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震慑

作品:《如意小郎君

    御书房。

    陈皇一边批阅奏章,一边问道“这两日京中的传言听说了吗”

    魏间上前一步,问道“京中每天都有传言,不知陛下说的是哪一个”

    陈皇道“说唐宁和蔓儿有私情的。”

    魏间干咳一声,说道“这些刁民,连公主和朝廷命官都敢编排,真应该让衙门把他们抓起来,好好教训教训”

    “这可不止是刁民。”陈皇放下奏章,揉了揉眉心,说道“唐宁刚走没几天,京中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找他的麻烦,你去让人查查,到底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

    魏间点了点头,说道“是。”

    “说起蔓儿”陈皇叹了口气,说道“她已经过了适嫁之年,之前嫁不出去,以后就更嫁不出去了,说来也怪,这几年,她的确和唐宁越走越近”

    魏间笑了笑,说道“公主和唐大人的夫人是闺中密友,平日里走动密切,正是因为这样,才被有心人利用,挑起了这些流言”

    “这件事情不管是谁挑起来的,都要严惩。”陈皇道“他走之前,朕刚刚答应他帮他稳住后方,可不能食言。”

    批阅奏章批阅的累了,他走出御书房,说道“去太后那里看看。”

    太后自身体好转之后,心情也好了起来,经常召见皇族子弟进宫相陪,陈皇到的时候,看到安阳郡主和义阳公主也在。

    “见过父皇”

    “安阳见过陛下。”

    “陛下也来了。”太后笑了笑,说道“今儿个可真是热闹,要是蔓儿也在,这人就齐了”

    义阳公主闻言眉梢一挑,说道“太后不知道,小蔓她这两日麻烦缠身,自己都顾不上周全,可没空来陪您老人家。”

    太后看着她,疑惑道“蔓儿怎么了”

    “京师的百姓都说她和人有私情,传的沸沸扬扬的”义阳公主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这下可好,皇室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安阳郡主瞥了她一眼,小声道“和人有私情,丢尽了皇家脸的可不是小蔓,而是另有其人”

    义阳公主看着她,怒道“你说什么”

    “我说啊,小蔓的事情,肯定是那些人谣传。”安阳郡主看着她,微笑道“但有的人就不是了”

    “你”义阳公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但碍于陈皇和太后在,也只能将气忍了下去,并未发作。

    太后面色肃然,说道“皇室威严不可冒犯,陛下对这些人不可听之认之,蔓儿还没有嫁人,听了这些话,她还怎么做人”

    安阳郡主小声嘀咕道“有人已经嫁人了,整天听着这些话,不也照样厚着脸皮做人”

    陈皇看着太后,说道“母后放心,朕已经让人去查了,胆敢在幕后造谣重伤蔓儿的,无论是谁,朕必将严惩不贷”

    太后点了点头,说道“就要这样”

    陈皇正要开口,目光忽然望向义阳公主,问道“义阳的脸色为什么这么白,是不是有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朕宣御医帮你看看”

    “不,不用了”义阳公主面色发白,站起身,说道“儿臣,儿臣只是有些困,就先回去休息,不打扰父皇和太后了”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回去吧。”

    义阳公主离开之后,安阳郡主也站起身,说道“太后,陛下,安阳也先告退了”

    公主府。

    安阳郡主看着坐在树下荡秋千的赵蔓,问道“外面都传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

    赵蔓无所谓道“因为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啊”

    安阳郡主没好气道“他们还说公主府和唐家之间有一条密道,就是为了你们私会建的”

    赵蔓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安阳郡主怔了怔,随即便回过神来,看着她,震惊道“难道真的有”

    赵蔓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安阳郡主看着她,难以置信道“那他们说你珠胎暗结”

    “现在还没有。”赵蔓看了她一眼,幸福道“但是我们迟早会有的”

    安阳郡主揉了揉额头,难以置信道“他到底有什么不同,把你们一个个迷得神魂颠倒的”

    她话未说完,忽然觉得臀部传来了一阵异样,抓住赵蔓放在她臀部的手,脸红道“你干什么”

    “她们都说屁股大好生养”赵蔓看着安阳郡主,羡慕道“安阳姐姐的屁股是怎么变的这么大的,教教我吧”

    无论外界的流言多么热烈,平阳公主府都没有传来什么动静,倒是皇室似乎是顾及到颜面,强行干预了此事,自有禁卫在街上巡查之后,便再也无人敢传这件事情。

    义阳公主府。

    造谣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查到她的头上,义阳公主松了口气,随后又有些气愤,怒道“父皇从小就偏心她,现在长大了更是如此,她平阳是公主,我义阳难道就不是了吗”

    张超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康王和冯相的前车之鉴还不够吗”

    义阳公主道“他们一个是蠢货,一个是老糊涂了,本公主做事不留首尾,他们查的到我”

    萧府。

    陆鼎看着萧老公爷,说道“看来此事的幕后主使,必定是义阳公主无疑。”

    萧老公爷问道“他是怎么得罪义阳公主的”

    陆鼎道“之前他在左骁卫,和驸马张超有些冲突,义阳公主出面,也没有落得什么好处,后来太后的病,义阳公主在他手上吃了不少的亏,这次应该是想要报复回来。”

    他轻叹口气,说道“若是义阳公主,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萧老公爷道“为什么难办”

    陆鼎道“她是公主啊”

    萧老公爷道“公主怎么了,公主就可以侵占民宅,纵容手下伤人,公主就可以将揭发她的御史贬谪出京,公主就可以不守妇道,留恋狎妓之地,私通多名男子,公主就可以造谣朝廷命官和皇室吗”

    萧老公爷冷哼一声,说道“若是别的公主,倒也罢了,义阳公主身上劣迹斑斑,哪一件拿出来不是使得皇室蒙羞的事情,她有什么资格造谣传谣”

    陆鼎看着萧老公爷,知道他这次怕是铁了心想要用义阳公主来立威,震慑那些在暗中蠢蠢欲动的宵小之辈,萧家虽然低调,但萧老公爷若是真要做些什么事情,区区一位公主,还不用他放在眼里。

    他想到一事,又道“唐小子和平阳公主的事情”

    萧老公爷挥了挥手,说道“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管,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