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夭夭从门外大步走进来,看着陈舟,问道“你们家大人呢,起床了吗”

    “还,还没”陈舟怔了一瞬之后,立刻回过神来,说道“夫人旅途劳累,请您先移步前堂等一等,我去通知大人。”

    “不用了。”唐夭夭挥了挥手,四下望了望,说道“他住哪间房,我自己去叫他。”

    陈舟身体一颤“这”

    唐夭夭看着他,狐疑道“你不知道他住哪间房”

    如果连自家大人住哪里都不知道,那他这个亲卫做的也太不称职了,这么回答,也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可若是真的将夫人带过去,他这个亲卫怕是也做到头了

    看着一脸期待的唐夭夭,陈舟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知道,我带夫人过去”

    此时天色未亮,驿站之内,一道人影都没有。

    陈舟带着唐夭夭,穿过了两道门,走进某座院子,刚刚踏进院门,便大声喊道“大人,三夫人到了”

    “大人起床了吗”

    “大人,三夫人来江南了”

    短短几步路,陈舟便喊了十几声,声如洪钟,怕是隔壁院子的人也会被吵醒。

    唐夭夭走到门口,唐宁的房门紧闭,陈舟正打算大声叫门,被唐夭夭挥手打断。

    “你不用叫了,我自己进去。”唐夭夭对陈舟说了一句,走到窗前,摇头道“还是这么粗心,睡觉居然不关窗户”

    她将窗户开的更大,轻轻一跃便从窗外翻了进去。

    陈舟怔怔的站在原地,愣了一瞬之后,便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了几句,再次看了房门一眼,默默的走远。

    房间之内,唐宁睁开惺忪的睡眼,喃喃道“吵什么”

    他刚才正梦到和唐妖精激战三百回合,最终骑在她身上,一雪前耻的时候,居然听到了陈舟的声音,惊醒了他的美梦。

    昨天晚上和苏媚商量了一些事情,睡的很晚,醒来的时候,习惯的摸了摸身旁,苏媚已经不在了。

    她每天都是夜深了才过来,天不亮就走,唐宁对此已经习惯,正要睡一个回笼觉,继续和唐妖精大战,翻过身的时候,发现床边多了一道人影。

    看到站在他床边的唐夭夭,唐宁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醒,他还有美梦成真的机会。

    唐夭夭看着睡眼朦胧的唐宁,抬起手正要说话,却被他顺势牵住手,再一用力,就被他拽到了床上。

    唐宁紧紧的搂着她,闭上眼睛,含糊的说道“少废话,再战三百回合”

    唐夭夭躺在床上,被他搂在怀里,脸色羞红,一颗心砰砰直跳,伸手便要推开他,伸出手之后,最终却只是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胸口上。

    她抬头看了看再次睡着的唐宁,身体扭动了几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担心再一次错过他们,日夜兼程之下,她今天早上才抵达润州,也已经很累了,躺在唐宁的怀里,很快便睡着了

    陈舟站在院中,注意力却全在那扇紧闭的房门之中。

    等了好久,他想象中那种鸡飞狗跳的场面也没有出现,房间里面还是一片安静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想了想之后,这丝疑惑就变成了敬佩。

    唐宁昨夜的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就连睡醒了之后,也觉得怀里软软的,香香的

    昨夜和他一起睡的是苏媚,那他现在怀里搂着的也是想到这里,唐宁心中一震,顿时睡意全无。

    他和苏媚睡归睡,但都是各睡各的,连衣服都不脱的那种,睡着睡着睡到他的怀里,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

    下一刻唐宁就意识到他怀里的不是苏媚。

    因为尺寸不太对。

    与其说是在抱着苏媚,倒不如说是和搂着唐夭夭的感觉一模一样。

    唐宁低头看了看,看到的果然是唐夭夭。

    唐夭夭现在在京师,不可能出现在江南,这个梦做得够真实也够久,远在江南,想要见她们,也只有在梦中了。

    唐宁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下次记得带她们两个一起过来”

    唐夭夭睁开眼睛,问道“醒了”

    唐宁诧异的看着她,“你还会说话”

    他做的梦,梦里人从来都是不会说话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梦里听到唐夭夭的声音,居然还是如此的清晰,清晰的和真的一样。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是在做梦”

    唐宁看着她,想了想,说道“你掐我一下。”

    陈舟站在院子里,听到房间里传来的一声惨叫,面色变了变,看着飞快走过来的几名利刃成员,挥了挥手,说道“走走走,大人没事”

    房间之内,唐宁又惊又喜的看着唐夭夭,问道“你怎么来了”

    唐夭夭对他惊喜的表情很满意,随口说道“来看看江南的生意,顺便看看你。”

    她的口是心非唐宁当然了解,她到底是来看人还是看生意,他心里有数。

    唐夭夭说完,又低头看向床上,说道“你一个人睡觉,为什么要盖两床被子”

    唐宁看着唐夭夭,解释道“江南的夜里有些冷,盖两床被子暖和”

    他如果说另一床被子是苏媚睡的,这一出夫妻重逢的感动戏码立刻就会变成人伦惨剧。

    要是在床上看到苏媚,她可能会以为他来江南就是为了私会苏狐狸,他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

    唐妖精的到来,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唐宁有些庆幸她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要是再早半个时辰,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起床洗漱,走出院子,陈舟站在院外,立刻躬身道“见过大人,见过夫人”

    唐宁看了看他,才意识到早上听到的声音不是错觉

    院外,老郑正蹲在地上刷牙,头也没抬,诧异道“苏姑娘今天怎么走的这么晚”

    唐夭夭面色一变,问道“什么苏姑娘”

    老郑抬起头,看到站在唐宁身边的唐夭夭,将漱口水咽了下去,抹抹嘴,说道“唐姑娘,早”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什么苏姑娘”

    老郑怔了怔,问道“我刚才有说什么苏姑娘吗”

    唐夭夭沉着脸,说道“有”

    是夜,驿站之内。

    苏媚在萧府,除非她主动过来,否则唐宁根本见不到她,也不可能和她传递消息。

    唐宁坐在桌旁,看着坐在对面,对他怒目而视的唐夭夭,心中期待苏媚今天晚上千万不要过来。

    “吱呀”

    他的心里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房间窗户的缝隙便逐渐变大,苏媚从外面跳进来,说道“这次的事情过后,你在江南多留几天吧,回到京师就很少有机会一起睡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