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丞相针对【第六更】

作品:《如意小郎君

    唐宁一路走来,遇到的向他兜售“考神题字”“押题密卷”的黑心商贩就有不下五个。

    科举出题的考官一个月前就没有了人身自由,身边好几个禁卫盯着,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在旁边,泄题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押题密卷就已经够不靠谱了,考神题字更是胡扯。

    唐宁可没有心思去做这些事情,萧珏半年前就去了草原,现在指不定在哪片草原上浪着,哪有空题什么字。

    不过,即便是这种听起来就不靠谱的事情,居然也有不少人信。

    不管他们是真的读书读傻了,还是就想图个吉利,想到他们插上香,念着考神保佑,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唐宁还是止不住的一阵恶寒。

    尚书都省在皇宫之内,和翰林院一样,这样安排是为了方便直接对皇帝负责。

    自六部从尚书省独立出去之后,尚书省的职权就十去其五,但尚书省的地位依然极高,朝中二品以上官员,几乎都出自尚书都省。

    三师三公,两位丞相,这几位就压住了半个朝堂,更何况,朝中官员递上去的折子,除六部尚书和侍郎可以直接向陈皇负责外,所有的都要经过尚书省。

    尚书省官员,以左右二相为首,如今右相辞官,王相便是尚书省唯一的一把手。

    唐宁和王相没有打过几次交道,他给人的感觉就是风趣和蔼,没有一点丞相的样子,但唐宁好歹也混了几年官场,深刻的明白,越是这样的人,才越是深藏不漏的老狐狸,像冯相那么跳的,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就将自己作死了。

    尚书都省官员虽多,但三师三公等都不用上衙,真正主事的,也就只剩下一位丞相,左右丞等……

    唐宁走进衙房,正在看折子的王相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原来是考神来了,诸位同僚,还不来来迎接唐大人……”

    “见过唐大人。”

    “唐大人好。”

    “唐大人这边来,这是您的位置……”

    ……

    王相的语气有些奇怪,唐宁看着王相,干笑道:“王相说笑了,那些奸商,借着朝廷命官的名头,弄虚作假,谋取不正之利,应该好好管管了……”

    “那些奸商,我会让下面的衙门清查的。”王相笑了笑,说道:“但唐大人的考神之名,可是真正的名副其实,这届考生,没有一人达成唐大人当年的成就,后三十年怕是也不会出现,考神之名,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王相过奖,过奖……”

    尚书左丞其实就是丞相的副手,帮助他处理尚书省日常一些不重要的是事务。

    唐宁坐到自己的位置,王相将一厚摞的奏章交给他,说道:“这是今日的奏章,唐大人先看看,不够再说……”

    唐宁看了看自己桌上堆放的高高的奏章,又看了看王相桌上薄薄的几份,王相笑了笑,说道:“唐大人年轻力壮,老夫年迈,一个人看这些,实在是力有不逮,能者多劳,以后要多多麻烦唐大人了……”

    唐宁敏锐的发现,自从他踏入这尚书省之后,王相好像就在处处针对他。

    不止包括一开始名为夸奖实为暗讽,现在又刻意给他安排这么多的活计,分明是想要累死他,唐宁回忆了一下,王相是朝堂上的中立派,不站康王也不站端王,和冯相的关系也没有怎么好,他没有得罪过王相,更没有得罪过他的朋友党羽,他对自己那种淡淡的敌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担心他来了尚书省,威胁到他的位置?

    唐宁要达到威胁他的程度,起码要坐到右相的位置,但一国丞相,资历十分重要,哪一位不是在朝中干了几十年的老臣,他就算立再大的功劳,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坐上去。

    此时,王相看着他,笑问道:“润王殿下,是唐大人在教导吧?”

    不知道王相为什么问起这个,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两年之前,陛下让我教导润王殿下,只是很可惜,本官一直忙于六部事务,从未教过润王什么……”

    “唐大人何必自谦。”王相捋了捋胡须,似有深意道:“唐大人家中三妻四妾,润王小小年纪,身边也已经群美环绕,老夫的孙女才十二岁,就整天吵着要嫁给他……,这难道算不上是言传身教,有其师必有其徒?”

    唐宁总算知道,王相为什么这么针对他了。

    但教坏赵圆这个锅,他可不背。

    在他来京师之前,赵圆就有王家妹妹了,而且在骗小姑娘这件事情上,赵圆的天赋极高,无师自通,唐宁需要向他学习还差不多。

    白白的背了这个黑锅,唐宁心中自然不爽,看向王相,没好气道:“陛下三宫六院,后宫妃子无数,王相怎么不说这是陛下耳濡目染,有其父必有其子呢?”

    “希望唐大人日后能以身作则,教润王殿下些好的……”做臣子的,谁敢责怪陛下,王相看了他一眼,便拂袖而去。

    尚书右丞见唐宁和王相似乎有些不太愉快,急忙走过来,将唐宁桌上的折子拿走一多半,笑道:“唐大人,王相忙不过来,我帮你看些……”

    他拿走了折子,又转移话题道:“听说孙神医回京了,就住在唐家,不知道孙神医方不方便,本官这些日子总觉得身体不适,想去找孙神医瞧瞧……”

    听说孙神医回京之后,京中的达官显贵,上门求医者数不胜数,孙老只想潜心研究医术,唐宁便为他立下了每日只看十人的规矩,非急病不看,非重病不看,尚书右丞看起来精神饱满,哪有半点生病的样子。

    唐宁看着他,说道:“孙老正在研制新药,抽不开身,魏大人哪里不不舒服,我帮你看看,就不用劳烦师兄了。”

    尚书右丞早就听闻唐宁是孙神医的师弟,闻言大喜,说道:“那就谢谢唐大人了……”

    唐宁帮他号了脉,摇头说道:“魏大人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过度肥胖,记得经常锻炼,增强体质,这样便能免受大多数疾病侵扰……”

    尚书右丞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点头道:“一定,一定。”

    尚书省的官员看着他,各个眼中放光。

    孙神医在京师权贵圈子的名声很高,有病没病的人都想让他给自己瞧瞧,可惜他每天只看十人,非重病急病不看,即便是尚书省的这些官员,也破坏不了他的规矩。

    如今孙神医不在,但他的师弟却在,能成为孙神医的师弟,医术一定同样精深,听说淑妃娘娘的顽疾,连太医院都束手无策,就是唐大人治好的。

    左司郎中鼓起勇气,走上前,问道:“下官这几日总觉得失眠多梦,腰酸背痛,四肢发冷,能不能麻烦唐大人帮下官也瞧瞧……”

    他此言一出,更多的官员围了上来。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