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弹劾!

作品:《如意小郎君

    鄂州这几日是真的不太平,继鄂州的几位高官之后,一些鄂州富商也遇到了麻烦。

    他们这些年来,打通了上下渠道,收买官员,放在官库中用来登记交税的货物,只记为总量的一半或者更少,便能少交至少一半的商税。

    这次被京师来的大官当场查出问题,清点完官库中的货物,与货单对比之下,他们的伎俩便无所遁形。

    被发现偷税漏税不要紧,京中来的官员对他们,不会像对鄂州刺史和别驾那样,被戴上脚镣手镣,关在囚车里押送京师问罪。

    只要他们将欠下的税款以及罚银交齐,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但想要交齐这些银子也不容易,按照陈国律法,商人逃税,以五倍税银罚之,而官府又给他们定下了一次交齐五年的规矩,这是强制施行的,即便是和官府勾结不足五年的商人,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不服律法的下场就是抄家,于刺史等人就是前车之鉴,没有人想走他们的老路。

    不过,让他们不理解的是,官府只要银子,不要银票,显而易见,银票要比银两容易携带多了。

    上面的命令,不容商量,要银子他们就得给银子。

    一时间,鄂州涉事的商人,四处筹集银两,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一些罚银数额巨大,又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银子的,甚至愿意用足额的银票换取不足额的银两,宁愿承受一些损失,也要在三日之内,将银子筹集出来。

    ……

    事实再一次证明,武力才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

    鄂州刺史等人,已经被押进了囚车,准备和他们的家产,以及鄂州商人补交的税银,一起运往京师。

    他们从京师到鄂州,绕了一些远路,也才用了半个月多月的时间,回去应该会快上一些,最迟半个月后,这些银子就能出现在陈皇面前了。

    此次查抄鄂州几位官员的家产,以及鄂州商人补交的税银,共计三百余万两。

    这三百万多两,不是银票,都是实打实的银子,虽然视觉冲击是大了些,但加上一些其他的东西,杂七杂八加起来,总共装了百多辆马车,运送就不太方便了。

    唐宁站在街上,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三百多万两啊,他要考三次状元,唐妖精才能赚到这么多。

    他们家如今的所有资产加起来肯定是超过三百万两的,但现银则远没有这么多,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看一眼装满了银子的箱子,心头就会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

    唐宁移开视线,不忍再看。

    宋千站在他的身旁,问道“唐大人,这次京中怕是要大乱了,要不要先写一封折子,快马送到京师,也好让陛下有个准备?”

    “不用。”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我打算送给陛下一个惊喜,让这封折子在路上多走几天吧……”

    惊喜要的就是出其不意,事先通知的惊喜,可就不叫惊喜了。

    而且,这些东西运往京师之前,肯定有一些消息会比它们先到,倒不如让朝堂上那些魑魅魍魉先现出原形,等他回京之后,就不用一个个去猜了。

    鄂州的守军不能离开鄂州,护送车队的,只能是鄂州的官差,唐宁特意派了十名利刃成员跟着,以防路上出什么不测。

    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毕竟这是三百万两,不是三十万两,要是有哪帮山贼盗匪敢动这些银子的主意,陈皇怕是会派大军把他们的山头给夷平了,就像是没有贼人敢打官府加急信件的主意,但凡有能力动这些银子的,都不会这么没脑子。

    唐宁将两封信交给那名利刃的小队长,说道“回京之后,将这两封信一封交给吏部侍郎方鸿,另一封交给萧郎将。”

    那小队长躬身道“是。”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走吧。”

    那小队长转过身,高声道“出发!”

    ……

    鄂州到京师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寻常人用正常速度赶路,需要小半个月的时间,但若是快马加急,三日便到。

    此时,距离鄂州之乱,早已过去了数日。

    京师,一骑快马从远处的官道疾驰而来,扬起一路烟尘,行至城门口的时候,才匆匆停下。

    他进了城之后,便直奔某处高门。

    片刻后,一处深宅大院中,一名中年男子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你说什么,鄂州刺史别驾,长史司马,全都被拿下了?”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小人从鄂州出发的时候,就听说那人要将他们押到京师问罪,怕是十日之内,就能抵京了。”

    中年人阴沉下来,大步的走出府门,说道“备轿,去唐家。”

    唐府之内,得到消息的唐淮和唐琦纷纷从衙门回到家,后者眉头拧起来,说道“他将鄂州高官全都拿下,连御史中丞都抓了?”

    中年人道“下官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吏部官员下江南,从来没有这么做过,这会不会是陛下授意的?”

    “不可能。”唐琦摇了摇头,说道“听说江南出了几股叛贼,陛下这次遣他去,应该是为了此事,若是陛下真的想动江南,早就动手了。”

    那中年人道“这么说,此事,是他自作主张了?”

    他脸上露出笑意,说道“若是这样,这岂不是我们的机会?”

    “急什么?”唐淮看了他一眼,说道“将消息放出去就行,其他的,什么也不用做,你想做的,会有人做的。”

    中年人怔了怔,面露恍然之色,朝中江南籍的官员不少,和江南联系密切的官员更多,他们未必政见相同,但有些时候,却是会联合起来,齐心协力的。

    唐宁此次的举动,是动了他们所有人的利益,必将引起江南一派官员的猛烈抨击。

    而朝中的诸多党派之中,又以江南一派人数最多,权势最大,很多时候,连陛下都要妥协,以唐宁一人,敌得过江南一党?

    他能做一人之敌,做的了万人之敌吗?

    中年人看着唐淮,笑道“下官明白。”

    ……

    陈国的官员近乎每日都要参加早朝,这是因为陛下勤于朝政,很少松懈。

    只不过,早朝的时间有长有短,长则数个时辰,短则不到一刻,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朝上议论几件大事,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退朝。

    近半个月来,早朝之上议论的大事主要有两个。

    一是草原,完颜部近一年来,实力越发强大,陈楚暗中扶持的夹谷,术虎两部,已经不能阻拦他们扩张的脚步。一旦完颜部吞并这两部,在草原上他们便所向披靡,下一个目标,就是陈楚。

    二是西域,西域小宛崛起的速度,比完颜部还要快,半年时间,又有两个西域大国被他们吞并,再这样下去,陈国西边会面临极大的压力,若是小宛生出了不臣之心,又将成为陈国的一个大敌。

    这两件事情,朝臣商议了半个月,也没有商议出所以然来,陈皇看了看嘈杂的朝堂,揉了揉眉心,挥手道,说道“此事明日再议,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他话音落下,一名官员从人群中走出来,抱着笏板,沉声道“臣弹劾左骁卫中郎将,吏部代侍郎唐宁,借巡查考核之便,独断专行,僭越职权,祸乱地方……”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