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大长老

作品:《如意小郎君

    巫擎将双手骨节捏的嘎吱作响,看着唐宁,说道:“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唐宁道:“这句话同样送给你。”

    巫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向空地中间走去。

    阿朵担忧的看着唐宁,说道:“唐大哥,你要小心,巫擎除了蛊术之外,拳脚功夫也很厉害。”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也略懂一些拳脚功夫。”

    拳脚无眼,蛊虫无情,正式比试之前,两人还要签下一份协议,若是在比试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这场比试,近处并没有多少观众,毕竟这是蛊术的比试,蛊虫攻击,是不分对手还是观众的。

    二长老站在场边,看着巫擎,提醒道:“这次你们若是输了,明年之前,都不能来巫沙部。”

    巫擎看着他,脸上露出仇恨之色,咬牙道:“这一次,我要将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全都夺回来!”

    二长老看着唐宁,微微躬身,说道:“拜托了。”

    唐宁看了看他,点头道:“我尽力。”

    巫擎的注意力全在唐宁的身上,随着一声锣响,他便猛地甩了甩衣袖,两道乌光从他的袖口中射出,直奔唐宁而来。

    这乌光长有三寸有余,通体漆黑,阿朵见之,急忙提醒道:“这是铁背蜈蚣,唐大哥小心,千万不要被它咬到。”

    看着那两条蜈蚣向他飞来,唐宁便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两条铁背蜈蚣飞到一半便跌落在地,调转身体,又向巫擎的方向飞速的爬回去。

    巫擎面色阴沉,铁背蜈蚣和银线蛇都很惧怕他,看来对面那人,的确对他的蛊虫有克制作用。

    那蜈蚣爬回去的同时,唐宁已经取出一个木盒,一只紫色的蝎子从那木盒中爬出来,向那两条蜈蚣追赶而去。

    “紫金蝎王!”

    巫擎脸色更加难看,他没想到,二长老居然将他最厉害的蛊虫给了这个汉人。

    他的手一抖,一条银线便抖落到了地上,飞速的向紫金蝎王的方向游动而去。

    那紫金蝎王追上一只蜈蚣,背后的尾钩刺进铁背蜈蚣的身体,那蜈蚣挣扎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正当它准备追击另一只蜈蚣时,眼前忽而出现了一道银线。

    银线蛇缠住了紫金蝎王的尾钩,紫金蝎王挥舞着巨钳,却抓不住银线蛇的身体,显然,紫金蝎王虽然能够轻易压制铁背蜈蚣,但却不如银线蛇。

    唐宁看这一幕看的津津有味,这些蛊虫在炼蛊的过程中,从无数同类中厮杀出来,无论是速度还是毒性,都远非寻常同族可比。

    蛊族的医术虽然落后,但在炼蛊和下毒上,已经超出了其他的民族不知几多。

    今天这蛇蝎相争的一幕,也是让他长了些见识。

    “比试之时,你居然分神……”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他的身旁传来。

    巫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唐宁的身旁,说话的同时,一拳直轰他的面门。

    阿朵在下方惊呼道:“唐大哥小心!”

    唐宁在那拳头即将落到他脸上时,随意的伸手将其握住,微微用力,将之转过一个弧度,巫擎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转向一边。

    名叫朗达的汉子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握了握手掌,再次想起了昨晚被那股怪力支配的恐惧。

    巫擎似乎没有预料到,唐宁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他一条手臂吃痛,另一只手屈膝成肘,狠狠的撞过去。

    唐宁顺势捉住他的另一只手腕,抬脚踢在他的小腿上,巫擎便跪在地上,唐宁又一指点在他的肩头,他便身体一麻,再也使不出任何力气了。

    巫沙部众人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原以为这次寨子不能保住,谁想到巫擎居然在那位小大夫的手上走不过三招。

    这根本不是同级别的比试,这是碾压。

    唐宁看着巫擎,说道:“你输了。”

    唐宁和巫擎分出胜负,银线蛇和紫金蝎王也放弃了缠斗,二长老收了紫金蝎王,银线蛇钻进了巫擎的衣袖,消失不见。

    阿朵从一旁跑过来,问道:“唐大哥,你没事吧?”

    唐宁笑了笑,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

    巫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二长老一眼,说道:“居然让一个汉人出手,你们丢尽了巫擎部的脸!”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以你的本事,也练不出银线蛇。”

    巫擎等人虽然来者不善,但输了笔试之后,也没有不认账,他恶狠狠的看了众人一眼,咬牙道:“走!”

    “慢着。”

    他们刚刚走了几步,一道苍老的声音便从后方传来。

    巫擎回过头,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老者,嘲讽道:“怎么,难道三长老想将我们留在这里?”

    三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大长老请你过去。”

    “什么?”二长老闻言吃,面上浮现出一丝惊色,问道:“大长老怎么可能……”

    三长老看向他,说道:“这是大长老的意思。”

    巫擎的脸上也露出惊疑,三长老对他伸出手,说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巫擎看了他一眼,并未犹豫多久,便大步的跟着他离开。

    唐宁和阿朵走回去的时候,阿朵转头看着他,说道:“唐大哥,你好厉害!”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一般般了……”

    阿朵看向他,想了想,忽然问道:“唐大哥,你真的是大夫吗?”

    唐宁笑了笑,说道:“算是吧,除了偶尔帮人看病之外,我还做做生意,顺便到处走走……”

    阿朵好奇的问道:“唐大哥去过很多地方吗?”

    唐宁道:“也不算多,除了陈国,就只去过楚国,草原……”

    “这么多。”阿朵眼中都是羡慕,说道:“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通州……”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出去看看。”唐宁看着她,说道:“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一辈子都在山里多没意思……”

    “等到再过两年,我想去草原看看。”阿朵脸上浮现出期待之色,说道:“这里都是山和树,我想看看一望无际的草原是什么样子……”

    她感叹了一句,然后看向唐宁,问道:“唐大哥来黔地,不只是为了寻找药材吧?”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是为了找人。”

    阿朵好奇的问道:“找什么人?”

    唐宁笑了笑,说道:“找我的娘子。”

    阿朵惊讶道:“唐大嫂在黔地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只知道她在黔地,但却不知道她具体在什么地方。”

    阿朵脸上绽放出笑颜,说道:“唐大哥放心,你一定能找到你的娘子的,我会帮你一起找……”

    唐宁和阿朵一路走回去,被众人热情的招呼时,巫沙部落,最高的一处吊脚楼内,巫擎随二长老和三长老一起走进去。

    楼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竹床,一个竹柜,一个竹椅而已。

    竹床上躺着一个人,这是一名老者,从他脸上的褐色斑点来看,他的年纪已经很大很大了。

    事实上,近百岁高龄的他,的确是巫沙部年纪最大的人,也是巫沙部落的大长老,是巫沙部所有人的信仰。

    老者躺在床上,费力的转过头,看着巫擎,问道:“她还好吗?”

    巫擎看了他一眼,说道:“她快要死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