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九章 首胜

作品:《如意小郎君

    十六卫大比,不一定要把对方所有人都淘汰才算赢。

    确切的来说,大比的规则只有一个,夺对方帅旗者为胜者,若是两军交战,哪怕是一方溃不成军,也会守护好帅旗,帅旗被夺的时候,也就是一只军队几乎被全歼的时候。

    当然,若是所有人都被淘汰,夺旗也就是对方伸伸手的事情。

    正因如此,以往的比试,无论哪一卫,都对帅旗十分看重,不会让对方攻到帅旗之下。

    可谁想到,骁骑卫的这种战法,将整个战局彻底搅乱,之后居然想出了趁乱假扮对手的方法,用一种近乎卑劣的方式,偷到了帅旗。

    如果这是两军交战,就算是他们偷到了帅旗,依然处于劣势,最终还是会被歼灭,但这是比试,规则就是规则,帅旗被拿下,哪怕是羽林卫在场上占据再大的优势,也算做输。

    凌风愣了愣,看着吴郎中,大声道:“他们这也算赢?”

    吴郎中点头道:“一方帅旗被夺,则比试结束,夺旗一方为胜者,这是大比的规则。”

    “你们……”

    凌风一脸怒色,正要开口,却被凌云拦下,凌云看向陈中郎将,说道:“这一场,是我们左羽卫输了。”

    甲组四只队伍,每一组都要和其他组比试一场,左羽卫输了一场,只有接下来的两场都取胜,才能保证出局。

    大比的第一场,有望争夺第一的左羽卫就摆在了十六卫排名之末的左骁卫手里,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这一场比赛,也创下了十六卫大比有史以来比试用时最短的记录。

    毕竟,目前除了左骁卫之外,还没有哪支队伍,是通过假装成对手,偷取对方帅旗的方式取胜的。

    萧珏拍了拍手,看着凌风,说道:“别忘了我们刚才的赌约,一千两银子,明天之前送到我家里。”

    凌风咬牙道:“用这种无耻的方法取胜,也能算你们赢?”

    萧珏瞥了他一眼,问道:“难道你想抵赖?”

    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立下的赌约,这个时候要是抵赖,他以后在京师还有何颜面可言?

    凌风深呼吸了几口气,说道:“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我一会让人给你送去。”

    看着萧珏得意的离开,凌风拳头紧握,狠狠砸在桌上,怒道:“这个无耻之徒!”

    凌云看着陆续离开战场的左羽卫和左骁卫,面色变的略有凝重,说道:“你真以为左骁卫靠的是阴谋诡计?”

    凌风恨恨道:“除了用阴谋诡计,他们怎么可能赢羽林卫?”

    凌云看着场上,说道:“左骁卫已经不是当初的左骁卫了……”

    骁骑营每天要举办四场比赛,萧珏第一场胜了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唐宁作为兵部的负责人,不能离场。

    第一场比赛他本打算输的,不过既然萧珏想赢,赢一场也无妨。

    十六卫大比的规则就像是下象棋,双方用什么招式都可以,但都得保证自己的帅和将不被人干掉,如果帅和将被吃了,不管还剩下几个车几匹马几架炮,都算是输。

    而通过这种方式赢了左羽卫,别人顶多会觉得左骁卫诡计多端,同样的计谋,第二次就不会有用,对赔率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萧家。

    “少爷回来了。”见萧珏从外面走进来,萧家门房立刻行礼。

    萧珏停下脚步,看着他问道:“老爷子在家吗?”

    那下人道:“老爷在花园。”

    萧府花园之中,一名老者弓着身子,手握花锄,正在为某些植株松土。

    花园中没有下人,老人的背影显得有些寂寥。

    萧珏站在花园门口,脚步逐渐放缓,最终顿住。

    萧府只有两位主人,自然也不需要多少仆人,人数少了,大宅子也就显得空旷和寂寥,他有差事在身,早出晚归,如果不是有陆雅经常过来陪老爷子喝酒聊天,他一个人不知道会孤独成什么样子。

    这也是他虽然屡遭殴打,却依然不和她计较的原因之一。

    萧老公爷放下花锄,回头看着他,问道:“今天不是和左羽卫比试吗,这么快就输了?”

    “什么输了……”萧珏大步走过来,说道:“就左羽卫那些人,打败他们,也就一炷香不到的功夫,看他们打赢了,我就回来了……”

    “你们赢了?”萧老公爷看着他,脸上浮现出意外之色,问道:“你难道给左羽卫的饭菜里下毒了?”

    萧珏看着他,问道:“左骁卫可是你的兵,你连你的兵都不信?”

    “正因为他们是我的兵,老夫才知道他们是什么德行。”萧老公爷瞥了他一眼,问道:“不是下毒……,难道比试的时候你趁他们不注意,把左羽卫的帅旗偷了?”

    “……”

    萧珏咳了一声,说道:“那叫出奇制胜,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战术的最高境界。”

    萧老公爷看了他一眼,问道:“又是那姓唐的小子教给你的?”

    萧珏挺起胸膛,问道:“难道就不能是我想出来的?”

    “你的脑袋没那么灵光。”萧老公爷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下毒,我还相信是你做的……”

    “我……”

    “萧老……”

    萧珏正要开口辩解,却被人打断,他回过头,看到陆雅从外面走进来。

    “是雅儿啊。”看到陆雅,萧老公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正好你来了,陪老头子下两局棋……”

    说完又瞥了萧珏一眼,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让厨房去准备饭菜,一会儿我要和雅儿喝两杯……”

    萧珏看了陆雅一眼,满心不情愿的离开。

    他回来的时候,看到老爷子望着他,目光不善。

    萧老公爷看着他,目光不善道:“听说你骗了雅儿一千两银子?”

    萧珏立刻道:“什么骗,这是她输给我的!”

    他看向陆雅,问道:“你想赖账?”

    陆雅目光怯怯的看着萧老公爷,说道:“萧老,你看他……”

    “我从小是怎么教你的,连女孩子的银子都骗……”看着萧老公爷开始左右四顾,似乎是在找什么趁手的兵器,萧珏立刻道:“没有,我就是和她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赢她的钱……”

    “这还差不多。”萧老公爷看了他一眼,翻了翻棋盒,诧异道:“老夫的马怎么找不到了,你先陪雅儿说说话,我去书房找找。”

    “你的马……”

    萧珏本想说刚才明明看到他将马收进袖子里了,一张口就被萧老爷子一个凌厉的眼神给怼了回去。

    萧老公爷离开之后,陆雅才看着他,说道:“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欠你的一千两银子,我日后慢慢还你。”

    萧珏心里嘀咕,慢慢是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几十年的,她也不说清楚,她要是一天还他几文钱,岂不是要还一辈子?

    他大度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我不要了。”

    “不行!”陆雅拍了拍桌子,说道:“我欠你的就是我欠你的,你放心,这辈子一定能还清的……”

    萧珏看了看她,想到今天唐宁和他说的话,忽然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陆雅看着他,问道:“什么问题,问吧。”

    “我有一个朋友,她喜欢一个人,可是她却经常欺负他……”萧珏想了想,问道:“你说她是不是有病?”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