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章 第二十四第章

作品:《我的神秘老公

    【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替换晚了,小仙女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臭臭的一番话, 让余嘉极其无语。

    才三岁的小屁孩,小心思就这么多吗?

    余嘉意味深长的看着纪苏寒, “你三岁时什么样?”

    纪苏寒:“反正不会去听爸妈的墙角。”

    余嘉:“那我就更不会了, 他肯定是继承了你的基因才变成这样,我三岁只会在田里玩泥巴好吗。”

    纪苏寒:“那以后给他从小区里挖点泥巴让他玩。”

    余嘉:“……”

    亲爸?

    ……

    陈倩炒完最后一盘菜从厨房出来, 看到臭臭一个人跪坐在客厅地毯上玩, 擦干净双手,走过去爱怜的抱起心爱的小孙子, 摸着他的小脑袋瓜问,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爸爸妈妈呢?”

    臭臭委委屈屈的开口, “爸爸妈妈在房间里。”

    陈倩见臭臭这表情,心疼极了, 嘀咕, “那个两个人, 一天到晚在外面忙, 好不容易一起在家, 也不管管孩子。走,奶奶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臭臭摇头,“不要, 爸爸刚才生我的气了,我不想再进去惹爸爸不高兴。”

    陈倩:“我的小可怜, 你怎么惹爸爸生气了?”

    “我也不知道,就刚才我怕爸爸欺负妈妈就去开爸爸妈妈的房门,然后爸爸就把我丢出来了, 要我自己一个人玩。”

    陈倩听了更气,还以为臭臭做了什么错事,原来只是开个房门而已,更何况这孩子还是好心。

    “走,奶奶为你做主,带你去讨回公道。”

    臭臭抱着陈倩的脖颈,脆生生开口,“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不想爸爸妈妈陪你玩吗?”

    “我,我想……”

    “那奶奶带你去找他们。”

    “可是,爸爸说了要我一个人玩。”

    臭臭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纠结。

    妈妈终于回来了,他好想让妈妈陪着一起玩。

    妈妈说她会唱歌,跳舞,变魔术……他好想看妈妈变魔术。

    陈倩心疼臭臭心疼得紧,特别是见臭臭这副爹妈不疼的小可怜样,铁了心要为自己宝贝孙子讨个说法。

    第一天回来就这样不理孩子,接下来的日子那还得了。

    陈倩抱着臭臭还没走到房门口,纪苏寒和余嘉一前一后从房间出来。

    余嘉看到婆婆抱着臭臭,喊了声“妈”,伸手从婆婆从手里接过来。

    陈倩板着脸,“现在知道抱孩子了?刚才孩子说去房间找你们,被你们给凶了出来。”

    余嘉面露尴尬,不知如何该跟婆婆解释,只好哄着儿子,“刚才是爸爸妈妈不对,不过以后你也要听话,半夜上厕所就乖乖上厕所,不要再扒在爸爸妈妈房门口听好吗?”

    听到余嘉这样说,陈倩这才明白过来纪苏寒凶臭臭的原因,哭笑不得。

    她这宝贝孙子,怎么就这么招人稀罕呢。

    陈倩替臭臭说话,“思迦在家里听话的很,他那也是想跟你们一起睡才这么做。思迦,奶奶说的对不对?”

    臭臭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一副恳求的口吻对余嘉说道,“妈妈,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我好久都没听你讲故事了。妈妈的声音好听,我喜欢听妈妈讲故事。”

    看着自己儿子那乖巧的模样,余嘉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哪里拒绝得了。

    “好,妈妈晚上跟你一起睡,还跟你讲故事。”

    纪苏寒:“儿子,你的意思就是爸爸的声音不好听?你不喜欢听爸爸讲故事。”

    臭臭赶紧甜甜道,“爸爸的也好听,我也喜欢听爸爸讲故事。”

    余嘉:儿子,你求生欲很强啊。

    纪苏寒不知怎的跟自己儿子杠上了,继续问,“那你是更喜欢听妈妈讲故事,还是爸爸讲故事?”

    臭臭:“都喜欢!”

    “只能选一个。”

    臭臭一下子被难住了,看看余嘉,又看看纪苏寒,不知如何抉择。

    余嘉伸手朝纪苏寒胸口锤去,“无聊,走,宝贝,咱们不理这个臭爸爸,跟妈妈一起吃饭去。”

    ……

    余嘉在家,臭臭吃的饭都比平时多,原本不喜欢吃的青菜,余嘉夹进他碗里后,他也没有挑出来,全都咽了下去。

    见状,余嘉欣慰又心疼。

    她小时候很淘,她也觉得小男孩适当调皮点很正常。

    臭臭才三岁,能懂多少事。

    可臭臭的所表现出来的,却一点都不像是只有三岁小孩子该有的性格。

    余嘉暗叹,听婆婆说苏寒小时候也很懂事呢,从来不闹,可能臭臭真的是继承了她老公身上的大部分基因。

    吃完饭,余嘉陪臭臭玩了会游戏。

    她没想带小孩,比她拍戏还累。

    臭臭精力旺盛,先是跟他堆了一会积木,又玩拼图,然后赛车,飞机。

    坚持了两个小时的余嘉,苦着脸去书房找纪苏寒求救。

    “老公,江湖救急。”

    端坐在书桌前的纪苏寒搁下手里的财经杂志,“现在知道养儿子的辛苦了?”

    余嘉:“我管生,你管养,多公平。”

    纪苏寒起身缓缓走到余嘉面前,轻轻刮着她小巧的鼻尖,“这段日子在家,有什么安排计划没有。”

    余嘉不像纪苏寒做什么事情都喜欢提前做好周密计划,她比较自由随性。

    “我还没跟你说呢,今天下午我去接臭臭放学,正好看到臭臭班上的小朋友在笑话他。为了让臭臭跟班上同学搞好关系,我让那几个笑话他的小朋友周末来我们家玩。你周末有空吧,我想我跟妈肯定招呼不过来。”

    纪苏寒:“你不是不喜欢小孩子吗?要他们来家里玩不怕吵得头疼?”

    “没办法,这不也是为了咱家臭臭。我也不是说不喜欢小孩,我只是不喜欢熊孩子,乖巧听话的,我还是挺喜欢的。”

    “嗯,周末我在家。不过请思迦班上的同学来家里玩,你得想好怎么应付。”

    余嘉不以为意,“你老婆我小时候可是孩子王,几个小屁孩我不信还收拾不了。”

    纪苏寒呵呵,“刚才是谁来找我求救去带儿子的?”

    余嘉转身,反正不是我。

    ……

    臭臭平时晚九点睡,今天余嘉在家,兴奋地多玩了一会。

    说是要余嘉跟她讲故事,结果余嘉一个故事还没讲完,小家伙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哈欠连天。

    余嘉最早也得十一点才睡得着,哄完臭臭,去书房找纪苏寒。

    书房门半敞开,还未走到门口,她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好像是纪苏寒在和人讲电话。

    本来不想打扰,但经过书房门口不小心听到纪苏寒说了一句话时,她定住脚步。

    “我想我上次已经说的很清楚,我自己的老婆,我会用自己的方法保护,不需要一个外人来插手。”

    余嘉是光明正大的站在门口听,纪苏寒挂掉电话转身时,看到余嘉,他原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缓缓踱步走到门口。

    纪苏寒:“思迦睡了?”

    余嘉点头,“刚睡。”

    她犹豫片刻,问,“刚才……你是在和谁打电话?”

    纪苏寒也不隐瞒,“我爸。”

    余嘉“哦”了一声,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如何开口。

    纪苏寒一只手按着门边,“既然来了,顺便有些话想跟你说。”

    两人有些事情是该好好聊聊了。

    余嘉进房后,纪苏寒合上书房门。

    两人还在读大学时,陈倩就替纪苏寒把以后的婚房准备好了。

    当时买的时候,环境交通都不错,也是学区房,一百六十个平方,四房两厅两卫,还有个小保姆房。

    那会国内房价还没有被炒高,而且经过近几年不断发展,这片小区附近开发的也越来越好,价格比初买那会已然翻了四番。

    装修风格是余嘉选的,陈倩找的装修公司装修。

    余嘉几年前的审美和现在不一样,她当时正好追几部美剧,喜欢美剧里面那种欧式的装修风格,偏华丽一点。

    书房里面的沙发和书柜,也都是统一欧式风格,天花四个角落,贴着白色的石膏线条。

    余嘉跟在纪苏寒身后进屋这短短的几秒钟,想了很多事。

    一是纪苏寒和他爸的关系该怎么缓和;二呢,纪苏寒刚才电话里跟他爸说的那句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对他爸说这些,她不明白。

    书房不大,只摆放着一个三人座沙发。

    纪苏寒:“从影视城回来后,因为你被绑架的事,我去找过我爸。”

    余嘉心情有些复杂,苏寒和她公公的矛盾有多深,余嘉很清楚,不然这些年,纪苏寒也会从来不在她公公面前叫她公公一声爸。

    可他却为了自己,去找她公公帮忙。

    “我爸他在黑白两个道上都有人,警察调查不出来的事,我想我爸很有可能会查到。”

    余嘉此刻的重点却没有放在事情调查结果上。

    “苏寒,你不会因为我,跟你爸交换什么条件了吧?”

    纪苏寒:“是有一点交换条件,不过只是小事。”

    余嘉还想追问,被纪苏寒接下来的话给打断。

    “我爸找到了绑架你的人,那三个人就只是一般的混混,他们也不知道想绑架你的人是谁,他们只是拿钱办事,对方找到他们后,先给了一半的定金,现金。”

    余嘉迟疑,“你之前不是怀疑是席然吗?”

    纪苏寒摇头,“我是这样怀疑过,因为他是最有动机的那个,但是……”

    “但是什么?”

    “据那三个人说,席然也找到了他们,想问清楚绑架你的人是谁。”

    如果真的是席然□□的她,那么不会多次一举。

    难道又或者,席然给了他们一笔极大的封口费,故意让他们这样说引导别人好洗刷嫌疑?

    又或者,是席然早已谋划好了后路,故意找人去问那几个绑匪?

    之前拍过一部悬疑破案剧的余嘉,此刻脑洞大开,各种猜测。

    可惜她不是福尔摩斯嘉。

    余嘉问自家老公,“那你觉得是不是他?”

    纪苏寒摇头,“没有证据的事,最好不要凭着自己主观臆想去随意猜测别人。其实,如果真的是席然我还能放心,至少我知道他这样做的意图,只是想让你对他产生好感,没有真要害你。可如果是别人绑架的你,你就有危险了。”

    余嘉从小到大可以说一直都很平安的长大,新闻和网上报道的一些比如拐卖,杀人之类骇人听闻的案件,她总觉得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

    虽说进入娱乐圈后碰到些潜规则,但也没有网上说的有多吓人,还在她能理解接受的范围内。

    听到纪苏寒说有人想对她不利,余嘉很不能理解,“我真的觉得没得罪过什么人啊,还不至于有人恨我恨到这个地步吧。”

    纪苏寒:“不要把人想的太坏,但也不能把人想的太好。这个世界,你只看到它其中的一面,还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地方,是你无法想象。不管怎样,未雨绸缪,小心驶得万年船总归是没错。”

    余嘉听纪苏寒这么一说,都有点被吓到了。

    “啊?那……我怎么办?总不能不出门吧。”

    纪苏寒深邃的眼底写满了复杂。

    “倒也不必如此,我已有了打算。”

    余嘉:“什么打算?”

    “这个你先不用管,到时候就知道了。”

    余嘉好奇心遂起,“到底是什么?”

    纪苏寒柔声安抚,“你这几天在家就好好休息,心里有个数就是,不要胡思乱想。”

    余嘉心知以纪苏寒的行事作风,他暂时不告诉自己,肯定也有自己的理由。

    “那好吧。”

    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余嘉也不愿去想那些烦心事。

    不知道是不是陪臭臭玩了会游戏玩累了,她困意袭来,捂着嘴打哈欠,“我要去洗洗睡了,今天臭臭跟我睡,你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怕他晚上闹影响力你睡眠,你要不今晚去睡客房?”

    臭臭睡觉很不安分,一晚上满床滚,被子都要掀好几次。

    每次跟臭臭睡觉,余嘉都睡不好。

    他们的主卧的床虽然大,有两米宽,但也不够臭臭睡觉时折腾,更何况还一张床睡三个人。

    纪苏寒淡淡开口,“你一回来,就要我睡客房?”

    余嘉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赶紧解释,“我还不是怕臭臭吵你睡觉,明天没精神上班。”

    “有个办法,可以让我明天上班很精神,既然老婆你这么关心我,我想老婆你应该很乐意配合我。”

    跟纪苏寒相处这么多年,余嘉虽然时常听不懂他有些话里隐藏的意思,但这句她却秒懂。

    纪苏寒那“邪恶”的眼神出卖了他。

    余嘉:“婆婆还没睡呢,再说我今天有点累了。”

    纪苏寒伸手把她揽在怀里,手指在她柔|软的腰肢轻轻摩|擦,“你确定累到一点都不想动?”

    那灼热的气息一拂过耳垂,余嘉整个身子就软了,体内的血液像是在沸腾一般。

    他哪次撩拨,她能拒绝。

    “门还没关严实,还有没戴……”余嘉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又细又软,带着点魅调。

    就像有一只猫爪,不断的在纪苏寒胸口挠啊挠。

    他呼吸稍紊乱了些。

    “你放心,房门刚才我已经反锁。”他翻个身,把她压|在沙发上。

    余嘉个子在女人中算高挑,但在纪苏寒面前还是显得很娇|小。

    十指相扣,肌肤紧紧相贴,四肢交缠。

    ……

    余嘉很享受在家难得偷闲的日子,白天纪苏寒上班,臭臭上学,她在家睡到将近十点起床,做会瑜伽,上一会网到吃中饭。

    吃完饭就困了,睡个午觉到两点,再看会电视剧,三点半从家里出发去接臭臭放学。

    四点到六点陪臭臭玩一会,纪苏寒下班回家,吃个晚饭跟老公腻歪一会,很快就到十一点,然后洗洗睡一天就结束。

    细算下来,也挺充实,嗯。

    周六,臭臭班上的四个小朋友过来玩,两个女孩两个男孩。

    纪苏寒之前和臭臭班上同学家长接触过,算是认识。

    这天一早,余嘉就起来忙碌,准备吃的喝的,和玩的。

    小孩子好动,余嘉和家里的保姆把客厅和专门给臭臭准备的玩具房收拾出来,打算小朋友来了好有地方发挥。

    为了能让臭臭在同学面前扬眉吐气一番,她这个妈可是花了心思。

    臭臭之前嘴里还说不喜欢他班上的那几个小朋友,结果表现的却很兴奋。

    还征询余嘉,要不要把他最好玩的玩具拿出来跟他们玩。

    余嘉在家里穿的很简单,白色的棉t恤配一条七分牛仔裤,柔顺的头发很自然的绑在脑后,脸上也没化妆。

    纪苏寒像是故意跟她搭配的情侣衣,也是一袭白衬衣和牛仔裤。

    一个清新可人,一个俊逸非凡,站在一起真是般配。

    臭臭班上来的那几个小朋友家长是约着一起来的,将近十点。

    四个小朋友,除了其中一个小朋友是夫妻档一起,另外带小朋友来的都是妈妈。

    纪苏寒第一次去幼儿园跟臭臭开家长会时,其帅气的外表就吸引了班上一票年轻妈妈。

    私下里,臭臭他们班上几个关系好的年轻妈妈还经常议论。

    此番来的路上,那几个妈妈也忍不住打开话匣子。

    “我之前还一直以为思迦他爸爸离婚了呢,不然为什么每次都是孩子他爸去参加家长会。”

    “是啊,群里孩子妈都从没说过话,实在太奇怪了。”

    “这两天我去接宝,都看到思迦妈了,不过思迦妈不知道为什么总戴着口罩。”

    “思迦妈身材看起来保养的好好,腰那个细啊,看得我羡慕死,完全不像生过孩子。”

    “谁说不是呢。”

    “不知道思迦妈今天会不会戴口罩,我还挺好奇思迦妈长什么样。”

    “有那身材在能差到哪里去。”

    “也是,女人只要会打扮,就都是美女。”

    “瞧人家思迦爸,多顾家,不像我们家那位,别说参加小孩子家长会了,就是平时在家里,要他带孩子都不乐意。”

    “别提,我们家那个也一个德性!常年在全国到处飞,一个月一个星期在家都是多的。”

    “有时候想想也不知道值不值,我没生宝前,赚的也不少,但为了孩子教育问题就给辞了。”

    “诶诶,就是这栋吧,快到了。”

    ……

    余嘉忙的差不多后,抱着臭臭叮嘱,“今天一定要乖知道吗,就算和小朋友有矛盾,也不能打架。小朋友们待会来了,你要当个小大人,帮妈妈照看他们。”

    臭臭听话点头,“妈妈,你放心,我会乖的。”

    臭臭可爱的样子,惹得余嘉忍不住抱着亲了两口,“当个乖宝宝妈妈就喜欢。”

    门铃声响,家里阿姨去开门。

    余嘉放下臭臭牵着他肉呼呼的小手去门口迎接,边走边跟我臭臭说,“还记得妈妈的话吗?一定要记得跟叔叔阿姨问声好。”

    小朋友比较活泼,门一开就往里窜。

    “游游,你先别跑那么快,先换鞋。”

    “菲菲,忘了妈妈刚才怎么教你的?”

    空气里一下子就变得嘈杂起来。

    不过很快,又忽然安静了片刻,连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小朋友也不吵了。

    “哇,臭臭这就是你|妈妈吗?好像仙女啊。”

    “嗯!这就是我妈妈!我说了我不是骗子。”

    “你|妈妈我在电视上见过!”

    “臭臭对不起,你能不能原谅我。”

    “我也跟你道歉,我们以后做好朋友好不好。”

    余嘉本来还以为要花一番功夫才能让臭臭和他们班上的小朋友和解,结果没想,自己只是露了一下脸,这几个小朋友就主动跟臭臭道歉。

    小孩子的世界啊……

    余嘉微笑和还站在门外的几个大人打招呼,“你们好,我就是思迦的妈妈,不好意思难为你们大老远跑一趟,家里不是很宽敞,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余嘉虽然还算不上一线,但近一年作品不少,有两部电视剧在电视台播,并且收视率都不错,国民度还可以。

    其中一个家长盯着余嘉看了半晌,暗叹她长得好看皮肤好时,忍不住开口,“思迦妈,你长得好像一个女明星。”

    后面有个家长附和,“我刚才眨眼一瞧差点就以为是呢。”

    余嘉:“呃……我想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女演员。”

    ……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