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老头子的技能比信物管用

作品:《网游之短刀行

    严重依言放下了紧握着的百炼,谢晟的武功远比自己高,被谢晟贴得那么近,打肯定是打不过了,就是“刹那芳华”出手,也不可能重创谢晟,还不如乖乖的让谢晟查看一下,说不定还有转机。

    严重只感到脸上一片冰冷,一只大手按了上来,谢晟的指尖轻柔的在严重的脸上一下下抚过,凌厉的眼神柔和了下来,脸上表情也不复狰狞,只是他眼神里透出的那副温柔的神色让严重猛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底暴寒。

    大爷,我不搞基的啊!严重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你这么柔情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果然是公子的无双谱所制的面具,公子可是把这功法都传授给了你?”谢晟说话不再冷硬得让人难受,枯瘦蜡黄的脸上抽动着想挤出几分温和的味道,但僵尸一般的脸,怎么看都温和不起来,他的手仍按在严重的脸颊上没有放开。

    严重木然点头,说归说,能不能把你的手放开先。

    “公子平安无事就好。”谢晟放下了手,努力的从枯瘦的脸上挤出了几分笑容,可能是很久没有笑过的关系,这笑容看起来竟有几分扭曲可怖。

    “你叫老头子公子?那他是有多大?”严重疑惑的问道。

    “在这地宫之中不知年月几何,如果老夫没记错,公子今年应还是四十许,未够五十。”谢晟屈指计算了下道。

    “哈?”严重指着自己的脸庞,“那这个不是老头子的本来相貌?”

    “当然不是,公子丰神俊朗,人中龙凤怎么会是这么苍老的模样,你这相貌我根本不认识,你还是换回来吧。”谢晟温和的说道。

    “我一直还以为这就是老头子的本来面目呢。”严重卸下面具恢复了本来面目说道。

    “呵呵,公子在江湖中行走,化身千万,见过他本来面目的人本就极少。”谢晟发出了一阵嘶哑的笑声。“不过你作为他的传人,他竟然都未给你看到他的真容,也是奇怪。”

    严重挠头苦笑道,“我算不上他的传人了,他只是教了我一些功法。”

    “无双谱的易容变声塑形之术,你可是都学会了?”谢晟问道。

    “易容和变声术都还行,就是塑形之术还不能施展。”严重道。

    “这几样功法就是公子爷压箱底的绝技,这些都教给你,说你是公子的传人也不为过。”谢晟说着,突地单膝跪下,抱拳道,“见过少主人,刚老谢头多有冲撞,还请少主人恕罪。”

    莫名其妙的谢晟就跪了下去,严重赶忙扶着他的双臂要将他拉起来,一阵尴尬,“你这是搞啥,干嘛叫我少主人?”

    “少主人若是不肯恕罪,老谢头就在此长跪不起。”谢晟语气坚定的道,严重手上发力,却不能动摇他的身体分毫。

    “你怎么说怎么好啦,我原谅你了,快起来吧。”严重一阵无奈,转头却看到姬无双站在一边猛眨着眼睛,严重这才想起,自己只顾和谢晟聊着,把被点穴制住的姬无双晾在了一边好久。

    谢晟这才站了起来,顺着严重的目光一看姬无双,问道“这是少主人的朋友?”戳指在姬无双的身上点了两下。

    “呼”姬无双长出一口大气,不住的活动因点穴麻木的身躯和四肢。

    “多有得罪,见谅!”谢晟对姬无双抱拳一礼,对姬无双的语气却不是那么的客气。

    “谢前辈言重了,我没有大碍。”姬无双揉着手臂,苦笑着道,刚被点穴,他可是一直保持着持剑刺出的姿势,整个人都快僵硬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少主人,这边请。”谢晟微微弯腰,伸手示意道。

    严重连忙点头同意,在这墓室之内,众多的哥舒家先祖的尸体环绕,的确不是什么交流的好地方,站在这总感觉阴风阵阵,背脊发冷,虽然明知这些都是死物,仍是克制不住心底的寒意。

    严重,姬无双跟着谢晟走到一个墙角边,谢晟在墙上一块石砖上按了几按,只听到一阵“咔,咔,咔,”的机括运行的声音,面前的石墙突地向一边缓缓的移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间石室,边上的石墙竟是空心的。

    石室之内的摆设十分的简陋,只有靠墙的一张石床,一张石质的矮桌,和几张石凳,墙上凿了个四四方方的空洞,整齐的摆放着一些食品衣物和几本线装书籍。

    整个石室只有墙上镶嵌着一盏铜灯照明,灯光十分的昏暗。

    严重左右环视了下,也难为谢晟竟然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住得下去,换做严重自己,多半过一段时间就会半疯。

    “少主人,请坐!”谢晟抬手招呼道。

    严重依言和姬无双在矮桌边坐了下来。

    “还是不要叫我少主人了吧,好不习惯,叫我名字严重就好了。”严重道。

    “礼不可废,这个话就休要再提。”谢晟也坐了下来说道。

    “话说为啥要叫我少主人啊?”严重道。

    “公子爷就你一个传人,叫少主人并没有差错。”谢晟恭谨的道。“此处并无访客到来,未能准备些茶水,少主人还请见谅。”

    “那个无所谓了,你老年纪大,我还是叫你谢叔吧,话说我刚拿信物给你你不信,怎么用下易容术你就信了。”严重疑惑的问道。

    “公子爷的无双谱没有相应的药物功法,根本无法仿冒,无双谱制作的面具,也需得要相应的功法,才能戴得上去,这是假冒不来的。”谢晟道。

    “啊?”平时用面具用得习惯了,严重倒还真没注意到这点,都是直接往脸上一贴,使用易容术一抹过就直接戴上去了,按这么说,那送给被诅咒的阿强爷他们的面具岂不是根本没用,白天书他们肯定要疯狂的吐槽,严重竟然临走还挖了个坑,送了些不能用的东西。

    让严重奇怪的是,白天书他们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发飞鸽传书过来喷自己,难道那些面具都还没有使用过?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