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干票大的

作品:《如意小郎君

    康王复亲王位的消息,如同平静湖面的一颗巨石,在京师掀起了滔天的波浪。

    与端王府的鸡飞狗跳相比,康王府中,则显得有些平静。

    当然,平静的原因在于,康王府下人不多,宫里的旨意传过来的时候,连同康王在内,接旨的人也没有十个。

    传旨宦官将圣旨以及亲王冠冕递给他,笑道:“殿下,陛下让您领了旨,进宫一趟。”

    康王收下圣旨冠冕,待那宦官走远,还没有回过神来。

    饶是他这些日子已经看清了许多事情,能够做到心如止水,但亲手触摸到这件他许久不曾触摸到的亲王冠冕时,心情还是有些难以平复。

    他轻轻的抚摸着袍服,似是无意问道:“徐先生,你说父皇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圣心难测。”徐先生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康王想了想,又问道:“是他良心发现,打算再给我一个机会,还是当我是工具,敲打警醒端王的工具?”

    徐先生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要殿下进宫一趟才知道。”

    “真希望父皇能够公平一次。”康王叹了一声,吩咐王府下人道:“替本王更衣。”

    康王穿上了许久都没有穿过的亲王冠冕,出了王府。

    王府之内,一名年轻人走到徐先生身旁,问道:“陈皇究竟想怎样?”

    徐先生道:“敲山震虎。”

    “端王是虎?”年轻人问道:“这会不会扰乱我们的计划?”

    徐先生沉默片刻,说道:“且等等看……”

    ……

    “参见康王殿下。”御书房门口,一名宦官对康王躬了躬身,说道:“陛下已经等殿下很久了。”

    康王大步走进御书房,躬身道:“儿臣参见父皇。”

    陈皇看了看他,挥手道:“免礼。”

    他来的时候,端王和张大学士也在殿内,陈皇正在和张大学士说话,康王见礼之后,就恭敬的站在一边。

    陈皇看着张大学士,说道:“大学士,端王朕就拜托给你了。”

    张大学士叹了口气,说道:“老臣定会全力以赴,不负陛下所托。”

    陈皇点了点头,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有人比张大学士更加适合教导端王。

    他瞥了端王一眼,说道:“还不快见过先生!”

    端王立刻躬身道:“学生见过先生!”

    进宫之前,他的心中十分忐忑,担心会有一些对他不利的安排,进宫之后,他才发现,父皇虽然对他生气和失望,但也没有到他担心的那个地步,他让张大学士教导他,就说明他相信自己还是有救的,是可以胜任太子之位的,相比之下,康王就没有这个待遇。

    张大学士见此,连忙回礼道:“殿下不必多礼……”

    陈皇重新望向端王,说道:“朕这次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动的张大学士,你若是不听大学士教导,朕定不饶你!”

    端王立刻道:“儿臣不敢。”

    让大学士教导成年皇子,显然是将他当成了太子培养,康王站在角落里,好不容易燃起的一腔热情,顷刻间便被冰水浇灭。

    他缩在袖中的拳头握紧又松开,脸上却始终平静,和那些伶人学习了几个月之后,他已经能够精确的控制自己的表情,在任何心境下,做出喜怒哀乐等不同的情绪。

    陈皇叮嘱完了端王,目光才看向康王,说道:“你虽曾经犯下大错,但有错能改,善莫大焉,朕这次恢复你的爵位,希望你以后痛改前非,不要再犯以前的过错……”

    康王脸上露出惭愧之色,躬身道:“启禀父皇,请恕儿臣不能接受父皇的决定。”

    陈皇眉头皱起,问道:“你说什么?”

    康王跪在地上,缓缓道:“儿臣自知罪孽深重,已经不配再做亲王,再复亲王位,只能使父皇蒙羞,使皇室蒙羞,儿臣斗胆,请父皇收回成命!”

    陈皇目光盯着他,问道:“你说的都是真心话?”

    康王伸出五指,指着他,大声道:“儿臣发誓,儿臣不想再做亲王了,此话如有不实,就让儿臣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陈皇看了他许久,挥了挥手,说道:“既然你如此坚持,朕便收回成命……”

    砰,砰,砰!

    康王猛地磕了几个响头,大声道:“谢父皇!”

    见他的额头上已经磕出了鲜血,陈皇已经确认,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康王是彻底的绝了争位的心思。

    曾经最为争强好胜的儿子,心性发生了如此的变化,他心中复杂难言,摆手道:“朕知道了,你去太医院包扎包扎伤口吧……”

    端王看着康王大步走出去,面色愕然,今天发生的事情,件件都出乎了他的预料,父皇恢复了康王的爵位,康王居然拒绝了……

    难道他真的彻底放弃了争位?

    康王的自我放弃,让他心中大定的同时,狂喜不已,便在这时,陈皇看了看他,说道:“还不随大学士离开?”

    张大学士对着端王笑了笑,说道:“请殿下随老臣去崇文殿。”

    端王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张大学士时,身体一震,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不知为何,张大学士这和善的笑容,在他看来,有些不寒而栗,莫名的生出了羊入虎口的感觉。

    陈皇见他还站在殿内,皱眉道:“还不去,你在等什么?”

    端王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张大学士给他的那种奇怪感觉已经不见了,他立刻点头道:“先生请……”

    ……

    京师今日令人咂舌的话题一个接着一个。

    陛下莫名其妙的恢复了康王的爵位,这一个话题,足以让百姓议论三个月。

    他忽然对康王这么好,是不是意味着对端王不满,这到底是康王重回众人视线,还是作为敲打端王的工具,以后朝堂的局势会不会再变……

    他们不是皇帝,也没有人知道答案,然而,众人只猜测了不到半日,甚至康王复位的消息还没有传遍京师,另一个让人极度意外的消息,又从宫里传了出来。

    陛下想要恢复康王的爵位,但却被康王拒绝了。

    也就是说,康王现在还是嗣王,而且永远都是嗣王,他自己放弃了夺嫡,将机会白白让给了端王。

    正如没有人知道皇帝的想法一样,也没有人知道康王的想法,这件事情宛如一场闹剧,刚刚升起,便又迅速平息,没有翻出几个水花。

    唐宅,晚宴之上,唐琦拿起筷子又放下,狐疑道:“康王这个疯子,到底想要干什么,他是真的不想夺嫡了,还是欲盖弥彰,故意为之……”

    唐昭正举着一只鸡腿在啃,见唐琦的视线望过来,随意抹了抹嘴上的油,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你都说他是疯子了,我要是知道疯子的想法,我不也变成疯子了……”

    ……

    唐家。

    萧珏看着唐宁,满脸不解,问道:“你说,康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怎么就拒绝了陛下的旨意呢,他这一招自断后路,我看不懂啊……”

    “一个人自断后路,无非有两个可能。”唐宁咬了一口白菜包子,说道:“他要么是真的心灰意冷,准备放弃……”

    萧珏问道:“那另一个可能呢?”

    唐宁吃完包子,拍了拍手,说道:“要么是准备放手一搏,干票大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