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委曲求全

作品:《我的时空之门

    “小姐……”船楼处,有个清秀的侍女惊呼一声,顿时惊醒了单婉晶。φ领φ域≌∽文φ学wwβw.liφ③ngφyu.orφg

    单婉晶顾不得其他,身形急退。而周围身着劲装的精悍护卫已经涌来,在船楼甲板各处手持弓弩的东溟子弟再次瞄准张昊,心神紧绷,随时准备攻击来掩护上前的护卫。

    东溟派来往于江河外海,运送的又是军械,平时经常对抗各种海盗水贼,这时候忙而不乱,极显素质。

    张昊就站在船舷上,丝毫没有阻拦单婉晶后退以及其他人救援的行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表现出来的神秘诡异却让在场众人都是如临大敌,不敢有丝毫轻松。

    被他一句话震倒在地的不只是有尚明这位东溟派最杰出青年高手,还包括一位护法仙子和护派大将。

    单婉晶被护卫们簇拥着退到船楼处,而尚明等人也被拖到了一边。

    晚风吹来,张昊外袍随风飘舞着,整个人沐浴在夕阳晚晖中,威严脱俗。但在单婉晶等人眼中,他却犹如妖魔。

    “为何如此?”张昊平静的望着单婉晶,“你不懂我给你的是什么机会吗?”

    “荣华富贵这些东西也就罢了。你会成为这个世界最为尊贵的一批人之一,你会拥有莫大的权势,甚至会延长寿命永葆青春。这些你可以不在乎。嗯,降临之前,我了解过这个世界的情况,也知道你们的大概过往。你不是想要杀死你那禽.兽父亲边不负吗?跟着我,这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你不是不喜欢你们门派的规矩,根本不想和那个尚明结合吗?却又因为责任无法拒绝。跟了我,你同样不用在意这些东西。东溟派的兴衰存亡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单婉晶小脸有些苍白,身体微微颤抖着。

    边不负和她的关系是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是相当令她感觉屈辱的隐秘。

    “我说过了吧?!”张昊嘴角勾了勾,本来板着的脸顿时变得表情生动起来,

    “既然降临这个世界,自然心里要有个底。了解这些事情根本不算什么。这个世界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难道还怀疑我的说辞?也对,平白无故的听到这些话,不相信也是人之常情。”

    单婉晶沉默着,越发觉得张昊诡异难测。

    “难道还要我想办法证明一下?”张昊说着皱起眉。一副不愉别扭的样子。

    “空口无凭。换了阁下你恐怕和我们的反应也差不多吧。”单婉晶深吸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看向张昊,貌似激将的说道。她确实有些不敢置信,但看张昊的姿态,似乎他并不是玩笑。

    单婉晶希望张昊能够证明一下。这样不管真假都方便她决定下一步行动。眼前这人就算是个疯子也绝对是个强大的疯子,通过方才的情况,单婉晶已经将他定位于三大宗师那个档次的高手。

    如果可以的话,单婉晶并不介意利用他解决边不负。

    “这明明是我的恩赐,还要我想方设法的证明,好像我求着你似得。这该说不识好歹吗?世人愚昧,这次我算是明白为何会有机缘一说了。机会已经赐予,自己不懂得抓住怪的谁来。”

    张昊冷笑着说道,

    “证明?将我当成什么了?我应该没说是和你商量吧?”

    随着张昊神情冷肃下来,在场众人蓦然感觉一阵沉重压抑。不少人都是汗透浃背。

    “阁下且住。”就在东溟派弟子就要承受不住压力动手的时候,单婉晶略显忧愤的声音响起,

    东溟派诸位护卫弟子松了口气,他们多数都是惯于厮杀的江湖汉子,但那股沉重的压力太过诡异,就如同面对天威,感觉自己犹如蝼蚁般,一切都为他人掌握,那种滋味太过压抑。

    面容依然冷漠的张大帝同样心中松了口气。倒不是怕在场这些人,以他的实力何惧之有。只是真的大开杀戒的话。那不是逼着单婉晶恨上自己吗,以后还怎么相处?

    装.逼装过头了啊。开始扮演了个高冷的下凡天人,一时间倒是不好退缩,不然太没面子了。

    好在事情没有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下次可要引以为戒。这些念头转过,张大帝看向了单婉晶,

    “看在你是我第一个接触看重的女子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以后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单婉晶勉强笑了笑,心中郁闷气恼,恨不得怒斥这个莫名其妙的诡异家伙。谁要你这种机会!让人伺候你还当成恩德,真当自己是仙人下凡了?就算真的是仙人下凡,别人就要感恩戴德的伺候你?

    深深吸口气,压住心中的愤懑。单婉晶有种直觉,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在场的东溟派弟子估计会全军覆没。骄傲倔强刚烈的单婉晶不怕死,但绝对不甘心没有报仇前死去,而且还是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

    “公子的恩赐,是否能容我考虑一番?”单婉晶难得有些柔弱的说着,不等回答就继续道,

    “公子身边缺少人手使唤伺候,这点小事婉晶可以帮忙,只要是公子的吩咐,都会给公子准备好。”

    “我懂你的心思。罢了,能首先遇到你就是缘分,对你优待些倒也无妨。”张大帝一副便宜你的样子,就算是就坡下驴也不能掉价。

    “都散开吧。晴儿,将尚明他们送回舱室治疗修养。单群,通知水手加快速度,争取入夜前到雒阳。”单婉晶干脆利落的吩咐道,

    这些东溟派弟子尽管有些不安心,却不敢违背单婉晶的命令,各自行动起来。

    张昊跳下船舷,步履从容的走向单婉晶,行船时的波动根本干扰不了他。看着他,东溟派弟子眼中又是戒惧又是愤怒。张大帝可是让他们丢了不小面子。

    单婉晶驱散提心戒备的护卫。她清楚,面对张昊,这些护卫起不到任何作用,反倒显得胆怯。尽管一向自矜倔强,如此委曲求全让她有些别扭黯然,但已经决定了,就要端正态度,这点智慧气度单婉晶并不缺少。

    “公子请随我来。”单婉晶引着张昊进了船楼,来到了一处大舱房的客厅内。

    侍女鱼贯而入,伺候着张昊洁面净手,有的则是端来了香茗和各色点心水果。

    “还有多久到雒阳?”张昊喝了口茶水,看着端坐在一边的单婉晶问道。

    “大半个时辰左右就能到了。”单婉晶一直在打量着张昊,看的很仔细,目光闪动间显然在盘算着什么。

    “公子既然刚来这个世界,那么应该还没有落脚处,不如到我东溟派的别院暂住吧。”

    “你信了?”张昊似笑非笑的看着单婉晶,这女子可不是那种善于伪装和阴谋算计的人。

    “公子既然那么说了,我就姑且让自己信了。”单婉晶神情不变道,

    “在我面前不用伪装。至于真假很快你就会知道。也不用强迫自己用阴谋算计这种你并不擅长的东西,免得弄巧成拙让我反感。至于边不负,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我很不喜欢这个人,早晚会收拾他。”

    张昊放下茶盏,平淡说道,“不过应该不会一下子杀了他,直接杀了太便宜他了。总要好好折磨折磨,让自己开开心舒畅一下。”

    “公子是和阴癸派有仇,还是和边不负有仇?”单婉晶呼吸一紧,眼中有些激动和期待。可见她有多恨边不负了。

    “你看,你果然不相信我刚来这个世界。”张昊笑了笑,却没有深究,继续道:“我和阴癸派以及边不负无仇无怨,只不过他对你们母女做的事情让我不喜。另外他这个人我同样厌恶。”

    边不负这个家伙绝对是个极品色/鬼,连自己女儿的主意都敢打。据说,他在阴癸派中专门负责给女弟子启蒙,破除羞耻心什么的。这是何等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工作,不,是何等残忍无情的工作。必须狠狠教训惩罚。

    “如果想要早日看到边不负接受惩罚,最好掌握他的行踪,到时候告诉我就行。”张昊道。

    “那就多谢公子了。”单婉晶神情柔和了许多,不在像刚才那般生硬。

    “公子志在天下,这次来雒阳可是为了和氏璧?据我所知,如今雒阳可是暗流汹涌,众多势力都遣人前来,希望得到和氏璧和慈航静斋为首的天下白道支持。”

    “我来雒阳只是因为离这里近,并且这段时间雒阳很热闹,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我想看到的人。比如说婉晶你,我原本以为要在雒阳才能遇到你。”张昊随意道,

    “这个世界别的不说,却有很多钟天地灵秀的美丽女子,倒是令我心向往之。”

    单婉晶颇有些无语。

    刚开始时,张昊虽然让她极为愤怒气恼,但不得不说,他还是颇有些神秘威严的下凡天人姿态。什么拨乱反正,还天下一个太平。这会儿如此说法,虽然丝毫没有猥.琐之态,却也将天人的威严超脱掉的一干二净。

    单婉晶都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现在才写完,实在抱歉。哎,为什么写的这么纠结??!!装X都不会写,果然是我太纯洁无邪了嘛?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http://m.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