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章 第二十三第章

作品:《我的神秘老公

    【  】,,,!

    余嘉在车上对臭臭一番安抚, 臭臭原本还撅起的小|嘴,立即瘪了下去。

    他扬起小脸, 奶声奶气的问, “妈妈你真的会变魔术吗?”

    她之前拍戏合作的一个男演员,是魔术爱好者, 余嘉跟着学了几个简单的小魔术。

    反正忽悠幼儿园小朋友完全没问题。

    余嘉:“会啊。”

    臭臭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妈妈, “哇,妈妈这么厉害吗?”

    余嘉得意挑眉, “那当然, 妈妈除了会变魔术, 还会唱歌,跳舞, 跆拳道, 演戏……”

    臭臭拍着小手, “妈妈好棒!我也想学, 妈妈教我好不好。”

    余嘉把臭臭抱在怀里, 儿子身上清新的奶香味格外好闻,看着面前那张可爱的小脸蛋,萌的心都要化了。

    真是个小天使。

    “好啊, 妈妈回去就教你。”

    臭臭趴在余嘉怀里,一路上都仰着小脸目不转睛的看着余嘉, 好像怎么都看不够,生怕自己一眨眼妈妈就会消失一样。

    “妈妈你为什么老不回家啊。”

    “妈妈工作忙。”

    “那为什么爸爸都会回家,奶奶说爸爸的工作也很忙的。”

    “因为妈妈要去外地拍戏。”

    “拍戏是什么。”

    “就你是不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妈妈, 那就是妈妈拍的戏。”

    “那为什么电视上能看到妈妈。”

    余嘉头有点疼,她小时候也不是十万个为什么。

    余嘉轻轻拍着臭臭的背,“妈妈晕车,不能说话,你让妈妈休息一会好不好。”

    臭臭甜甜“嗯”了一声。

    ……

    纪苏寒五点半下班,他回家时,余嘉正在厨房跟陈倩打下手。

    臭臭坐在在客厅地毯上认真堆着积木。

    一听到开门声,臭臭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往门口走去。

    “爸爸,爸爸,妈妈回来了!”

    纪苏寒看到儿子激动开心的模样,面色柔和下来,眼里溢着心疼。

    这孩子,看来平时是真想他|妈。

    纪苏寒换完鞋,弯腰抱起臭臭。

    “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妈妈说晚上要做大餐跟我们吃。”

    纪苏寒眉心微皱,抱着臭臭往厨房走去。

    纪苏寒妈陈倩掌勺,余嘉在一旁切菜。

    她一边切,一边问纪苏寒妈请教做菜经验。

    “妈妈。”

    纪苏寒抱着臭臭进厨房时,臭臭甜甜叫了余嘉一声。

    厨房油烟机声音大,余嘉整个又背对着厨房门。

    纪苏寒进来的开门声和脚步声她并没有听见。

    臭臭忽的这一喊,余嘉下意识转身看去,眼睛盯着门,手里却还在拿刀切着青椒。

    指尖一痛,她轻呼出声。

    纪苏寒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余嘉面前,“手怎么了?”

    刀划了一个细细的口子,渗出丝丝血迹。

    刀口刚切了辣椒,再划破皮肤,伤处火|辣辣的,像是在被火灼烧一般。

    余嘉赶紧打开水龙头洗手,接着把手指放在嘴里抿着。

    纪苏寒:“你每次进厨房都要出点事,不会做饭就别做,家里又不是没人做,你瞎凑什么热闹。”

    余嘉受不得委屈,纪苏寒性格沉稳,哪怕余嘉真惹他生气,他也不会对她说什么重话。

    此刻纪苏寒对她发脾气,不仅余嘉和陈倩愣住,臭臭都被吓到了。

    陈倩数落纪苏寒,“你这孩子,嘉嘉帮着做饭也是想出于自己的心意,你这么凶她干什么。”

    纪苏寒:“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擅长这些,以后不要再让她进厨房。”

    余嘉弱弱开口,“我,我没事。”

    纪苏寒依旧冷着脸,“跟我出来。”

    余嘉不敢回嘴,小媳妇一般的跟在身后。

    臭臭一副很心疼委屈的小眼神看了妈妈一眼,几乎带着哭腔在纪苏寒说道,“爸爸你不要凶妈妈,妈妈本来就受伤了手疼,你这样说妈妈,妈妈会伤心难过的。”

    余嘉知道纪苏寒是心疼自己才这么凶,所以全程都不敢怎么吱声。

    臭臭那句话,把余嘉感动的都快哭了。

    纪苏寒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些,他把臭臭放下来,“你先自己玩会,爸爸去给妈妈上药。”

    臭臭却不肯走,生怕他爸爸欺负妈妈一样,白嫩的小手紧紧拽着爸爸衣角,轻咬着嘴唇,很委屈的模样,“妈妈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爸爸你别把妈妈凶跑了。爸爸你要怪就怪我,要不是我喊妈妈,妈妈也不会切到手。”

    纪苏寒看了看大的,又看着小的,这两母子,此刻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他唇边无声的一叹,真是拿她没办法。

    自己做错事,家里两个人帮腔。

    纪苏寒:“你看儿子多向着你。”

    余嘉伸手摸摸臭臭的小脑袋瓜,他头发很短,扎在手里刺刺的。

    “臭臭真乖,爸爸没有凶妈妈,爸爸只是在和妈妈说话,你不要担心,妈妈不会被吓走的。”

    臭臭转着黑眼珠,“真的吗?”

    “真的?”

    “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纪苏寒让家里的阿姨照看臭臭,他拉着余嘉进了房间。

    “手给我看看。”

    伤口并不深,余嘉用水冲干净后,在嘴里抿了一会,又用手指压着,已经不再流血。

    她小时候调皮,各种小伤不断。

    手指割破点皮,对她来说再稀松平常不过,根本就不是个事。

    刚才纪苏寒那冷冰冰的一张脸,以及说的话,感觉她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所以有点被吓到。

    她怯怯朝在纪苏寒面前伸出右手,小心翼翼的口吻,“你看,真的没什么事。”

    纪苏寒见确实没再流血,脸色这才好看不少。

    “你以后能不能让我少操点心,切个菜都能把手弄伤,你叫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拍戏。”

    “我,我这些年还不是这样过来了,也没出什么事。”

    纪苏寒:“你确定没出什么事?这几年我|操|你的心还操少了?”

    余嘉心虚的不再作声。

    去年她一场冬天淋雨的戏,感冒发烧了一个星期才好;前年她出席活动,差点被粉丝袭胸;大前年,她被一个黑子威胁人生安全。

    还不算前不久遭到绑架这件事。

    纪苏寒每天都要在微博上搜索一下她的新闻,看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在她看来算不得的大事,但在纪苏寒眼里,只有与她有关,就没有小事可言。

    纪苏寒起身从家里备着的医药箱里拿了创可贴,拉过她的手,跟她贴上。

    动作再小心温柔不过。

    “还疼不疼?”

    余嘉摇头,“不疼。”

    “不是我想凶你,实在是你不长记性。”

    看见纪苏寒对她紧张的样子,余嘉嘴里不说,心里却觉很甜蜜。

    她犹犹豫豫的开口,“我就是想亲手跟你和臭臭做点吃的。”

    “你要做,也挑点简单的做,切菜这种对你来说很危险的事以后不要再碰。”

    “哦。”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听到你叫的那一声,心里有多担心?”

    “我……”

    纪苏寒伸手揽住她的腰肢,稍一用力往怀里带。

    “难得回来一次,就不要再做这种让我担心的事。”

    说这句话时,纪苏寒语气温柔极了,和刚才冷冰冰的样子形成鲜明反差,似乎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余嘉躺在纪苏寒怀里,轻闭双眼,感受着那温暖熟悉的怀抱。

    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她觉得自己一下子仿若拥有了整个世界。

    小两口正浓情蜜意时,房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纪苏寒转身,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不大的缝隙里,一双圆不溜秋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纪苏寒松开余嘉,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拧起只到自己大腿的小不点,“不是要你自己玩自己的吗,你跑过来开爸爸妈妈房门干什么。”

    臭臭年纪虽小,但也懂得察言观色。

    他发现……爸爸好像生气了。

    “我,我怕妈妈被爸爸弄哭,就跟上次那样,所以想过来看看妈妈怎么样。”

    纪苏寒挑眉,上次?他什么时候把余嘉弄哭过?

    纪苏寒放臭臭下来,刮着他鼻尖,“爸爸怎么会弄哭妈妈,刚才爸爸只是在关心妈妈,你不要瞎想。”

    臭臭却很是认真的表情,“我,我亲耳听到爸爸你把妈妈弄哭了的,妈妈还说爸爸你是个坏蛋。”

    纪苏寒意识到什么,眼神微凝,“你什么时候听到的。”

    “上次妈妈回来时,我半夜去上厕所听到的,扒在门口听了好久呢。妈妈不仅说爸爸是个坏蛋,还说爸爸老欺负……”

    纪苏寒脸色难看极了。

    他阻止臭臭再说下去,“你听错了,妈妈那是在和爸爸开玩笑。”

    余嘉听到小家伙刚才那句话也是被雷的不行,她想起来了,难怪那天晚上臭臭敲门,非要过来跟她睡。

    她当时还以为只是这小家伙单纯离不开自己,想和自己睡,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层奥妙吗?

    余嘉:“是啊,臭臭你那天晚上听错了,爸爸从来没有欺负妈妈,妈妈那是在念台词。”

    臭臭求知欲旺盛的问,“念台词是什么?”

    余嘉推推纪苏寒,“这个你跟他解释。”

    纪苏寒往日在臭臭面前的好脾气,好爸爸的形象此刻不见踪影。

    他提起小不点就把他往门外丢,训斥的口吻,“以后不许在扒在爸爸妈妈房间门口听墙角,听到没有。”

    臭臭很识时务的点头,“听到了。”

    “去,自己一个人去客厅玩。”

    “哦,好。”

    臭臭转身走后,纪苏寒关上房门。

    “老婆,看来我们得换个隔音效果更好的门。”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写了几章日常,有的小天使觉得情节太慢,是不是大家不喜欢看日常啊~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