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过来,我抱抱

作品:《国民老公:主播惹不起

    因为这个好消息,沈泛喜极而泣。

    她一直以为叶故深再也没有办法恢复记忆,紧紧握着他的手,她道:“做了手术有可能失去现在的记忆,深哥,真的可以吗?”

    叶故深微微勾起唇角,深情的看着她:“现在关于你的记忆太少,就算没有了也没关系,你会帮着我回忆的,是吗?”

    沈泛重重点头:“嗯,我会!”

    不过闫凤华却说没那么快。

    他要给叶凌涵做了手术后,才能安排时间给叶故深。

    趁着有空时,叶凌睿打了一个电话给谢温仪。得知叶凌涵出事后,谢温仪着急死了,急急跑了过来,一个劲的数落叶故深,把他说的半句都不敢吭声。

    下午四点多,小家伙才慢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奶奶的小心肝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谢温仪赶紧扑了上去,“涵涵饿不饿呀,奶奶带了你最爱吃的龙骨粥。”

    叶凌涵摇了摇脑袋:“涵涵还不饿。”

    见床边围的全是人时,她眨了眨大眼睛,非常好奇的问道:“涵涵是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爸比妈咪,姨姨你们都站在这呀?”

    “涵涵没事,身体特别棒!”沈泛笑着说道,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凤华叔叔说后天上午给涵涵做手术,手术过后,咱们涵涵就再也不会那么难受了。”

    “真的呀?”叶凌涵小脸上一喜,特别高兴的说道:“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带那么多药物在身上了!妈咪你不知道,以前涵涵总怕自己会突然死掉。”

    谢温仪和叶故深均是被吓得脸色一白。

    尤其是谢温仪,紧紧搂着小家伙,拍着她的背安慰:“小心肝啊,你可千万不要说这些话来吓奶奶了,奶奶的心脏受不住这些刺激的。”

    叶凌涵赶紧闭嘴。

    哦噢,她可不想把奶奶给吓坏了。

    看到叶故深时,叶凌涵给他索要抱抱。柔嫩的脸颊蹭了蹭他的脸:“爸比,舅舅可生气了,还说要带涵涵回去意大利,爸比一定要加油哦!”

    “别担心,爸比不会让舅舅把你和哥哥带回意大利的。”叶故深揉了揉她的头发,带笑的目光坚定无比:“涵涵一定会跟爸比妈咪在一起。”

    叶凌涵猛点头,小酒窝浅浅的:“涵涵也要和奇哥哥在一起!”

    阮正奇感动极了。

    他还以为他未来的小媳妇心里没有他呢!

    等涵涵啃了半个苹果,状态稍稍好了一些后,沈泛才小心地问道:“涵涵,你怎么不坐门口的这部电梯,要跑那么远呢?”

    “我才不想和那个坏阿姨搭同一部电梯下去。”见沈泛提到这个,叶凌涵心里就有点不高兴,撅着小嘴:“她说那边还有一部电梯,我就去那边了。”

    听罢,沈泛狠狠攥拳。

    她再三警告过陆翊语不要对自己两个孩子出手,这女人却充耳不闻,当真以为她脾气那么好,能一次再一次的容忍吗!

    叶故深的眼眸也微微眯起,透着狠厉和杀气。

    本来陆翊语这么多天的所作所为就让他不喜,加上得知自己失忆可能是她做的手脚后,叶故深就更加心寒,连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

    没想到她竟然敢对自己的孩子动手!

    和小家伙玩了一会后,叶故深借着有事离开,立刻打电话让人行动起来。

    他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沈泛和两个孩子,谁都不准动一下!

    未来的两天里,可谓是腥风血雨。

    京都的豪门世家讶异发现,叶氏像是要和陆家疏远关系一样,从陆家的所有企业撤资,直接让陆家元气大伤,股票下滑趋势一天比一天猛烈。

    不光如此,陆家在其他地区开设的酒店,旅游村和房地产公司也因为资金等问题而一家接一家的倒闭,让众人都极为惶恐。

    可是陆家没人出面,叶氏的掌舵人叶故深也没有出面。

    叶故深忙着收复陆家的各项资产时,叶凌涵的手术也在紧张的进行着,最后手术极为成功,沈泛亲自打电话给他说。

    等事情忙到尾时,叶故深也到了动手术的那天。

    小家伙认真的安慰着自家爸比:“爸比,凤华叔叔会给你打麻醉的,只有小小的疼痛而已,涵涵可以坚持下来,爸比也可以的!涵涵给爸比加油哦!”

    叶故深莞尔。

    沈泛想跟着进去手术室看,闫凤华却阻止她:“信我,会没事的。”

    她只好点头:“凤华哥,那麻烦你了。”

    “真是的,那女人怎么那么能溜!”颜一诺捏着自家儿子的小脸蛋泻火,闷声嘀咕着:“才短短几个小时而已,就从国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泛也很无奈。

    她也没想到陆翊语的心思这么缜密,知道事情有可能被曝光后,赶紧带着自己爷爷当天下午就离开,直接撇开她一手培养起来的宫芷珊和魏颜两人。

    无情之极!

    “等深哥手术完再说。”沈泛淡淡说着,眼里充斥着狠厉:“将陆家的资产全部收复是远远不够的,陆家在政界还有一个陆翊州!”

    她要斩草除根,绝对不给其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来。

    沈泛赶紧迎了上去,小心地问闫凤华:“怎么样了,他恢复记忆了吗?”

    闫凤华但笑不语,示意她自己去看看。

    俊雅的男人正清醒的坐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头顶上缠着几圈厚厚的纱布,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透着许多困惑和不解。

    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见男人这幅样子时,沈泛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心想手术不是失败了吧?

    沈泛一步又一步,缓慢而坚定的朝他走了过来,见那双浓墨般的眼眸抬起来看向自己时,脚步就变得有些机械起来:“深哥,你,还好吗?”

    话里带着她都能感受到的颤音。

    叶故深深深的瞧着她。

    足足有十多秒,在沈泛以为他记忆没恢复而失落时,男人眼中却突然灌满浅浅笑意,朝她张开双臂,低沉的说道:“过来,我抱抱。”

    沈泛一怔,然后狠狠扑到他怀里,笑骂着:“混蛋!就不能不这么吓我吗!”

    叶故深捧着她的小脸,深深亲了下去。

    许久,才满足的放开。

    按揉着她略微红肿的小嘴,他将她拥进怀里,一点点的收进双臂:“沈泛,你知道你当初多残忍吗,一点痛苦都不让我替你分担,狠心离我而去。”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