管你几个意思,我不愿意等了!”叶故深欺身压了过来,单手掐着沈泛的下巴,咬牙切齿:“我要把你身上的痕迹都给抹除掉!”

    只要一想到沈泛可能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小嘴里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他整个人就火大的不行,剁了那男人的心都有了。

    他不等!等不下去了!

    沈泛真要哭了。

    这男人能不能好好听她解释一下啊,非要一个劲的脑补那么多吗?

    沈泛今天穿着一件后背是绑带的水袖长裙,叶故深解了一下解不开后,就直接用蛮力去扯,让沈泛心疼的直骂:“混蛋,这裙子两万多啊!”

    “你还有时间担心这破裙子!”叶故深拧眉,凑上去惩罚似的咬着她的唇,语气十分凶狠:“要么现在结婚,要么给我干!”

    沈泛顿时红了整张脸:“流氓!变态!”

    混蛋啊!她两个都不要选!

    “哦,原来你选第二种啊!”叶故深似乎是明白了,将她纤细的两腿架在肩上,薄唇从下吻到上,而后,缓慢的抬起头来。

    眼神危险,声音低沉带笑:“那我就流氓一晚上给你看看。”

    沈泛欲诉无泪。

    她真不是这个意思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