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别无选择

作品:《如意小郎君

    康王因受工部一案影响,被陛下从亲王降为嗣王,失去了争储的资格,即将前往偏远的封地。

    端王与康王争了这么多年,到今日,两人终于分出了胜负。

    成王败寇,康王今日失去了亲王的位置,待到端王得到大位的时候,失去的可能就是性命。

    无论是哪一位皇帝,都不会容许这样的威胁存在。

    康王府的下人们一整日都战战兢兢的,府上的谋士跑的一个不剩,他们却不能逃跑,生怕在王府中惹怒了康王,谁也不知道盛怒之下的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午膳时间,一名送饭的下人才不得已的靠近康王所在的大殿。

    他端着膳盘,站在门口,颤声道:“殿下,用膳了。”

    殿内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那下人硬着头皮,推门而入,目光望向殿内时,脸上的表情猛地怔住,手中的膳盘“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饭菜撒落满地。

    只见一条白绫从殿顶的大梁上穿过,康王直直的吊在白绫上。

    那下人吓得魂胆俱丧,高声道:“来人,快来人,殿下自尽了!”

    ……

    御书房。

    陈皇坐在上方,心情明显的不悦,一封奏章看了许久,也没有翻开新的一页。

    魏间从殿外走进来,说道:“陛下,张贤妃在殿外跪了一个多时辰了。”

    张贤妃是康王的母妃,此次康王被降爵流放,下朝之后,张贤妃便跪在御书房门口,为康王求情了。

    陈皇冷哼一声,说道:“有什么好跪的,犯了错要挨罚,他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朕没有将他贬为庶民,就已经是看在贤妃的面子上了,朕要是赦免了他,怎么向百官交代,怎么向百姓交代?”

    这一次康王胆敢在军械上动手脚,插足盐铁之政,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几百上千万两银子是小事,但康王的做法,却让他心里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这是至高之位被威胁的危机。

    盐铁向来都是由朝廷专营,怕的便是有人从中攫取了巨大的利益,借着盐铁之便,兴兵造反,外人他尚且要千防万防,更何况是本就有资格再进一步的皇子?

    陈国如今外敌环伺,短时间内,他还没有将身下的皇位交出去的想法。

    魏间看了看外面,小声道:“陛下,张贤妃的身体向来不好,老奴担心,她若是跪的久了,身体会支撑不住……”

    想到张贤妃,陈皇脸上终是露出一丝不忍之色,说道:“让宫女扶她回宫吧。”

    他话音刚落,忽有一名宦官匆匆的外面跑进来,也来不及禀报,噗通一声跪倒在殿中,大声道:“陛下,不好了,康王殿下,康王殿下自尽了!”

    “诚儿!”御书房外传来一道颤抖的呼声,随后就没了消息。

    陈皇猛地站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宦官,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那宦官头埋的很低,小心道:“回陛下,刚才康王府传来消息,康王殿下留下一封遗书,悬梁自尽,太医已经前往康王府,奴才一得到消息,就立刻向陛下禀报了……”

    陈皇匆匆从上方走下来,焦急道:“快,去康王府!”

    康王府内,匆匆而至的陈皇刚迈进殿内,便看向一旁的太医,问道:“怎么样了,诚儿有没有事?”

    那太医立刻躬身,拱手道:“回陛下,幸亏发现的早,救下康王殿下的时候,他还有一息尚存,现在性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需要修养一段日子,才能补回损失的元气……”

    陈皇松了口气,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康王虽然犯了大错,令他失望至极,但即便是他再失望,这也是他的儿子,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陈皇走进殿内,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康王,怒道:“混账,你要父皇和母妃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康王面色苍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儿臣自知罪孽深重,唯有一死谢罪,请父皇成全……”

    陈皇看着他,更加愤怒,说道:“谁让你死了!”

    康王惨笑一声,说道:“和死在朔州相比,儿臣宁愿死在京师,起码这里离父皇和母妃近一些……”

    “你再说什么,什么朔……”陈皇话未说完,面色微凛,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康王若是离开京师,怕是到不了朔州,就会死在路上。

    毕竟,他是皇长子,在某些人看来,只要他不死,就永远有继承大位的希望。

    他自己也出生在皇家,见多了皇家的手段,包括他自己身下的龙椅,也是建立在尸山血海之上的。

    他看着康王,沉默片刻,说道:“你先留在京师养伤,前往封地的事情,过两年再说……”

    康王咳了两声,虚弱道:“谢父皇。”

    回到宫中时,陈皇的脸色也极不好看,心事重重。

    某一刻,他终于开口问道:“难道为了一个皇位,就非要兄弟相残,父子反目?”

    魏间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在有些人眼里,高于一切,不是每个人都像陛下这样重情……”

    陈皇想了想,问道:“你觉得,铭儿是这样的人吗?”

    魏间笑了笑,说道:“端王殿下是陛下的儿子,陛下应该再也了解不过了。”

    “是啊,朕了解他……”陈皇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他比诚儿更适合做皇帝,可他若是做了皇帝,诚儿一定不会有命在……”

    他想了想,挥手道:“罢了,到时候,将他送到楚国,让他后半辈子安安稳稳的过他的富贵日子,朕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的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若是传出去,必定会在朝廷引起一场惊天的波澜。

    这似乎只是他随意的一句感叹,却已经表露出了他心中的皇位归属。

    只可惜,此时御书房内只有两人,这些话,再也没有第三人听到了。

    陈皇说完之后,便看向魏间,说道:“叫铭儿过来吧。”

    ……

    康王府。

    徐先生走进殿内,看了看殿内的丫鬟下人,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平日里在王府,徐先生的地位,只在康王之下,这些仆从下人应了一声,便匆匆离开,关上殿门。

    徐先生看着康王,说道:“殿下受苦了。”

    “和死相比,这点苦算什么?”康王从床上坐起来,笑道:“本王这算不算是已经死过一次了?”

    徐先生道:“希望这次以后,殿下能够彻底醒悟。”

    “以前的康王,已经死了。”康王看着他,忽而说道:“本王是不是应该感谢唐宁,没有他,本王还不会明白这些事情……”

    徐先生眯起眼睛,说道:“殿下不要再去招惹那个人了,唐宁不是你的敌人,端王才是。”

    “你不止一次的劝说本王不要和他作对。”康王看着他,问道:“你很怕他?”

    “我是怕殿下重蹈覆辙,事实已经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徐先生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转移话题道:“殿下明白了什么事情?”

    康王自嘲的笑笑,说道:“父皇的心,其实一直都偏向赵铭,当初他动了国库的税银,罪名不比本王轻多少,父皇是怎么罚他的,本王可记得很清楚……”

    徐先生问道:“所以,殿下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康王笑了笑,问道:“本王还有别的选择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