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8 柔情似水

作品:《爱情若如初相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最新章节!

    司徒兰心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她红着眼圈笑道:“早知道你没有误会我就不担心了,害我担心的半死。”

    “哎,虽然没有误会,但是看那个家伙还是令人讨厌的很。”

    上官瑞发动引擎,车子向海边的别墅前进,一路上,司徒兰心都想劝上官瑞搬回家里住,可又觉得时机不够成熟。

    快要到别墅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江佑南的号码,她很犹豫要不要接。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

    上官瑞随口问。

    “江佑南……”

    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你们又没什么,接就是了。”

    司徒兰心这才接了电话:“喂?”

    “身体好了吗?”江佑南的语气充满了关切之意,司徒兰心慢条斯理的回答:“恩好了。”

    “他……没有误会吧?”

    瞥一眼上官瑞:“恩,没有。”

    “没有就好,记住我今晚说的话。”

    “什么话?”

    江佑南差点没吐血:“这么快就忘了吗?”

    “不好意思,你说了那么多,我真不知道你指哪一句。”

    “我是真心喜欢你,非常,真心的。”

    司徒兰心说不出话了,上官瑞就在旁边,她能说什么啊。

    “哦,知道了。”

    “不是要你知道,而是要你记住。”

    “哦,记住了,那我挂了。”

    “好,晚安。”

    司徒兰心正欲挂电话,上官瑞一把夺了去,然后,气呼呼的对着手机说:“不要总惦记着别人的老婆,想惦记的话,自己娶个老婆惦记!”

    啪,把电话挂了。

    “刚才还说没误会呢,这又吃哪门子醋了。”

    “本来是想忍的,但是忍不住了,还有,不许你记住那句话!”

    “什么话?”

    “真心喜欢这句话。”

    司徒兰心倒抽口冷气:“你听到了?”

    “距离这么近,我能听不到吗?太过分了这家伙,我还在旁边就肆无忌惮的调戏你,那我要是不在还了得,不行,你把那工作辞了。”

    “工作辞了你养我啊?”

    上官瑞眼一瞪:“我养不了你吗?”

    “当然养得了了,可是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啊。”

    “那我就帮你调个学校,只要不跟他在一个学校就行。”

    “可我就喜欢我现在的学校,我跟这里的学生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

    “你是故意跟我作对是吧?”

    “别小心眼了,我跟江佑南之间是不可能的,三年都没能擦出爱的火花,现在就更不可能擦得出来了。”

    车子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别墅门前,司徒兰心下了车,挽着上官瑞的胳膊进了屋。

    “我会时刻盯着那小子,一旦他对你做出什么非分之举,你就必须马上给我转校,并且,我也不会放过那小子。”

    “好啦,知道了。”

    司徒兰心将他按坐到沙发上,然后奔进浴室,过了一会,端着一大桶热水出来了。

    “干吗?”

    上官瑞不解的问。

    “泡脚。”

    “你要给我洗脚啊?”

    上官瑞有些受宠若惊。

    “谁要给你洗,我们一起洗。”

    她率先脱了鞋子袜子,然后指着他的脚:“脱了进来啊。”

    噗。上官瑞不明所以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

    “你不觉得你这句话挑 逗味十足吗?”

    什么话?司徒兰心想了想,“是脱了进来吗?”

    “恩。”

    她脸一红,他不说她还没意识到,他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挺那个的,脱了进来,进哪呀……

    “讨厌,也就只有不正经的人才往不正经的地方想,爱洗不洗,我可是在水里洒了能缓解疲劳的精油。”

    上官瑞闻言把鞋子脱了下来,然后脚准备放下去的时候,再次调侃:“你确定你只是在水里洒了精油,而不是能迷惑我的chun药?”

    司徒兰心惊悚的推他一把:“晕,你在说什么啊,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上官瑞哈哈大笑,一把拦住她的肩膀,把脚放了进去。

    不大不小的盆里,四只脚紧挨在一起,上官瑞感概的说:“其实,我们两个人生活也挺好的。”

    “好吗?你不觉得少了什么?”

    司徒兰心其实想说的是家里太冷清了,能跟父母一起生活才不会单调。

    “没有啊,我现在就觉得很幸福。”

    “幸福什么啊。”

    司徒兰心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能在寒冷的冬天,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泡脚,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她犹豫了一下,见他这会心情好,便鼓起勇气挑明了说:“真的不打算原谅爸妈了吗?”

    上官瑞紧贴她的身体蓦然一僵,眼神便黯了下来。

    “不是不原谅,而是没有办法接受。”

    “为什么没有办法接受,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只要他们认识到错了,又何必要一棒子把他们打死。”

    “那是现在状况还不算太差的缘故,倘若我没有遇见你,那我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子?原本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和唐琳说再见,可是现在呢?我们上官家欠了她一辈子也还不清的债,我在她面前,便再也不能说出理直气壮的话。”

    “所以她的任何要求你都不会拒绝,即使她提出和你一起生活。”

    “当然不会了,我对她有愧疚对你同样有义务,不会因为想要替父母赎罪,便辜负了当初在你母亲坟前许下的诺言。”

    “那就真的不能原谅爸妈了吗?真的再也不回那个家了吗?”

    上官瑞忧伤的叹口气,道出了他心底不能释怀的原因。

    “从小,我父亲和母亲就教导我,做人要光明磊落,宽容大度,不能被别人咬了一口就要回咬一口,且人不可怀有害人之心,要时时刻刻保持善良的本性,在这样的教导下,我一天天长大,开始把教导我这些话的父母当成我最崇拜的人,我是个不擅于表达内心情感的人,可是我很爱他们,我相信他们也知道我爱他们,可是结果呢?结果却是这样令人无法接受,一直教导我耿直做人的父母竟然残忍的害死了别人的命,这种心理的巨大的落差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我也是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失望。”

    上官瑞的声音哽咽了,司徒兰心想起那天,他把妹妹关进书房的情景,瞬间就体会了他心中的疼痛。

    即使自己再怎么伤心失望,也不想让妹妹和他有同样的感受。

    这便是他做哥哥的,用心良苦。

    “没关系,都会过去的,现在在我们看来,过不去的心坎,总有一天,我们会连坎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司徒兰心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了上官瑞。

    人之所以有两只胳膊,就是为了拥抱心爱的人,此时此刻,没有什么语言,比这温暖的拥抱更能抚慰他一颗受伤失望的心灵。

    脚盆里的水已经慢慢变凉,两个相拥的人身体的温度却丝毫没有冷却,过了很久后,司徒兰心才松开两只手臂,含情脉脉的对上官瑞说:“我去把水倒了。”

    出来时,上官瑞已经开了一瓶红酒,正独坐在阳台边自斟自酌,她走过去,二话没说,拿起红酒便倒了满满一大杯送入了口中。

    “能喝吗?刚从医院出来。”

    上官瑞深邃的双眼宠溺的瞪向她,她抹了抹嘴边的红酒渍,点头:“没关系,红酒养胃的。”

    接着,又是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上官瑞夺过她的酒杯:“少喝一点。”

    “没关系的啦,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区区一杯红酒算什么。”

    司徒兰心伸手想要夺回酒杯,上官瑞却不肯给她,他把酒杯背在身后:“我说不许喝就不许再喝。”

    “你也太霸道了吧。”

    她很不满的嘟起红唇,佯装生气的站到阳台另一边,双手拖着下巴,视线环顾着不远处的沙滩边,偶尔走过的一两对情侣。

    上官瑞一个人喝掉了大半瓶红酒,见她还在闹别扭,就笑眯眯的问:“真那么想喝吗?”

    她眼一翻:“你说呢?”

    “行,那过来吧。”

    司徒兰心没理睬他,继续四处张望。

    “过来呀。”

    他冲她招手,她这才没好气的走过去,却只见他拍拍大腿:“坐下来。”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司徒兰心还是坐了过去。

    “我喂你喝。”

    上官瑞倒了一杯红酒,然后让她闭上眼睛,司徒兰心手一伸:“我自己喝,不要你喂。”

    “那就甭想喝了。”

    他把红酒送到了自己口中,慢慢品尝起来。

    司徒兰心今晚不知怎么了,就特别想喝酒,偏偏上官瑞又老吊她胃口,“行了,行了,你喂吧。”

    “眼睛闭上。”

    “干吗?”

    “让你闭就闭。”

    她无语的摇摇头,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正等着上官瑞把酒杯放到她嘴边,却不想竟等来一张柔软火热的唇,她本能性的张开嘴,接着一股凉凉的液体滑入了口中,顺着她纤细的喉管流了下去。

    蓦然睁开眼,她的心砰砰直跳,脸蛋也红红的,像是醉了,又像是被他暧 昧的举动所惑。

    “耍流氓啊你。”

    她羞怯的环住他的颈项,柔情似水的眸中似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令人心施荡漾。

    “我说了喂你的。”

    “可是你又没说用嘴喂。”

    “不用嘴喂用什么喂?杯子吗?太没情调了。”

    上官瑞说着,便又喝一口酒,然后含住司徒兰心娇 嫩的红唇,慢慢渡了进去。

    侵占住那一方柔软嫩滑,他越是用力吻她,她的脑袋就越往后仰,长发飘飞,仰头看到了半空中的月色,星眸半眯。

    “我不要喝了。”她在他唇齿间娇嗔,发出一道舒服的嗫嚅,拿粉拳头捶他。

    “那我们就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吧。”他将她分跨双腿抱起,托臂往上颠了一下,走向阳台边的石桌旁。

    她倒抽口冷气,玉颜忍不住发烫,俏脸羞涩地埋在他发间,挥起粉拳捶他,羞涩的提醒:“这是在阳台上!”

    “总是在床上多没情调,偶尔换个地方才更刺激。”

    “情调,情调,左口一个情调,右一个情调,也没见你平时是个多么有情调的人。”

    “所以,我不正在努力么。”

    早就知道他这会拿红酒诱惑她是不怀好意的,果然如此!但这里是不是太开放了?外面沙滩上还有人在散步呢。

    “那边有人。”

    她急急的提醒。

    “别理这些疯子,半夜三更不睡觉,尽打扰别人的好事。”

    “我看你才是疯子,哪有人在阳台上做这种事,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疯了也是为你疯,你就偷着乐吧。”

    洗了个热水澡,肚子便咕咕的叫起来,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婆婆,一听她的声音,十分欣喜:“兰心,怎么有空给妈妈打电话了?”

    “妈瞧你说的,好像我都没给你打过电话似的。”

    司徒兰心嗔笑道,言归正传:“你们午饭吃了吗?”

    “还没,怎么了?”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回家蹭饭去。”

    她喜滋滋的挂断电话,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便出了别墅的大门,驱车来到了白云公馆。

    婆婆早已经翘首盼望在客厅门前,见她回来,自是乐得合不拢嘴:“快进来,让妈好好瞧瞧,这两天瘦了没。”

    拍拍她的脸颊:“恩,还好,没瘦。”

    “放心吧,你儿子天天都带我出去吃好吃的,我比上个月还长了一斤呢。”

    一提到儿子,老夫人的眉梢便挂上了淡淡的忧伤,“他还是不愿意回家里来住吗?”

    司徒兰心挺不忍心,但也只能如实回答:“恩。”

    果然,婆婆十分难过,低头抽泣了起来。

    “妈,别伤心,其实情况没那么糟糕的,他只是自己丢下狠话说不会再回来,有点拉不下脸,容我再多劝劝他,他很快便会回来。”

    “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他昨晚亲口跟我说,他很爱你和爸,只是他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常常死要面子活受罪。”

    “那妈可就指望你了。”

    “没问题,只要有我在,他早晚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

    呵呵,上官老夫人听了媳妇调皮的语言,心情好了许多,拉着她的手:“去吃饭吧。”

    来到餐桌旁,看到一桌丰盛的菜肴,她诧异的挑眉:“哇,我和瑞不在家,你们这生活水平好像提高了嘛。”

    小姑子笑眯眯的说:“哪里呀,是妈听说你要来蹭饭,让厨房临时加的菜。”

    公公也是笑着附和:“就是,平时我们都是跟着你婆婆吃素,今天沾了媳妇的光,可以开开荤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坐了下来,虽然少了一个人,但比起前几天的凝重气氛,今天的气氛算是很好得了。

    “多吃点。”

    婆婆使劲的给媳妇夹菜,司徒兰心吃的狼吞虎咽,主要是早餐也没吃,实在太饿了。

    “赶紧做好你老公的思想工作回家来住,总是吃外面的东西多不卫生啊。”

    “恩我会努力的。”

    司徒兰心笃定的点头。

    一顿饭吃的十分香甜,饭后,司徒兰心揉着肚子坐到沙发上:“好久没吃这么饱了,肚子都快要撑破了。”

    婆婆听她这样说,眼神立马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她坐到媳妇身边,盯着她的肚子悄悄问:“你们是不是一直在避孕?”

    司徒兰心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着脸摇头:“好久没有采取措施了。”

    “那肚子怎么一点动静没有的,你们可都结婚大半个年头了。”

    说起这个,她也很郁闷:“不知道呢。”

    “没去医院检查过吗?”

    “这个怎么去检查啊?多难为情。”

    上官老夫人眉头蹩了蹩:“这样,待会妈陪你去趟医院,咱好好的给检查一下。”

    “不用了,怀孕这种事顺其自然,能怀上的时候自然会怀上,怀不上的时候怎么检查也没用。”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当年我跟你公公一次就中奖了,你们这大半年没怀上孩子,完全不正常啊。”

    司徒兰心愈发难为情:“那也不用去,反正现在还年轻,不着急。”

    “你不急我急啊,我看着别人抱孙子急得心就跟猫抓似的。”

    “急也没办法啊,又不是我想怀就能怀上的。”

    “所以才要去检查啊,咱总要知道一直怀不上的原因是什么对吧?然后对症下药,早日圆了你当妈我当奶奶的梦想。”

    “……”

    司徒兰心揉揉额头,被婆婆碎碎念念得头痛。

    “兰心,你别嫌妈烦,也别嫌妈守旧,妈这是为你好,其实我抱不抱孙子并不是很重要,反正是早晚的事,可你不一样,你现在的处境多危险,唐琳回来了,她对我们上官家充满了怨恨,恨我间接害死了她爸妈,恨你公公当年耍阴谋逼走了她,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瑞夺回去,瑞要是不喜欢她还好,关键他俩有过三年深感的感情基础,这样一来,你的地位就不是那么稳固了,倘若你们之间有个孩子,那相对来说会好很多。”

    司徒兰心目光黯淡了下来,她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放弃好了,我不想因为有个孩子我们才能在一起,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

    “不是说让你把孩子当护身符,而是有了孩子你和瑞之间的感情也会更近一步,他纵然曾经再怎么喜欢过唐琳,也不可能为了她而毁了自己的家庭,孩子不是维系家庭的工具,他是可以将你们紧紧绑在一起的纽带,是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难道你不想,生一个和你自己喜欢的人一样的孩子吗?”

    司徒兰心已然心动,其实她何尝不想,她很早以前,就想生一个眉宇之间很像上官瑞的孩子。

    “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去吧?”

    老夫人犀利的目光一眼便看出了媳妇内心的动摇,乘势鼓励她去做检查,司徒兰心犹豫了片刻后,终于答应:“那好吧,去看看也行。”

    婆媳两人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女子医院,挂了号后,司徒兰心忐忑的等着被传唤,婆婆看出了她的紧张,安慰道:“别怕,只是检查一下而已,想着很快便可以做妈妈,心情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恩。”

    司徒兰心点点头,轮到她的号了,她起身走进了其中一间妇产科。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她坐到妇产科医师面前,忐忑的问:“医生,我没什么问题吧?”

    “要等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就目前的个别检查项目看是没什么问题,唯一的小毛病就是体内寒气比较重,我给你开几剂调理的中药,你回去按时喝。”

    “好的。”

    她松了口气,接着问:“那还有几个检查结果没有出来?”

    “两个。”

    “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三天后你过来取。”

    “哦好。”

    她接过医生开的方子,步出了看诊室,门外守着的婆婆一脸焦急,见她出来马上上前询问:“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还有两个检查结果没出来,暂时没什么问题,说我体质寒,开了药回家先调理再说。”

    “太好了,我就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那你这药怎么办?自己会熬吗?我还是派个佣人去照顾你吧。”

    “不用了,我十二岁就替我妈熬中药了,轻车熟路。”

    两人一边聊一边步出了医院,司徒兰心跟婆婆告别后,便直接回了海边的别墅,没再去白云公馆。

    下午又睡了整整一下午,傍晚起床后,去超市采购了一堆食物,准备晚上亲自下厨做一顿好吃的,慰劳一下在外面赚钱的老公。

    上官瑞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一进门就闻到了浓浓的香味,她顺着香味来到厨房,猛得从背后抱住司徒兰心的腰,把她吓一跳,没好气的笑道:“跟个鬼似的,走路一点声音没有。”

    “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他头埋在她的长发间,嗅着她发间的馨香。

    “是我给你惊喜差不多吧?”

    “是,我是挺惊喜的,今晚老婆亲自下厨,我又可以饱餐一顿了。”

    “想饱餐的话就去客厅待着,准备好了会喊你的。”

    “还要多久。”

    “一个小时左右。”

    “这么久啊,我肚子已经饿了,昨晚没吃饱。”

    “昨晚在哪吃的没吃饱。”

    “阳台上呗。”

    司徒兰心怔了怔,有点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便恼羞成怒的抬脚踢他:“讨厌,出去出去。”

    “好我出去,别踢,别踢,你这踢的可是你的性福。”

    司徒兰心举起手中的锅铲:“还戏弄我是不是?小心我打掉你的牙。”

    “哇,美女就是美女,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好看,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在厨房里做饭,你本身就秀色可餐,用你自己把我喂饱不就行了。”

    上官瑞乘着被锅飞来之前,一闪身躲进了客厅的沙发上。

    过了一会,他却又来到了厨房:“老婆,这是什么?”

    他举着手中的塑料袋,一脸疑惑的询问。

    司徒兰心眼一瞄,随口回答:“中药啊,自己长眼不会看啊。”

    “你哪里不舒服吗?”他紧张的向她走过去。

    “没有啦,就是想尽快生个孩子所以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我体质寒,给我调理身子用的。”

    上官瑞的脸色蓦然沉下来,生气的说:“这什么医生啊,简直胡说八道,我老婆是全天下最温暖的女人,寒什么寒,我看他才寒。”

    “切。”

    司徒兰心没好气的笑笑:“医生的话总是对的,否则人家怎么当医生的。”

    “现在医院黑心的很,为了赚钱没病也能给人整出点毛病出来,你千万别上他们的当,这药别吃,吃坏了身上正中他们下怀。”

    “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医院就算再黑心,也不会故意伤害别人的健康,没事的,婆婆说这些药她以前都吃过。”

    上官瑞的脸又是一沉:“你背着我都干什么了?”

    司徒兰心自知讲错了话,马上转移话题:“好了,可以吃饭了,开动开动。”

    “叫你别吃就别吃,吃坏了身体看我怎么收拾你。”

    司徒兰心以为上官瑞只是跟她开玩笑,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他把药不知藏哪去了,真是令她哭笑不得。

    上午,接到了江佑南的电话,她正在电脑旁写一篇关于如何给学生减负的稿子,江佑南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一般没有什么事是不会轻易打扰她的生活。

    “喂,江校长,有事么?”

    “司徒老师,晚上有空吗?”

    “干吗呀?”

    “一起吃个饭。”

    “不是才吃过饭吗?”

    “才吃过就不能吃了吗?”他反问。

    “可我是有夫之妇啊,老是跟个男人一起吃饭不像话呀。”

    “没搞错吧,这话怎么跟七十年代人讲出来似的在如今这个结婚离婚如家常便饭的年代,你讲这种话不觉得out了吗?”

    司徒兰心深吸一口气:“我没觉得啊。”

    江佑南抚额叹息:“那照你这样说,已婚的男人或女人都不可以交异性朋友了,都要与世隔绝了?”

    “那倒也不是,只是见面总要有个度吧,我都好久没跟我老公一起出去吃饭了,我要是答应你的话,我这周跟你出去吃饭的次数就是两次了。”

    “你要不要算得这么清楚?来不来你一句话。”

    “你要是有足够的理由的话,那我会考虑。”

    “今天我生日。怎样,这理由充分吗?”

    司徒兰心呵呵一笑:“开什么玩笑啊,让你找理由,你就抬出自己的生日啊。”

    “我是说真的。”

    “等等,我核实一下。”

    她把手机往桌上一搁,然后马上登录qq呼叫林爱:“林老师,林老师,在不在?”

    “?”林爱发个大大的问号。

    “今天是谁生日?”

    如果真是江佑南生日,林爱一定不会不知道,她对他那是多上心。

    “江佑南。”

    林爱回了三个字,司徒兰心有些懵了,还真是他生日啊。

    拿起手机,不情不愿的答应:“那好吧。”

    人家生日啊,不能拒绝啊。

    挂了电话,瞅一眼电脑屏幕上林爱发过来的:“问谁生日干吗?”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是这样的,我之前欠了江校长一顿晚餐,说好他生日的这天还,但是我今天晚上临时有事,所以,能不能……”

    她话没说完,林爱就回一句:“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为什么?!!”

    “我可不想做任何人的替身,而且我也不会这么没眼力见,人家江校长想要一起过生日的人是你不是我!”

    “拜托了,我是真的有事啊,你就帮帮忙吧?”

    “no!!!”

    “那我晚上就跟江佑南说林爱喜欢你。”她拿出了杀手锏。

    果然,这一招很管用,林爱气恼的打出两个字:“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谁让你不帮我,即然你无情,那就别管我无义了。”

    林爱那个气啊,恨不得把电脑给砸了,左思右想,虽然非常不情愿,但是又担心司徒兰心真的会跟江佑南说出她喜欢他的事,只好不甘心的答应:“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为了掩藏自己心底的秘密,天知道,她是牺牲了多大的自尊心。

    “如果今晚气氛好的话,就赶紧表白哦。”

    司徒兰心小心翼翼的建议,林爱立马发来一个火冒三丈的表情:“管好你自己!”

    到了晚上,林爱坐在卧室的床边,纠结的快要疯掉,到底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代替司徒兰心陪江佑南过生日吗?即使没有亲眼看到,她都能预感到江佑南见到她后失望的表情。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她还是换了身衣服,来到了司徒兰心发给她的地址上。

    站在包厢门前,她再次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中,手举在半空中,不知是敲还是不敲。

    正在她犹豫不决之时,门吱呀一声打开,江佑南一身笔挺西装的站到了她面前。

    见到她,他的表情比她还要惊讶:“林爱,你怎么来了?”

    “我……我……”林爱吞吞吐吐,一时间慌乱的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司徒兰心呢?”

    江佑南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沉沉的问。

    “司徒老师临时有事,请我过来陪你一起吃饭。”

    她看到了,和她想象中一模一样他失望的表情,林爱的心微微刺痛了一下。

    “好,进来吧,反正我对她会不会来本就没报多少希望。”

    江佑南极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可是一直默默暗恋他的林爱,怎会看不出他的伪装。

    两人面对面坐着,江佑南开了一瓶酒,问她:“喝吗?”

    “来一杯吧。”

    他替她倒了一杯酒,然后又替自己倒了一杯,指着桌上的菜:“随便吃,不用客气。”

    说完之后,他便不再说话了,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林爱忧伤的望着他,心里黯然的想,如果此刻对面坐着的人不是她而是司徒兰心,他一定不会这么沉默吧。

    “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我自己画的陶瓷人送给你吧。”

    “恩谢了。”

    江佑南接过,看也没看一眼,便随手放到了一旁。

    林爱的心再次痛了一下,就算是再怎么不喜欢她,至少也要看一眼她送的礼物吧。

    很快的,江佑南醉了,开始失控的说着醉酒话:“林爱,是不是你们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像上官瑞那样的坏男人……司徒老师很没有眼光对不对,没有选择我这样的男人,她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没关系,我可以等她,等她到后悔的那天……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

    林爱知道这一天永远不可能,可是她不会打破江佑南心中的幻想,就像,她从来都知道他不喜欢她,可是她依然幻想,总有一天,江佑南会因为没有爱上她林爱这样的女人而遗憾终身。

    “林爱,你是司徒兰心的好朋友是不是……那你知不知道她的心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可以一直这样无视我的存在……我明明比上官瑞更早认识她,更早爱上她,可是她却为什么,不遵守先来后到的游戏规则……”

    “因为爱情不是游戏,所以她不需要遵守什么规则,爱情要的是感觉,没有感觉认识的再早都没用。”

    林爱的回答充满了忧伤,她和江佑南说的最多的话题永远是司徒兰心,而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对自己说的。

    “也许爱情真的是讲缘分的,我努力了三年都没有得到她的心,上官瑞仅仅三个月就得到了……我真的好不甘心……”

    江佑南的眼眶湿润了,林爱的心在那一刻痛得几乎不能呼吸,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流泪,那个女人在那个男人的心里该是多么重要的地位。

    他趴在了桌上,额头枕着自己的手臂,不再胡言乱语,似乎已经昏睡了过去。

    “江佑南……”

    林爱吸了吸鼻子,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

    没有反应,他真的睡了。

    林爱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她一边流着苦涩的眼泪一边喝着白酒,渐渐的,她也有些醉了。

    砰一声趴在桌上,她的手慢慢的移向了对面的男人,颤抖的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伤心的说:“现在被司徒兰心无视的你,就是被你无视的我一样……心中的痛,只能自己看到,心中的眼泪,也只能往心里流。”

    “我不介意做一片永远被你忽视的风景,但是我却很介意你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爱一个人就是希望他能得过好,我希望江佑南你能找到一片属于你自己的风景,好好的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望着别人的风景心碎神伤。不幸只要一个人就好了,不能和江佑南你一起幸福,那么,我也不想要和你一起不幸。”

    林爱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两颗晶莹的眼泪从长长的睫毛下渗了出来,就在她浑浑噩噩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令她崩溃的声音——

    “原来你喜欢的人,真的是我。”

    ---------------作者碎碎念-----------

    沐亲妈:小江啊,你太腹黑了,你怎么可以偷听人家讲话咧?

    小江:我不是偷听,我是光明正大在听。

    沐亲妈:好吧好吧,不管你是偷听,还是光明正大的听,现在你打算肿么办?人家姑娘的心思你已然明白。

    小江:我打算装疯卖傻。

    沐亲妈:(惊悚)那不太好吧,咱爷们儿做事可不能像女人家只会逃避。

    小江:我不是你儿子吗?凭什么那个大官可以装疯卖傻,我就不行?

    沐亲妈:……行,行,你们装吧,你们都装吧,我去问问我家媳妇肚子有消息没有……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